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410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肖剑昨晚离开家后来了机关宿舍,整晚全无睡意。他像一个写小说的作家,把他这么多年跟吴慧之间的点点滴滴都变成了大纲写在了报告诉,没有添血加肉,全是干货,包括时间、地点、事件。这是一个男人十年无声的控诉。
  其实他这种行为也可以理解为,花十年来让一个人疯狂,最后一招令其灭亡。
  做到这一步,肖剑对自己,那是真的狠。
  其实肖剑早就猜到吴慧不会去民政局,所以他压根也没打算去,一早就在办公室里等着吴慧来闹。别说,他这个老婆还真是没让他失望呢。
  此时,教科所的所长眼看着控制不住局面,慌得一批,顺手就要去捂肖剑的嘴,还大叫道:“你狗曰的疯了,精神有问题,让保安上来,把他带到医院去。”
  嚯!所长一下子拿出了必杀技,冲门口的吴慧猛眨眼。
  吴慧一下子反应过来,赶紧叫道:“对不起老肖,你生病了,我都没看出来,走,我带你去医院,别在这里闹,吵着大家不好。”

  说着,吴慧就站起来,赶紧地往办公室里走,然后想伸手去拉肖剑。
  结果才走了一步,就被人拧住衣领给提鸡仔子一样给拧了回来。
  所有人被方长这突然的举动给吓了大跳,不禁暗自疑惑,这人又是谁啊?
  “放大招啊,把人弄进精神病院就可以让人家完美地闭嘴,干得漂亮!”

  在方长提前的暗示下,苍妙一边鼓掌一边说道:“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什么是黑暗了。”
  就在这个时候,吴慧从地上爬了起来,冲到方长的背后大叫,“你特么谁啊,我跟我老公的事要你多管闲事?”
  刹那间,方长一扭头,一双眼杀气大作,吓得吴慧双脚一软哗地瘫倒在地,两脚连蹬地紧贴墙壁,瑟瑟发抖的样子看起来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那个谁,你们谁啊,这里是机关单位,闲杂人等怎么进来的?保卫科的人怎么还没来啊?”
  所长一见方长和苍妙,扯着嗓子吆喝了起来。

  “所长,这是临居置业的老板,苍妙!今天我约了她谈教科所新办公区项目建设细节。本来要去民政局的,结果想起这件事情来,所以就赶回来上班了,说来也巧,吴慧居然直接来这儿堵我了,那索性就让大家看看我们家这本难念的经,也让大家评评理嘛!”
  听到肖剑这话的时候,教科所的所长当场脸一黑,叫道:“你不要脸,我们所还要脸呢,不能因为你自己的问题让我教科所颜面扫地,我觉得啊,你是急火攻了心,神智不清,至于手里的工作,我相信你也没有能力再进行下去,何况还是新办公区的项目,我建议你马上停止手里的工作,你不用担心没办法交待,我会亲自组织材料汇报上去的。”
  “是的,肖剑啊,手里的工作放一放,毕竟身体才是第一嘛,你要是垮掉了,不让让人戳咱们教育局的脊梁骨骂咱们不够人性化吗,这要是传出去了那还得了!”
  听到人附和所长的声音时,众人让出一条路来,只见一个肚皮快把T恤撑破的高大壮走了过来。
  围观的人不住地朝他点头,嘴里喊道:“局长好!”

  这时,苍妙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也是面色一凝,浅笑道:“贺局长,你来了!”
  “小苍啊小苍,你说说你,怎么跟你爸一个性子呢,凡事也不能着急嘛,你说是不是,还让不让我们的人休息了,公仆归公仆,有个病痛得治嘛,不然都给累出个好歹,谁为你们服务?”
  听到这个大肚子男人的话时,苍妙顿时没了脾气,一出手就是拿苍妙她爸来压她。
  而且人情事故也摆在面前了,苍妙的侄儿上的那所私立小学可是洪隆顶级的,苍仁那是一晚上抓着这位市教育局局长打了两个多小时电话,并且逼着他第一时间把那个小学给搞定了,这才算完。

  这一句话说出来,苍妙敢顶嘴的话,她老爸的追魂夺命电话马上就会来。
  贺建伟,这个与彭化组成最强双人组投奔卢世海的组合,把人情看得比什么都重。对于这一点,方长还是很清楚的。
  一个教育局的局长,一个市城建规划局的局长,这两人一同把持着城东发展规划的第一块综合用地。在龙远山的施压下,没有一点风声放出去的情况下,本来应该内定地产公司接手。
  就是因为肖剑的掺合,弄出了一个暗标来,让可操作空间变小。
  而苍妙趁着自己这张熟脸,攀上贺建伟与彭化这条线,最终拿到了暗标权。

  所以,此时方长就算再有实力,他不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帮倒忙,只得眼睁睁地看着贺建伟这位教育局局长气势碾压全场。
  “小吴啊,你爱人病了,带他去检查检查,我批准他休息一个月,等没有问题了,再回来就行了,快去吧!”
  听到这话时,肖剑的脸色已经变了,整个人颓了一大截。想不到这么多年被打压过来,到最后居然一句话就被定性成了脑子有病。
  哎!肖剑长长一叹,罢了,有病就有病吧,接下来的剧情他都能想象得到,一个能能自己下狠手结扎的精神病人将在精神病院里度过暗无天日的余生,这就是他肖剑的命了!

  不过,老天爷好像从来都不会让人猜中他在想什么。
  就在这时,方长站了出来叫道:“肖副所长,你说你老婆背着你收钱是吗?能在大庭广众下把这事情说出来,只要是真的,那就证明你老婆在品行是有很大问题的,所以你用离婚来撼卫你对这份职业的尊严与底限,这就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反应,谁这个时候质疑你对岗位的忠诚,那就是心中有鬼嘛!”
  听到方长的话时,苍妙咬着下唇刮掉的一片口红来,直勾勾地看着方长,心颤颤地想,臭小子,这三寸不烂舌翻得比晚上还快,真是喜欢死你了。
  贺建伟神色一紧,第一次正视着自己身边的这个小个子年轻人。
  将军!你没棋了!
  不对,这里是教育局的地盘,贺建伟才是游戏的制定者,马不光走日,还能走田,炮打翻两座山,车能蛇皮走位。
  于是,贺建伟耍赖道:“你谁啊,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吗?”
  方长被贺建伟怼了一句,却没有生气,而是静静地看着他装逼!
  贺建伟绝对容不下一只搅局的臭虫。
  想起这么多年来,他眼睁睁地看着肖剑这个怪胎从一个狗屁不如的东西爬到了副处级教科所的副所长。而且,这还是他一手促成的,想想就觉得头痛。他甚至照着镜子怀疑过自己的智商。
  肖剑这个人不合群,一副假清高的样子看着就让人恶心。
  不过再怎么恶心,肖剑现在已经升起来了。最好的办法是把他扔在一边晾起来,让他自生自灭,让他发臭、烂掉,这样的话,就可以给他安一个消极怠工不作为的名头,顺手把他给处理了。
  可是算盘归算盘,毕竟不是专业的,所以会有侧漏,就像那片卫生巾,永远也包不严贺建伟的屁股。
  这一漏,麻烦大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