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231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金虎回过头来,“就送到这吧!你好好跟女儿和女婿商量一下。”

  “好,金虎哥,你慢走。”
  “好,你进去吧!”金虎说着,戴上草帽走了,回头还冲他挥挥手笑了一笑,秀花也浅笑了一一下。
  晚上,张富贵回来了,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
  秀花咳嗽了两声就说:“我想跟大家商量件事。”她说着,眼睛看着小莲和张富贵。
  小莲就说:“妈,你有事就说吧!”
  “哦,我想跟你们说,今天来的那个人。”秀花吃了一口饭。

  张富贵愣了一下,嘴里还包着饭,“什么人啊?”
  秀花嚼着饭,“是我娘家那边的人,他老婆那个前两年去世了,他今天找到我,说是让我跟他过。”
  大家都吃了一惊,全都愣住了。
  兰兰则笑了起来,“嘿嘿,这是好事啊!那我可要恭喜你了。”

  雪梅也笑道:“我说呢,原来是喜事啊!我也恭喜你。”
  秀花讪讪地笑着:“有什么好恭喜的,都这把岁数了。”她眼睛看着小莲和张富贵,她们两个的意见才是最主要的。
  小莲目瞪口呆,她没有想到那舅舅是来提亲,这太突然了。
  张富贵愣了一小会,就继续吃饭不吭声,他面无表情,看不到他心里在想什么。
  秀花也继续吃着饭。
  半晌,小莲才说:“妈,那个人你熟悉吗?”
  “熟,同村的人,而且以前我跟他是青梅竹马。”
  “啊?”大家伙又吃了一惊。

  兰兰笑道:“那你们还情缘未了,可以再续前缘了,我看,你就嫁了他吧!那人,我看了一眼,憨厚老实,靠得住。”
  秀花白了她一眼,“你胡说什么呢?”
  “哟,还不好意思了,你看哦,小莲也成家了,你是可以为自己考虑了,而且你还这么年轻机不可失哦。”兰兰边说边笑。
  雪梅也打趣地说,“是啊!趁年轻赶紧嫁过去,兴许还能生个一儿半女,往后等回小莲的孩子也好有个小舅舅。”
  “去你的,胡说八道,那外孙比舅舅还大,象话不?”秀花斥着。
  “怎么不象话?这种事多着呢,正常”说着,雪梅笑呵呵。
  秀花拿眼瞪她,“再胡说,我戳你的嘴。”
  雪梅才不怕她,她继续说:“嫁过去也好,就不用独守空房了,有个男人暖暖被窝,也好滋润一下你那块旱地,说不定真能种出庄稼。”
  “再胡说,我戳你的嘴。”说着,秀花举起筷子,朝雪梅嘴上戳去。
  雪梅躲了一下,继续笑着说:“对了,他外婆,你结扎了吗?”

  “去你的,拿老娘开涮,看我不戳了你的嘴。”她拿着筷子戳来戳去,雪梅是左躲右闪。
  兰兰也加入了取笑的行列,“雪梅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生孩子不是一方的问题,还得问问那男的,他行不行啊?要是只是个烧火棍不顶事,下不了种,那再好的地,不是也没用吗?”
  秀花羞煞,转而对兰兰说:“呵,你也来取笑我了,我也戳你的嘴。”说着,她又举起筷子戳兰兰的嘴。
  这边雪梅又在胡闹:“我看,结婚前,你们得先试试。”
  秀花面红耳赤,“好啊,你个死雪梅,我看你皮紧了,让我来给你松松.”

  说着,秀花起身动手去抓雪梅的下面,雪梅则一把抓了秀花的胸口。
  乱烘烘一团,小莲见张富贵不说话,她也不吭声,见她们闹得有点过火了,这才不耐烦地说:“妈,雪梅,你们正经一点。”
  雪梅和秀花才罢手,停了下来,继续吃饭。
  秀花偷偷看着张富贵,她很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但张富贵依然不语,一直低着吃着饭菜,从他脸上看不到一点表情,顿时只有吃饭和筷子碰到碗盘的声音。
  秀花忍不住要问一下,“小莲,你是我女儿,我想听听你的意思?”
  小莲看着张富贵,“问老公吧,我听他的。”
  哦,秀花本来不好问张富贵,小莲都这么说了,她也好问了,于是她看着张富贵说:“富贵,你是我女婿,你有这个话语权,你是什么个意思?”
  张富贵嘴里嚼着竹笋,嚼得唆唆叫,好半天,他才说:“你喜欢他吗?”
  张富贵一下子就问到了重点,三女都竖起了耳朵,想听听秀花会怎么说。
  秀花看了看大家,吃了一口菜说,“都这岁数了,没有什么喜不喜欢的。”
  张富贵对她的回答并不满意,他喝了一口汤,嘴里咕咕两下,全吞了下去,“你只要说,你喜欢还是不喜欢,然后我才能给你参考。”
  秀花回道:“都这么多年了,我早就忘记过去了,哪能还喜欢他?”

  张富贵明白她是说不喜欢那男人,这让张富贵心里舒坦多了,刚刚咋一听她说嫁人的事,他心里面还真有些不高兴,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雪梅听她这么一说,皱起了眉头,“不是吧?我觉得初恋是最难忘的,就象我和张富贵一样,过再多长的时间也不会忘了的。”
  这话听得小莲不爽,她吃醋了,筷子一摔,“雪梅,你什么意思?”
  雪梅被小莲压惯了,马上改口说:“我说的是女人,男人可能不一样吧!”
  小莲就说:“那还差不多,不过你说的不全对,女人惦着初恋那是因为没有遇见比初恋更好,更让她喜欢的男人,一旦遇上了,那这个女人肯定把初恋给忘得一干二净。”
  她其实说的就是自己,在之前,她也有过初恋,可是和张富贵定情后,她的那个初恋二骝早被她忘到哪去了都不知道。
  这话无形说到了秀花的心坎上,因为他遇见了张富贵,喜欢上了他,所以初恋的金虎也被她忘得一干二净,果然是母女,这点也出其地相似。
  张富贵扒了一口饭,嚼着,看着秀花,“既然你不喜欢,就不要嫁了,免得到时候后悔。。。”
  张富贵淡淡地这样说,秀花却高兴极了,他不让她嫁,那说明他不想让她出嫁,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想到这,她的胃口大增,有滋有味地吃着饭菜。
  可是兰兰却不以然,她对着张富贵说:“大哥,亲家母这年纪不小了,只怕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象她这个年纪还谈什么喜不喜欢?能凑合过日子就行了。”

  这话听在秀花的耳朵里象长了剌一样,她生气了,“我说,兰兰你怎么说话的,我哪个年纪?我很老了吗?”
  兰兰忙说:“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真的觉得你好好考虑一下,最重要的是过日子。”
  这话,秀花不信了,因为她嫁给小莲爸的时候,她爸妈就一个劲跟她说,喜不喜欢没关系,关键能好好过日子就行了,可是她嫁过来后,过的是什么日子,刚嫁过来没多久,小莲他爸就病了,在小莲才十岁的时候就去了,这么些年,她过的是什么日子,大家都看在眼里,但个中的苦只有她自己能体味,对于小莲的爸,她什么都没图到,感情淡如没盐巴的菜,过日子他也没尽什么责任,你说这些年她亏不亏?

  亏,亏大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