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233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秀花似乎看出了他心里的挣扎,这是个好机会不容错过,于是她继续吻他,将他推倒在库上。
  不应该啊!她对不起女儿,心里有一种罪恶感,可是她的身体却挡住了那诱惑和渴望,她泪流满面,尽情在徜徉在这孽爱里……
  可是进门见到小莲的那一刻,她心里升起深深的内疚,她决定就这一次,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她和张富贵就恢复丈母娘和女婿的身份,还是和以前一样。

  说着,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一个在借酒镇痛,一个借酒消愁,很快两个人都喝醉了。
  酒不但让人醉,还让人产生兽欲。
  两个人相扶着,到了房间就倒在库上。
  两个人都喝醉了,动作都非常地粗暴……

  玫瑰的老公正远,补了两节课,就没课了,他就回来了。
  回到家时,却见门是关着的,她推了一把,结果门是反锁的,他觉得有些奇怪大白天反锁什么门呢?村里有女人偷汉子的事已传得沸沸扬扬,他不知自己的老婆有没有偷汉子。
  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还有他平时都在学校时住,只有周末才回来住,他不住,他的老婆能守住吗?
  正远很想知道答案。
  于是左右看看,做了他从来都不做的事,翻墙而入。
  院内一点动静也没有,正远还在宽慰着自己,老婆漂亮贤惠,知书达理,又是妇女主任,他相信他老婆绝不会跟村里的那些个守不住寂寞的女人一样,想想,他都觉得刚刚怀疑自己的老婆会不会有些过份?他甚至有些自责,这么好的老婆怎么可以这么不信任她?
  这大中午的,老婆肯定在午睡呗,为了防止别人进来,关上门午睡也理所当然。
  看来自己真的想多了。
  都大中午了,饭菜都做好了,还不见张富贵回来,一家人都在等着他吃饭,何况还有一个客人在,秀花要照顾客人,小莲怀着身孕,雪梅还要在外装疯,所以大家一致同意让兰兰去地里找他,但兰兰找了两圈也没有找到,她只好回来了。

  大家都很奇怪张富贵在这节骨眼上还不回来,只有秀花知道他在躲着,于是秀花就说:“可能有急事,回镇上了吧!我们不等了,开饭。”
  大家这才开饭。
  正自责着的葛正远,喊了一嗓子,“老婆,我回来了”
  但是没有回应,他想老婆在屋里肯定睡熟了,还是不要吵醒她,自己也正好累了,到库上去躺一会去。
  门没有关,一进去就闻到一股浓重的酒味,呵,怪不得睡这么熟,原来,是喝了酒啊!
  再进去一些就惊呆了,他的库上两Ju赤裸裸的身体抱在了一起,简直是不堪入目,一个是他老婆玫瑰,一个却是张富贵。
  见到这种情景,好比是晴天响惊雷,天哪,一向温柔贤惠的老婆竟然与人通奸,而且捉奸在库,这太震憾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老婆会这样对自己,他的津神几近崩溃。
  他哭了,泪流满面,叫他如何接受这样的事实?
  正远哭罢,那两人还睡得死沉。
  他到厨房端了一盆水,“啪”地一下,往二人的脸上泼去。

  顿时,两人就醒了。
  玫瑰抹了抹脸上的水,“谁呀!”她睁眼一看,看见一双发怒的眼晴。
  她吃了一惊,“呀”人就坐了起来,拉了衣服盖住自己的春光。
  张富贵还闭着眼睛说,“下雨了吗?”
  玫瑰推了推他,他依然在说,“下雨了,下雨了,小莲快去收衣服。”

  正远火起,“收你妈个头,你睡了我的老婆?他妈的.”说着,他把盆摔在了地上,“嘭”地一声。
  张富贵一下就醒了,“发生什么事了?”他睁开眼睛一看,大惊失色,心道,正远怎么回来了?
  他赶紧起身穿衣服,玫瑰也赶紧穿上衣服。
  正远眼睛瞪着她,“你行啊你,给我戴绿帽子了。”
  玫瑰也觉得自己有错,“对不起,正远,我错了。”
  “你错了?就一句错了,就能解决问题吗?”正远心痛欲死。
  玫瑰和张富贵已穿好了衣服。
  玫瑰落下泪来,眼睛楚楚可怜地看着他,“那你想怎么样?”
  “我……我想掐死你,你个贱人”说着,正远双手掐在了她的脖子上。
  “啊……”玫瑰马上就呼吸困难,叫不出声。
  张富贵见势不妙,赶紧拉开了他,“喂,你想掐死她啊?”
  正远看着张富贵,却不敢打他,他那瘦瘦的样子,都不够张富贵一拳,更要命的是,他个性懦弱,竟坐在库上,抱头痛哭。
  玫瑰咳了几声,摇了摇头,正是看死了他的懦弱,她才敢一再出轨,而斌子对她做的事,她也只告诉张富贵,而没有告诉身为老公的他,原因就在这里,她说:“你别哭了,要是你不能原谅我,我们就离婚。”
  正远听她这么一说,就突然不哭了,他抬起了泪眼,“你……想离婚?”
  “不是我想离,是,事情已经这样了,我想你也不会再容纳我了,不如就离了吧!”

  “那我们的孩子怎么办?”
  提到孩子,玫瑰落下泪来,“随便你要,你就拿去,你不要,就给我,我一定把他抚养成人。”
  “你真狠心,那样的话,孩子会很可怜。”
  “那有什么办法?”玫瑰咬着嘴唇。
  正远又哭了。
  身为男人,张富贵都有些鄙视他,换成是张富贵,谁睡了他老婆,他一定跟人家拼命,可是这个正远就知道哭,真怂,不过这样也好,要不然就这麻烦大了。
  玫瑰见他一直哭就说:“你不要哭,我随便你,如果你想离,我们就离,如果你不离,那我们还可以这样过,那你就不能再拿这事说事了,否则你不离,我也得跟你离。”
  正远眼泪朦胧地看着她,“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我觉得我们俩的生活太枯燥了,我本来无意伤你,但是今天你都看到了,事情已发生了,我知道我贱,不守妇道,所以也不指望你原谅我。”说着,玫瑰开始走到衣柜那,开始拿衣服,放在库上,叠好。
  正远吃了一惊,“你干嘛?”
  “我回娘家。”玫瑰说。
  正远忙起身阻止她,“你不要走。”

  玫瑰推了他一把,“你让开,我不走,怎么办?”
  张富贵算是看出来了,正远是不想让她走,也不想离婚。
  正远抓住了她的手,“你别走,你留下来,这次就算了,下次你不能再这样了。”
  玫瑰和张富贵都愣了一下,这样也行?对玫瑰来说,最坏的打算就是离婚,而这最坏的打算对她来说,也不是什么很坏的事,她本来就跟他没有什么感情,她爱的是张富贵。
  所以被动的倒是正远。
  玫瑰也觉得对不起正远,正远这样容忍她,再背叛他,她的良心也难安,她看了看张富贵,对着正远说:“好,如果你能原谅我,我以后再也不跟他来往了,从此我跟你好好过日子。”

  正远沉默了一下,事情已经发生了他能怎么样?关键是他舍不得她,于是他说:“好,我原谅你,但是这样的事不能再发生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