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39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振海左手持刀,右腕断口血肉翻卷,一条腿的裤子都已经被鲜血浸透,赤红的双眼仿佛下一刻就会择人而噬,分外可怖。
  徐千雁等人早已吓得闭上了眼,不知道这一幕会不会成为他们一生的阴影,但萧晋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能让他们因此而远离江湖,就算是功德一件。
  啪啪啪!他轻轻的鼓起掌来,将不知什么时候被他偷偷弄睡着的秋韵儿放到一边,站起身道:“满意!我非常满意!刘老大心狠果决,亲手儿子也说废就废,我还能有什么不满意的?”
  说话间,他已经来到刘振海的身前,伸手在他的肩膀和大腿根处摁压了几下,顺便又用同样的手法帮地上的刘子铭止了血,才继续微笑说:“小爷儿言出法随,从现在开始,今天的事情就算翻篇儿啦!”
  刘振海油光肥腻的脸皮狠狠抖动了两下,丢掉开山刀,转身命令四个手下道:“扶着子铭和老二,我们走!”
  “等等。”萧晋突然再次开口,刘振海猛的回过头,咬牙问:“姓萧的,你还想怎样?”

  “哎呀刘老大,别这么紧张嘛!我已经封闭了你和你儿子的关键经脉穴位,耽搁个一时半会儿是不会失血而死的。”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你看,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就是因为你这种嚣张的态度,他娘的人都快死了,还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以为敢砍自己儿子的手,就能让人怕你啊?幼稚!”
  像个长辈似的教训完,萧晋就从兜里掏出自己的证件来,打开向刘振海示意了一下,又一本正经地说:“咱们之间的事情翻篇儿了,但刘老大自己的事儿可不能说过去就过去,身为一名国家执法人员,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父亲残害生子这样泯灭人伦的事情发生而熟视无睹呢?所以,还请刘老大再稍等片刻,丨警丨察应该还有不少话要问你。”
  此言一出,不光刘振海的那四个手下,连鲁飞都觉得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魔鬼,都已经把人家给整的父子残废反目成仇了,竟然仍不满意,还要利用强权要把人家赶尽杀绝,这特么要不是知道整件事的来龙去脉,鲁飞一定会认为刘振海曾杀了他的全家,因为也只有如此的深仇大恨才配得上他这样的狠毒。
  看清萧晋证件上的字样之后,刘振海就什么都明白了。为什么当初元老属意的接班人、占据绝对优势的薛良骥会莫名其妙的突然失败身死?为什么贾雨娇明明决策失误板上钉钉要损失二十亿的资金最后却起死回生还大赚一笔?为什么别人一入江湖误终身而她却能说洗白就洗白说退出就退出?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她搭上了眼前的这位年轻人,吃软饭的小白脸?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扮猪吃老虎扮到这个份儿上,刘振海忽然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冤。

  “萧先生,萧长官!不管你是要整肃龙朔江湖也好,还是单纯的为女人出头也罢,我刘振海自己撞到了枪口上,怨不得旁人,可不管你的出发点是什么,做事情这么不留余地,就不怕将来某天的报应不爽吗?”
  萧晋笑了,笑的轻蔑无比。“刘老大,我也是人,是人就一定会有因果报应,所以跟你说实话,我确实很怕!只不过,将来不管等着我的果报是什么,它的‘因’都不可能是来自今天我对你们父子做的这些事情,退一万步讲,就算有报应,它也一定是好报。
  没错,今天你就是撞在了枪口上,但你扪心自问,如果你的心中还有哪怕一丁点善意,会任由你的儿子在这里嚣张跋扈吗?答案很明显,你没有!你觉得你儿子玷污一个姑娘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是江湖大佬,人都不知道杀过多少个,刀口舔血混到今天的地位,儿子**一个狗屁老百姓的闺女又算的了什么呢?
  今晚被刘子铭看上的女孩儿若不是我的身边人,或许就会有一个人、甚至一个家庭的未来和幸福被摧毁。所以,对待你们这种社会的渣滓,不管多狠的手段都是在为民除害,要不是小爷儿还想拿你们父子俩作伐,你们就是想求法律公正的审判都不可能,因为你们根本不配!
  我萧晋自问不是什么好人,但若是能用我的恶来惩罚你们这种毒瘤烂疮的恶,将来就算要遭天打五雷轰,小爷儿也敢站的直直的,大骂老天不公!”

  这一番话说的不可谓不光明正大,铿锵有力,刘振海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不管心里有着怎样的不服,都无言以对。而一直低着头的贾雨娇却在这时抬起了脸,望向萧晋的眼中满满的都是倾慕与柔情。也是直到此时此刻,她才发现自己与萧晋之间有着怎样的差距。
  她自以为的善良,在萧晋的大善面前,其实和自私没有丝毫分别。
  就在这时,一直都没有关的包厢门外突然呼啦啦来了一群人,其中大半穿着制服,只有领头的三人穿的是便衣。
  “严队长……哦不,现在应该叫你严副局长了,没想到竟然要劳你亲自带队,真是不好意思啊!”萧晋走上前,笑呵呵地跟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壮年人打招呼,而此人正是曾经和他打过不少交道并因功刚刚升任副局长的严建明。

  “萧先生,您客气,事涉你们国安的案子,我们局里上下是一直都很重视的。”身后跟着一群手下,又是出来执法,严建明一定的领导威严必须端着,所以不好跟萧晋太过熟络,微笑应承了一句,便道:“还要麻烦萧先生详细说明一下这里的情况。”
  “事情很简单,”萧晋转身分别指指桌子上的那三把手枪和地上的开山刀与断手,“刘振海刘大佬,严副局长你应该熟悉,不知道怎么了,他跟他儿子突然发生了冲突,那个昏倒的家伙砍掉了刘振海一只手,然后刘振海的儿子要拿枪杀他,最后又被他给砍了一只手,莫名其妙的,弄了一地血,你看我妹妹都吓昏了。”
  什么叫指鹿为马?什么叫颠倒黑白?萧晋用非常生动形象的语言为一整个包厢里的所有人上了一课。
  最最关键的是,那位严副局长虽然表情跟便秘似的,却接受了他的说法,让手下逮捕了刘振海父子等人,跟萧晋说了句“有时间去市局录个口供”,然后把手枪刀子断手什么的当物证往密封袋里一装,就收队离开,连现场勘查都没做。
  是因为严建明升了官也学会草菅人命了吗?当然不是,而是他知道国安的办案流程跟警方完全不同,只要不是大案要案,证据什么的根本不重要,结果才是。在国家利益和任务成功的面前,什么都要让路。
  说白了,萧晋叫他们来,仅仅只是抓捕刘振海父子而已,其它的事情,自然由他写成报告交给上级部门,等上级部门做出批示之后,市局再根据批示整理证据,并将刘振海父子移交检察机关提起公诉。

  至于萧晋的报告怎么写,给刘振海父子安个什么罪名,严建明管不了也不在乎,一个作恶多端的江湖大混混而已,直接活剐了都不算冤枉。
  刘振海父子和他们的手下们都被带走了,包厢里一下子变得空旷起来,萧晋长长伸了个懒腰,转身面向徐千雁那几个全都是一脸做梦表情的孩子,声音和煦地问:“是不是吓到你们了?”
  日期:2018-08-11 09:2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