《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228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冷冷的盯着他,没有任何闪躲,暗自调动体内所有气朝一只手掌而去,五根手指掐长一个古怪的手决,手指飞快的炙热起来,“气元指”,今天我要试试威力到底如何!
  眼看这怪尸朝我扑过来,我首先用匕首朝他捅过去,他血红的眼珠红光一凝,身子一扭的侧身转过来,躲过我匕首的攻击,他已然无所抵挡了,嘎嘎怪叫了几声,直接张开大嘴朝我脖子咬了下来。
  我看了他一眼,早已凝聚的气元指穿插而出,对着他的下巴是一点!
  砰!
  怪尸狰狞的面目一滞,当即惨叫了一声,整个身体诡异的倒飞了出去,我心大喜,赶紧将匕首直接投掷而出。
  噗呲一声,匕首正他的心窝,怪尸倒在地惨叫抽搐,几秒钟后,插在他心窝的匕首好像插在了腐肉一样,缓缓凹陷了下去,怪尸不在惨叫了。
  很快的功夫,他冒出黑烟,整个身体好像被泼了丨硫丨酸一样腐肉蒸发,露出森森白骨出来。
  我深深的吸了口气,走过去将匕首捡了起来,面光滑如镜,没有蘸一点的血水,算是神异常了。
  我低头看了地的白骨一眼,刚才气元指的威力算是出乎我的想像的,如果我继续的多加练习,绝对是我以后的一大助力。
  如此一想,我赶紧跑了进去,而尹芳也刚好解决了一只怪尸,她看我居然她动作很快,她也是露出一丝吃惊的神色,随即恢复正常。
  “破!”
  天展大喝了一声,两只手连连一弹,在半空的桃木剑围着王涛脖子环环一绕,噗呲一声,他的头颅好像足球一样从他的脖子掉了下来。
  无头尸体好像木偶一样的动弹了几下,一边冒出黑烟,一边软绵绵的瘫倒在地,飞快的化为一具白骨,而他身边早躺着一具白骨了。
  这怪尸怎么可能是天展的对手?
  我跟尹芳走了过去,天展看着我说道,“小天,你刚才用的是你们算命师的气元指?”
  没想到天展居然看到了,我点头。
  天展沉吟了之后说道,“你现在体内气太少了,如果想要威力再大一点,你下次可以尝试将你体内的气汇聚在指可以了,这样可以浓缩你的气,让你的气元指威力更大。”
  我认真的点头,天展经验我丰富,他说肯定没错,我下次试一下行了。
  天展接着说道,“还有,据我所知,能修炼出气元指的算命师少之又少,可以说你能施展出气元指,有几分运气成分在内的,所以你切记不要轻易的在外人面前动用这项神通,这气元指将是你之后的一大杀招!”
  听了这话我微微吃惊了,难怪我从来没有看到师傅施展气元指了,原来他没有凝聚出来,要是这样,这真跟天展说的,侥幸成分居多的。
  接下来天展确定人油里面没有怪尸之后,才让尹芳寻找踏脚点,我跟天展跟着尹芳后面,踏出七步之后,安全的到了张嫣的棺材边。
  里面是紧闭的,这也是能困住罗林的一个地方,当我们三个走到一边想推棺材盖的时候,那声音再次在我耳边响起,却是一声轻笑,我顿时愣住了。
  而这时候,我们却发现这棺材盖居然推不动,纹丝不动!次我们可是推开了啊。
  这是怎么回事?这棺女尸不想见我们!但为什么一直让我过来见她?
  在我惊疑的时候,天展突然冷哼了一声,“哼!有鬼气!”
  他这么一说,我跟尹芳自然警惕起来,然而这时候一声轻笑再次响起,而这轻笑却那么冷。
  空气一波动,这墓室的角落里面一道虚影诡异的浮现出来,我们三个一看,立马愣住了。
  只见这虚影头戴凤冠,身穿凤袍,一双三寸金莲套着一双绣着金凤的鞋子,赫然是我们之前在棺材里面看到的张嫣!

  她怎么会突然变成鬼了?
  那棺材里面?我们三个下意识的回头看了棺材一眼,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天展一只手已经伸进了背包里面,他压低了声音说道,“小心一点,她浑身怨气很重,已经是鬼将级别的厉鬼了。”
  在我吃惊的时候,张嫣盯着我问道,“你终于来了,次拿了我的血,用得还舒心吗?”
  我心吃惊了,为什么她声音突然这么冷了?而且也不称本宫了?次她让我关棺材盖的时候,声音不说温柔,但也淡淡的,颇有教养,但今天怎么会这么冷淡?
  我没有回答她,而是直接问她有没有见过罗林,并将罗林的外貌形容了一下,张嫣立马冷笑了一声,“先回答我的问题。”

  天展和尹芳都没有说话意思了,我不清楚她为什么突然“针对”我,但我只能点头。
  张嫣眉梢一挑的问了一句,“那么说我算是对你们有恩了?”
  我继续点头,的确,她次没有一丝反抗的让我们抽了她的血,这让我们省了不少功夫。
  张嫣继续问,“知道我次为什么不反抗吗?”
  我沉默了一下摇头。
  张嫣露出一丝回忆的说道,“我死之前是什么身份你们应该知道,我生前能接触到很多的人,其有一个在我们那时候叫做相师的给我算了一命,他说我一定会做皇后,我信了他的,不久后我真真的做了皇后,而你,身的气息跟那个相师很相近,我要是没看错的话,你也是相师吧!”
  我点头,古时候我们这算命师的确是称之为相师,那时候相师是以看相为主,但我们现在所涉猎的范围不单单是看相那么单一了。
  “那你在我脸看出了什么?”张嫣问道。
  她这么一说,我仔细的看了她的五官面相几眼,突然神色一变了,吃惊的说道,“你被他……”
  “对。”
  张嫣点头,双眼露出怨毒,“他过来找我,我对他没有一丝防备,但他没有跟我商量,突然禁锢了我的肉身,将我给了别人,我眼睁睁的看到自己的身体被别人抱走……”
  她说完这话,脸的怨气更加浓郁了几分。
  我心叹了口气,她的印堂一处有一道裂痕,这说明她被自己最亲近的人给背叛了,难怪她突然会性格大变,这种痛苦只有经过的人才能懂。
  天展和尹芳大吃一惊,他们再次看了这纹丝不动的棺材一眼,眼惊疑非常。
  那么说,皇帝答应了左一名的要求,那左一名肯定已经把她的肉身带走了,那这棺材里面的躺的会是谁?如果没有人,怎么推不动呢?
  还有,为什么最终皇帝会答应左一名呢?
  张嫣脸的气愤越来越多,“什么爱妃,什么一生一世不分离都是狗屁!他居然这么对我,我恨!如果我的肉身继续呆在这里,最多再过一千年,我绝对可能再为人,但现在不可能了,不可能了……”
  她越说身体表面的怨气越重,整个墓室也是越来越冷了,天展赶紧给我使了一个眼色,我知道这张嫣要是怨气再增加,她会彻底的变成一只厉鬼了,到时候我们真的麻烦了,她会失去理智,我们指望她告诉我们罗林被困在什么地方呢!
  我急忙说道,“你别激动,那你想让我做什么?”
  张嫣一双血红的眼珠盯着我,“算,给我算我的肉身现在怎么样了?”
  她这么说,我急忙调动体内的气往双目而去,这样可以更加清楚的看到她的五官,但我仔细的看了几眼后,却越来越吃惊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