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228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啊……啊……”斌子被踢得哇哇叫痛,“不是你姐,分明是个男人。”
  丽君笑道,“我忘了告诉你,我姐比一个男人的力气还大,你今天走运了,哈哈”
  张富贵继续用脚踹他,狠狠地踹。
  丽君一个人演起了两个人,“姐,你狠狠地踹,他老是欺负我。”
  张富贵说,“吃点吧!”
  “我不吃,没有胃口”玫瑰仍然抹着眼泪。
  “天大的事,也得吃点啊!你放心,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你吃点东西啊!饿着肚子,怎么报仇。”
  “好”玫瑰哭哭啼啼地吃了点。
  “你打算如何报复他?”张富贵问。
  “我想,把他那祸根给剪了。”
  张富贵当即拍桌子,“你跟我想到一起去了,他那玩意儿就是一祸害。”
  不仅是玫瑰,丽君也差一点被他强,这个祸害不除不行。
  玫瑰泪眼汪汪地看着他,“那你打算怎么弄?”
  “我想想啊!”张富贵一边吃着,一边皱着眉头在想。
  米线吃完了,办法也有了,“我想到了。”
  “什么办法?”
  “你先吃完,我们出去再说。”
  两人离开馆子,骑着自行车回晓林村,一路上张富贵跟她那个计划。
  张富贵把玫瑰送到了村委会,他就走了。
  玫瑰走进村委会,在办公室里,正好遇见了斌子,就他一个人在。
  斌子一见她来,就眼睛直直地看着她,随后就抽自己的耳光,在她面前抽得啪啪响,“我该死,我真该死。”
  把自己的脸打得通红,然后跪下来请求她的原谅,“玫瑰,我错了,我打我吧,打我吧!”

  他表演地声泪俱下,看起来像是在诚心忏悔,这是他惯用的伎俩,女人心轮,容易被他的这种伎俩所欺骗,原谅他,如果工作做得到位,这女的还会成为他的情人。
  玫瑰开始是对他横眉冷对,但经他这么两招,果然心轮,她的眼睛淌下泪来。
  看见她心轮,斌子一边跪着自己的耳光,一边还在骂自己,“我不是人,我不是人。”
  玫瑰吸了吸鼻子,“算了,你起来吧!”

  “你原谅我了?”斌子极为高兴地站了起来,暗自夸自己是个天才,接着,从口袋里掏出金灿灿的项链,“来,玫瑰,这东西送给你,这是我的心意,这可是黄金的,老值钱了。”
  “我不要”玫瑰没有接,走向自己的座位。
  斌子跟了上去,抓起她的一只小手,把项链放在她的手心。
  “我不要”玫瑰推辞着。
  斌子合拢了她的手,双手握着她的手,一边握,一边摸,色眯眯地看着,“妹子啊!哥哥我可是真心喜欢你,而且喜欢你已经很久了,看你老公那么老实,就算他知道了也没事,以后咱们就过过日子,你也不吃亏吗?”

  玫瑰似乎被他说得心有所动,她竟没有抽出她的手。
  斌子继续摸着她的手,笑眯眯地说:“这就对了,妹子,哥哥会好好疼你的,要不然,我们现在?”
  玫瑰抽出了她的手,“不行,这光天化日的”
  她低下了头,娇羞地说,“你要是想那个的话,你天黑后,上我家去。”
  她的声音很细,但斌子却听得真真的,他乐坏了,女人嘛,哄一哄,骗一骗就搞定,他笑开了花,“好,好,哥哥我一定来。”
  玫瑰在座位上整理了一下就走了。
  斌子看着她的背影,流口水,玫瑰是他干过的最漂亮的女人,她的身子也最细腻光滑的,可以想见,今晚上你情我愿,那将会更美妙。
  斌子乐不可支,盼着天黑。

  斌子做完了工作,回到家,吃了个饭,洗了个澡,就天黑了,他乐呵呵地朝玫瑰家走去。
  玫瑰家不远处一片竹林,斌子到了那片竹林时,突然后脑上被击了一下,接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的时候,他躺在了竹林里,他其实是被痛醒的。
  下面一阵剧痛,天黑乎乎的,他看不见,于是用手往自己的痛处一摸,湿湿的一片,但更让他恐惧的是,他的下面空荡荡的,天哪,他那造人的家什没了,剧痛、恐慌、迷惑、难过填满了他,他叫了起来,“救命啊….”
  他一边叫一边爬出了竹林。
  正好被路过的张富贵看见,他用手电筒一照,“咦,赵书记,你怎么在这?”
  看见张富贵,斌子就看到了救星,他抬起一只手,用尽了他的力气,“张富贵,救我。”
  接着他就晕了过去。
  斌子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在村诊所里。
  张富贵极为关切地说:“斌哥,你怎么成这样了?”

  斌子脸色惨白,满头大汗,愣了一下,马上就摸向自己的胯部,已用纱布包着,但摸得出里面空空如也,惊慌失措,疯也似地喊,“我的命根呢?我的命根呢?”
  张富贵抱住他的肩头,“斌哥,你别这样,别这样,这事你的得瞒着,要是被村里人都知道了,对你的名声不好。”
  “名声?名声有个鸟用,我那个都没了?还要什么名声?”说着,斌子这么一个大男人就哭了,“呜……哪个天杀的?要这样对我?呜……”
  他的眼泪哗哗而下,脸哭变了形,张富贵和张康年在旁边木然,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身为男人,大家都很理解。

  荷花挺着个肚子赶来了,是康婶叫来的,她走了进来,一眼见到了张富贵,接着见到斌子抱头痛哭,她就问:“张富贵,你哥怎么了?”
  “他……他……”张富贵也不知道怎么说,“嫂子,你可得扛住了。”
  荷花拉高了嗓子,“扛什么扛?他不是好好地在这吗?”
  荷花走过去,“喂,你哭什么哭啊!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地,就不怕丢脸。”
  斌子见荷花过来,哭着说:“荷花我对不起你,我不是个男人了”
  荷花听得有点懵,“你怎么就不是个男人了呢?”
  斌子躺着,一只手往他的下面指着。
  荷花的眼睛看了过去,只见他的胯间用纱布包着,她有点明白了,心震了一下,伸手过去一摸,张富贵以为她会难过地晕过去,他站在了她的后面,准备随时抱她,以防伤着她肚里的孩子,要知道她肚里的孩子是他张富贵的。
  可是荷花却照着他的手臂、胸膛大打出手,边打边骂,“你个天杀的,在外面沾花惹草,现在被人阉了,你罪有应得,你活该。”
  康婶子赶紧拉住她,“荷花,他都伤成这样,你就别打他了。”
  “搞嘛,在外面搞,搞出事了吧?肯定是人家老公知道你和他老婆的奸情,把你给阉了,你活该。”说着,荷花哭了起来,手抹着眼泪。
  荷花的话提醒了斌子,可是他的情人又不只一个,加上外村的,有好几个呢,是谁要害他?
  斌子这会后悔极了,千不该万不该搞人家的老婆,这下自己下半辈子可怎么过?

  斌子悲恸欲绝,发誓要查出谁干的,血债血偿。
  斌子成了太监的事还是传开了,有些人在暗地里骂他活该,他再次成了村里的笑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