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229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富贵有点担心荷花,于是就去探望她,但荷花却跟没事人一样,用她的话说,反正斌子那玩意儿对她来说,也是形同虚设,这样也好,省得他在外面鬼混,以后她有张富贵就够了。
  不过这样一来,张富贵的压力就大了。
  就在他探望的那天,两个人还睡在了一起,由于荷花怀着孩子,张富贵非常温柔。
  斌子当然不知道他老婆在偷男人,他还在调查伤他的人呢。
  这不他怀疑到玫瑰了,因为那晚他和玫瑰约好的,结果就是在去她家的路上发生那样的事情的,于是他去了玫瑰家。
  这就张富贵的高明之处了,如果把下手地点选在玫瑰家,那玫瑰就脱不开关系了,所以才选择了在半路上。
  玫瑰见他来了,倒不怕他了,因为她知道他是个太监,祸害不了她了。
  她当然知道,因为就是她亲手剪的。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她故意收下他的礼物假装原谅他,并叫他天黑后,到自己家来,于是她和张富贵便埋伏在竹林里,张富贵从后面一棍子把他给打晕,然后拖到竹林里,张富贵拿着手电筒,她就脱了他的裤子,剪了他的祸根。
  她恨透了他的祸根,用了块布包着,拿回家剁碎了,混进猪食里给猪吃了。
  那两口猪还吃得挺香的,所以任斌子把竹林翻过来,也找不到他的命根。
  这当然是张富贵的计策,做的是天衣无缝,张富贵还装好人,救了他,斌子对张富贵竟然还感恩戴德,心道,那天要不是张富贵,他就没命了。
  今个儿斌子来了,玫瑰当然知道他来这干嘛,但她认为他活该,所以也丝毫不心虚。
  表面上她还是在演戏,她责怪地说:“好啊!现在来找我干嘛?”
  斌子苦笑了一下,当然也不好直接问,于是就说:“我想你了呗”
  “呵,你个死人,总是骗人,那晚叫你来,你还放我鸽子,你什么意思啊你?要是不想跟我好,就不要来找我了,我才不稀罕。”玫瑰斥道。
  斌子听她这么一说,心里在想,敢情这玫瑰还不知他已不再是男人了,那么那事应该跟他没有关系,而且看起来,玫瑰已经被他给征服了,只是可惜啊!他已不再是男人了,可惜了这么美的一个女人,想到这,他叹了一口气,这天杀的人到底是谁?
  “哦,我还有事,我先走了。”说着,斌子转身就走,自从他没了那玩意儿之后,他就对女人没有兴趣了。
  玫瑰却叫住了他,“站住,刚来就走啊?”

  斌子回过头来,苦笑着,“是,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玫瑰拦在了他面前,娇媚地说:“你个死人,来了就这么走了,他不在,要不然到我屋里坐坐。”
  斌子当然知道玫瑰叫他到屋里坐坐是什么意思,不就是想让他上吗?
  她可真骚,换成以前他早就迫不及待地把他抱到屋里,狠狠地整她,可是此一时彼一时,这会就算她张开着双腿让他来,他也没法弄了,哎,命苦啊!斌子心里悲哀不已。
  不过,正是这样,斌子对玫瑰就完全去除了疑心。
  斌子苦笑了一下,“改天吧!”他当然也不好直说,他不是男人的事。
  玫瑰骂了一句,“死男人,得到了就嫌弃人家了吗?”
  斌子摇摇头,“当然不是,我怎么会嫌弃你了,只是我……身体不舒服。”

  “哦,那等你身体好了后再来吧!”玫瑰当然知道他永远也好不了。
  “好的”斌子苦笑了一下,他自己也知道,以后没有来这的必要了,他走了两步,想起他送给她的金项链,既然已经不能再跟她那个了,那么宝贵的东西送给她就是浪费,他走了回来,“呃……妹子,你那项链可不可以还给我。”他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
  玫瑰不高兴了,“怎么,送我的,又要收回去啊!你什么意思啊?”
  斌子笑了笑,“你别误会,这事,你嫂子知道了,非要我把项链交出了,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先还给我,赶明儿,我给你买个铂金的,还镶个钻石,保证比那个黄金更贵重,你看如何?”

  玫瑰眉头皱了皱,但他骗不了她,她明白,这斌子肯定是觉得自己不能做那事民,所以送东西给我也是浪费就想收回去,你想得美?我要是还给你,你弄脏了老娘的身子这笔账怎么算?
  就当作补偿吧,这项链当然不给还给他,于是她叹口气,“可惜呀!”
  斌子吃了一惊,“什么可惜?”
  “就昨天,我家遭贼了,那项链和我家的钱,全部被拿走了,这东西我还真没法还你。”
  “什么?”斌子大惊
  玫瑰却说:“我说,那贼是不是就是你啊!想把东西要回去就来偷的,对,我看就是你,你还我钱和项链。”
  斌子哭笑不得,“妹子,这话你咋说的,你斌哥是那种人吗?”

  “那可说不定。”说着,玫瑰就哭了。
  斌子哑然,“好了,好了,丢了就丢了,这事就这样吧!我先走了。”
  斌子走了,玫瑰就对着他的背影骂:你活该,去死吧你。
  斌子查来查去,始终是查不到,关键是找不到蛛丝马迹,而且出事地址还是在那个竹林,没法查,光凭嘴上去拷问,即便是人家做的,人家也不会承认啊,这事就只能不了了之了,赵国斌吃了个哑巴亏。

  张富贵刚把玫瑰的事处理好,这边秀花又出事了。
  事情是这样的:
  秀花早年在娘家的时候有个青梅竹马,她父母嫌那男的穷,硬生生把她嫁到了晓林村,人算不如天算,秀花早早地就守寡了,而这个青梅竹马叫王金虎的也娶妻生子了,但造化弄人,他老婆得了汝腺癌去世了,他孤单了两年,丧妻之痛退去,这才想起已守寡多年的秀花也过着单身的日子。
  这不上门提亲来了。

  经打听,找到了张富贵家,找到了秀花。
  两个人一见面的时候,两人都惊呆了。
  这么多年,秀花居然风韵不减当年,甚至说,比以前更美,更有女人味,是那种成熟的美,那胸部比以前整整大了一圈,走起路来颤巍巍的,很是诱人,那王金虎乐坏了,要是把她给娶回家,那库塌之上,定是温香轮玉,夜夜笙歌。
  但秀花看到他的时候,她不免有些失望,他老多了,岁月在他脸上留下了皱纹和沧桑,他又黑又瘦,已经不是当年的他了,她差点就没认出他,现在她的满脑子里装的是另一个人,王金虎已经被她几乎遗忘,她再也找不到那种感觉,不过这么多年没见,还真是让她有种恍如隔世,物是人非的感觉,她有些激动,“你是金虎哥?”
  “是,我是金虎,秀花太好了,你还记得我。”金虎的眼睛湿湿的,他激动极了。
  “快,屋里坐。”秀花把他领进了厨房,“坐吧,金虎哥,我给你倒杯茶。”
  “好”金虎打量着这间屋子,有些老旧,他的眼睛又湿了,“秀花,这些年,你受苦了。”
  秀花的眼睛也湿了,一边倒茶一边说:“金虎哥,你这些年还好吗?”
  “你嫂子两年生病走了。”金虎说到这的时候有些哽咽。

  “哦,那真是不幸。”秀花听着也很难过,泡好了茶,递到他的面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