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562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萧剑扬却一直沉默,没有半点要开口的意思,陈静甚至相信,如果没有必要,他可以一个月都不说一句话。这么长时间不见,他真的变了好多……不,简直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烤干衣服之后他将枪械拆解开来,一个零件一个零件的擦拭,精心保养,十分专注,现在陈静有点生气了,你忙个不停,却对我一个大活人不理不睬,什么意思啊?难道我在你眼里还不如一支枪?不过她还是控制住自己的脾气,犹豫再三,还是认输了,主动开口:“你先处理一下伤口吧,还在流血呢……”

  萧剑扬头也不抬:“皮外伤,不碍事。”
  陈静说:“感染了就麻烦了。”
  萧剑扬说:“没事。”
  他似乎并没有交谈的意愿,但陈静既然开口了,就不打算停止交谈。她咬着嘴唇说:“谢谢你救了我……要不是你,我早就死了,谢谢。”她移开目光,看着洞外咆哮的雨幕,有些失神:“不知道苏红现在怎么样了?我跟她满心以为在非洲有更好的机会,欢欢喜喜的到这边来,没想到却遇上了内战,被围困在安全区里。本来我以为我们死定了,我在睡觉的时候都握着手枪,如果暴徒冲进来,我就先开枪打死苏红,再打死自己,免得受那帮暴徒凌辱。还好,在我们最绝望的时候,你们突然出现了,将我们从那个魔鬼的巢穴里救了出来……算上这次,你已经救了我两次了,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才好!”

  萧剑扬专心清理着枪管里的泥沙:“这是我们的职责,不用谢。”
  陈静望定他,低声问:“这两年你到底去哪里了?”
  萧剑扬的手微不可察的颤抖了一下,随即恢复了稳定。
  陈静说:“萧伯伯伤重病危的时候,我用尽了一切方法试图联系你,但都宣告无效,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只好按着信上的地址到部队去找你,结果却被部队告知,没有你这号人……你知道当时我有多伤心,有多愤怒,又有多失望吗?为什么整整两年你没有半点音信?这两年你到底……”
  萧剑扬打断:“别说了。”
  陈静倔强地看着他,说:“告诉我!”
  萧剑扬抬头看了她一眼,摇摇头,表示不行,然后继续忙自己的。
  委屈涌上心头,陈静的声音都带点哭腔了:“告诉我,你告诉我!”
  萧剑扬说:“这是军事机密,不能泄露。”

  陈静用力咬着嘴唇,声音微微颤抖:“你……你还在恨我?”
  萧剑扬没有回答,只是用看似缓慢实质迅捷流畅的动作将步枪组装起来。
  陈静自嘲的笑笑,自言自语:“是啊,你应该恨我,因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便认定你是骗子,冤枉了你,对你破口大骂,把你气得吐血了……那些话我每回想起来都不敢相信是从我口中说出去的,太恶毒了,真的太恶毒了,你不恨我才是怪事。可是……既然你这么恨我,为什么还要豁出性命来救我呢?为什么?”
  萧剑扬拿出一个弹匣装了上去,然后开始调试步枪。他语气平淡:“我不恨你,相反,我感激你。”

  陈静身体跟触电似的狠狠一颤,那表情像哭又像笑:“你感激我?”
  萧剑扬说:“是的。”
  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陈静却笑了起来,不无嘲弄的问:“那请问,你为什么要感激我?”
  萧剑扬说:“在我父亲生命垂危的时候,是你在部伴他,照顾他,安慰他,替我做了作为子女应该做到的事情,让他走得还算安祥……谢谢你。”
  “谢谢你”这三个字就像一根针,狠狠扎入陈静的心口,痛,痛得她险些哭出声来。
  也许去年那个夜晚,面对她的指责怒骂,他心里也是这样的感觉吧?
  这样想着,她笑了起来,冲他点点头,说:“不用……我帮你做了点微不足道的事情,又狠狠地骂了你一顿,你却豁出性命来救我,应该是我感激你才对。”
  她把“感激”两个字咬得特别重,以至于山洞里产生了回声……不,那不是回声,那是她整颗心破碎开来的声音。

  萧剑扬的手停顿了一下,又开始忙活。
  他总有那么多事情要做,就是不会停下来想一想,对于一个深爱过他又深深地误会过他,满心歉意迫切地想要跟他解开一切误会的女孩子而言,从他嘴里说出“感激”二字是何等的伤人。
  是不知道,还是已经不在乎了?
  他整个人就像块寒冰,那双眼睛更像是藏在冰层下面的冰水,没有人能看清他内心的世界,没有人知道他内心的想法。
  接下来,萧剑扬只顾着做自己的事情,而陈静则坐在一边发呆,两个人都一言不发,甚至都不看对方一眼。彼此之间的距离明明不到两米,却如同隔着一道天堑,可望而不可及。
  裂痕并没有随着彼此重逢,萧剑扬舍命相救而消失,相反,变得更大了。
  雨一直在下,而且远处不时传来军犬的狂吠和隐约的枪声,这一切都说明,现在根本就没法赶路。陈静呆坐了一会儿便困了,又躺了下去。这个山洞可能有人住过,里面有不少柴草,在她昏迷的时候萧剑扬用干草铺了一张勉强还能睡的床,她就躺在这些干草上面,闭上眼睛,用那件干燥的雨衣蒙着头,让眼泪在这片黑暗的小空间里肆意喷涌。
  “47,听到请回答……47,听到请回答!”
  在十几公里之外,萧鸿飞用电台不断呼叫着,声音都有点沙哑了。

  伏兵走过来问:“还是没有回答吗?”
  萧鸿飞摇头:“没有半点回音!”
  罗雅洁蹙着眉头说:“会不会出事了?”
  曹小强说:“可能是他的步话机浸水出故障了,你们也知道那河水有多急,再耐用的电子设备泡进去,一样完蛋。”
  伏兵征求大家的意见:“那接下来怎么办?我们在这里等他还是撤退?”

  萧鸿飞叫:“废话,当然是在这里等他!现在那些胡图族杂碎都跟疯了似的往山上涌,要将我们揪出来碎尸万段,如果留下他孤身一个,还带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他可就死定了!我们必须留在这里等他,接应他!”
  92号说:“可是胡图族武装正从四面八方合围过来,如果我们不尽快撤退,很快就会被包围的。我们是不怕,但我们带着二十多个平民,他们毫无战斗力,万一被包围,等待他们的将是一次可怕的大屠杀!”
  萧鸿飞瞪大眼睛:“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应该扔下队长,然后只顾着自己逃走?”
  92号说:“不是逃走,是撤退。”
  萧鸿飞怒吼:“一样的意思!”
  这确实是两难的选择。现在形势万分危急,多停留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刚刚金南一跟他们联系,告知他们一个坏消息:胡图族武装总司令已经将基加利的救援行动定义为“一次有组织有计划的武装干涉”,发誓要用一切手段将入侵过基加利的外国武装人员揪出来碎尸万段,让他们知道干涉卢旺达内政的下场。在河边那场短暂的交火已经让铁牙犬小队暴露了,不知道多少卢旺达军队正从四面八方赶来,逐个山头逐个山头的搜,要将他们搜出来,继续留在这里等候,后果不堪设想。但如果扔下萧剑扬和陈静不管,就他们两个人,面对数以万计的卢旺达军队布下的天罗地网,逃出来的希望极其渺茫,这可如何是好?

  日期:2018-10-11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