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59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将匕首扔在了朱杞面前之后,他继续说道:“这是我在皇宫里面存放瓷器的地方找到的。可别说殿下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朱杞为自己找的后路,他以为今天忙乎了一整天,朱允文回到皇宫见到了吃喝之后一定会狼吞虎咽,只要用了涂满了毒液餐具他便无药可救。等到朱允文死后,他便会将这口黑锅都推到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的头上。
  不过计划远远没有变化快,朱允文竟然连桌子上的吃喝碰都不碰。后来送菜的太监还被一道天雷活活打死,好在这个小皇帝并没有察觉自己才是幕后黑手。原本朱杞可以松口气的,现在看起来自己还是高兴的有点太早了……“这个也是手下的人办的。和我无关。”朱杞脸色苍白的继续对着火山大方师说道:“这都是他们想要讨我的欢心……并非朱杞的本意。”
  “剑已经在殿下的脖子上了,想不到你还是不肯说实话……”火山冷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哆哆嗦嗦的朱杞继续说道:“那这样也好,我便不要殿下的口供了……下去投胎的时候,说是我火山将殿下送下去的,那些阴司鬼差便不会让殿下受苦……说话的吋候,火山抬手在赵王的脸上抹了一下。赵王朱杞愣了一下,随后打了个哈欠,也不理会身边还有要自己性命的火山。
  倒在了地上便睡了起来,火山看着朱杞睡着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能在睡梦当中了结自己的性命,这是多难得的事情……”
  看着朱杞在睡梦当中停止了呼吸之后,火山便开始准备施展五行遁法准备离开这里。眼看着这位大方师术法将成的吋候,密室当中又出现了一个和尚的人影,正是那位许久没有音讯的广孝和尚了。

  火山见到了广孝和尚之后,冷笑了一声,他手里那柄已经消失了着火长剑。火山将剑尖对着广孝和尚,说道:“广孝,兆祥寺一别,广仁大方师还到处找进你呢……怎么打算为这二人报仇吗?”
  “二人……不止吧? ”广孝和尚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前几日那个在灵堂装神弄鬼的那个人,不是也是死在你的手里的吗?别人看不出来,不过和尚和施主本来就算得上是半个同门,和尚我一眼便认出来了……”
  那次的刺客正是死在了火山的手里,火山处死那二人的时候,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没有想到还是被这个和尚发现了。
  “是我杀死的又如何?”继然已经被广孝和尚认了出来,火山索性也没有什么瞒着的了。当下直接说道:“你让他们私用我和大方师的名号,想要再失败之后把黑锅扣在我们师徒的头上。可惜就差了那么一……”
  火山的话还没有说完,广孝微微一笑,打断了他的话,说道:“火山你还是错了……那个弟子并不是和尚我的弟子,他是安道陵道士的弟子。想要失败栽赃你们的是他,和尚保着燕王陛下不假,你和广仁大方师不一样还曾保过晋王殿下的吗?”
  “你和那老道士原本就是一丘之貉!”火山冷笑了一声,说道:“保晋王的是我火山,与广仁大方师没有关系。广孝你想要去徐福大方师那里挑拨是非的话,那火山只有现在得罪你了……”
  说话的时候,这位大方师手里的长剑突然出手,冒着大火向着广孝和尚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火山的身子鬼魅一样出现在了广孝的身后,趁着他闪避长剑的同时,身后向着他的后心抓了过去。

  眼见着火山的手就要捅进广孝的后背,将他的心脏挖出来的时候,红发男人面前的和尚突然消失,随后他的后颈被人掐住。广孝的声音在火山身后响了起来:“当年和尚还是方士的时候,就这样制住过你。想不到一千多年了,你还是那么没有记性……”
  制住了这位红发大方师之后,广孝和尚微微一笑,他并没有马上出口了结火山。而是继续说道:“晋王已经离世,你们师徒俩还是认输的好。替和尚我向你师尊传个话,局面已经定了,还是认了的好……”
  “既然局面已经定了,那和尚你为什么还赖在京城?”广孝的话刚刚说完,他的身后突然响起来第三个人说话的声音。随后一个白发男人从黑暗当中现身出来,站在了广孝身后,继续说道:“现在朱允文已经登基,你再动他就算是操控国运了。广孝,我认输了,你还要死撑吗?”
  不用回头,广孝和尚已经听出来说话的正是另外一位大方师广仁。现在出现了一个尴尬的局面,广孝制住了火山,而火山的师尊就在他的身后。如果他想要偷袭和尚的话易如反掌……听到了广仁的话之后,和尚的额头上顿时出现了密密麻麻饿冷汗。广仁什么时候到的自己身后,他竟然一点察觉都没有。如果这位大方师刚才想要自己性命的话,那他就算有长生不老的身体,也活不到现在的。
  不过广孝和尚还是强撑着笑了一下,说道:“原来大方师早就到了,刚才和尚还在想,广仁师兄哪去了?原来师兄一直在和尚的身后……”
  “广孝你早已经不再是方士了,师兄二字还是免开尊口的好。”广仁看着和尚的秃脑袋,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让灌无名在谋害皇帝的刺客嘴里,留下来我和火山的名字。那个时候为什么不念当年的同门之谊?”
  “广仁大方师不是也一样吗?”事情已经如此,广孝反而无所谓了,他盯着火山脑后嘴里对着身后的大方师说道:“之前你几次用计想要和尚替你去了结当时的皇太孙,还不是一样的借刀杀人吗?你我都不想背上操控国运之名,那只有借别人的手,来完成自己的事情了……”
  广孝说话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手中的火山似乎想要挣脱。他冷笑了一声之后,手里加了力道:“嘎吧”一声,已经捏断了火山后颈的几根骨头。一般人的话这样就算不死也会落下终身残废,不过火山只是闷哼了一声,除了身体有些倾斜之外,在看不出来其他异常的情况。

  “火山,你和广仁大方师二人系于一命。你死了的话他也活不了的……”广孝一边说话,一边掐着火山的后颈,慢慢的在密室当中转了半圈。这时,他才看到哪位白发大方师已经坐在了刚刚赵王所在的位置,正在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广仁终于不在自己的身后,广孝和尚这才长出了口气,随后继续对着面前的两位大方师说道:“既然两位大方师都不打算操控国运,那么这个黑锅还是和尚我来背的好。和尚也应该下这个决心……不过和尚也要提醒一下两位大方师,现在姚广孝已经投在了大术士席应真的门下。和尚出事大术士不会看着不管的……徐福大方师还在海上,陆地上没有人能和大术士一战……”
  日期:2018-10-11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