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406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长深吸了口气,为难道:“妙妙姐,你不能这么说人家啊,毕竟还没结婚,这样坏了她的名声就不太好了。”
  “哟,挺惜花啊,看来是对人家有意思嘛!”说着,苍妙伸手抚住方长另一侧的脸,轻轻地将他的脸给带到她这一侧,哼道:“为什么不看着姐,怕姐吃了你啊?对了,我想起来了,你不是说怕我吃不消吗?啊?”
  方长听得全身一震,顿时被苍妙拿捏住了,那一瞬间,苍妙整个人都燃了,惊讶于手中传来的惊人尺度。

  苍妙的胸口似乎都能看到跳动的节奏,心颤颤地暗想,这小子也太有料了吧,看这结实程度,一定厉害死了。想到这里,苍妙的手越发地使劲儿。
  方长也不含糊,那是给了一记强而有力的回应,震得苍妙都有些手麻了。
  苍妙原来还有销售经理当男宠,时不时地还可以宠幸一下子。自从被方长给赶走了之后,这一段时间苍妙可都没顾得上自己呢。
  今天碰上这么好的机会,苍妙哪里还忍得住,顿时哼道:“小姑娘多没意思啊,姐懂生活……”
  听到这酥声软语的时候,苍妙脑子一热,顿时翻身上去,只听方长叫道:“妙妙姐……这样不好吧……”
  苍妙都快哭了,这死小子嘴里说着不好不好,这动作还蛮快,一下子堵得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不过倒也正好,趁这会儿工夫可以好好检验一下方长有多能挺,一想到这儿,哪还管得了那么多,全身心地投入进去……
  肖剑拖着疲备的身子进了家门,灯是黑的,锅是冷的,不用说,他那个爱应酬爱组局的老婆应该又去打麻将了。
  轻轻地叹了口气,肖剑坐在了沙发上,两只眼睛有点发直,不是因为太累,而是今天突然落到他头上的事情,让他感觉不太真实。
  就在他发呆的那一个瞬间,突然一个身影窜了出来,大叫道:“老公!”
  “啊!”肖剑吓得一后胸口,大口喘气道:“你吓死我了!”

  “去,你又没做亏心事,怕什么啊?”
  女人是肖剑的老婆吴慧,她身上这条大红色的裙子在衣帽间里放了有一阵子了,削剑一直都认为这是她买来会情人的时候穿的,没想到会在今晚穿在身上。
  吴慧跟肖剑同年的,今年正好四十,不过吴慧倒是看上去比肖剑年轻了好多。特别是她今晚浓妆艳抹的样子,让她看上去风韵犹存,骚气十足。
  肖剑对她这装扮很反感,甚至感觉到恶心,看了看她手里捧着的蛋糕,肖剑漫不经心地解开了袖口的扣子边挽边问道:“家里又没谁过生日,买蛋糕做什么,还插蜡烛,几个意思啊?”
  “啧啧啧!”吴慧嘴一撇,眼角挑着肖剑道:“老夫老妻了,你还跟我装什么啊,老肖啊老肖,你说说你,被压迫了一辈子了,一朝得势不会是还打算瞒着我这个糟糠吧?”

  听到这话的时候,肖剑全身一震,愣神地盯着他老婆,这个女人好像知道什么了啊?
  肖剑的前半身应该算是悲剧的,本来以为大学毕业进了市机关,从一个小小的科员可以顺风顺水的一路往上爬,后来才知道,这个世界上哪儿来那么多顺风顺水,不争取,就特么永远是逆风。
  这种现实对肖剑来说就有点残酷了,因为一个学霸在学生时代靠的是学习能力,从来不用去跟人套交情,可是当他发现在机关里交际的能力就是工作的能力的时候,他的心态爆炸了。
  没人理他,也没有人照顾他,连多看他一眼的兴趣都没有。肖剑感觉自己就像狗屎一样地遭人嫌弃,后来才发现……自己连狗屎都不如!
  肖剑那一年还单着,住在机关分的单身宿舍里,生病发烧,两天时间,居然没有一个人问过他。他想,如果就这样死了,估计得等到尸体发臭的时候,才会有人发现吧。
  从那天起,肖剑开始主动参加科室的聚餐,开始主动跟人打招呼,腼腆、客气,终于,办公室里的人一下子好像反应过来,啊,原来多了个人。
  不过倒霉的事情才刚刚开始而已。

  肖剑学的是地理师范专业,科员是考进去的,不过有人觉得他不适合在这里干,就扔他去编地理教材。
  在很多人看来,这个位子其实是不错的,有特殊的福利。私人出版社的多次来访就教材出版商选择的问题和主管部门秘谋多时而达成协议过后,给采编科室发的一个大红包当中,总会有肖剑的一份。
  可是肖剑说,这不在收入明细当中,他不收!
  第一次,人家以为他只是假正经!到第十次时,主管领导慌了,这特么会不会是上头放在他们部门里的一颗雷啊?
  于是,排挤打压接踵而来。
  吴慧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一个失意老科长的女儿,干净,漂亮,这让烂漫的肖剑觉得是在寒夜之中遇上了温暖的火,两人从相亲到结婚,只用了的三个月。
  结婚第一天早上,按照肖剑老家的习俗,亲娘子要早起,给全家人做一顿早饭,尽一个媳妇的本分。
  到底是受过教育的人,知道城市里的女娃子不会受这份苦,于是肖剑起了个大早,帮他老婆把所有该做的都做了,然后悄悄地叫他老婆起床演一出和谐的婆媳大戏,结果,呈慧的起床气这个刚组成的家庭好像一下子就没了可以期许的未来。
  他也是在那个时候才明白,一个漂亮的女人三十岁还没嫁出去,是特么一定有原因的。
  送走了父母,肖剑开始了他的双操模式!
  一边应付着单位同事领导的排挤,一边说服着家的老婆,暂时不要孩子。

  吴慧说家里应该多个孩子,热闹!肖剑说,你把麻将戒了,养成一个看书或者稍显文艺的爱好再说。
  长期以来,肖剑最大的消费就是买小雨衣,这方面,他从来不省。理智的男人是可怕的,十年来,他们没有一次意外的怀孕。
  因为肖剑认定了这个女人连当老婆都欠缺,怎么可能当得好一个妈妈呢?
  事实证明,肖剑的想法是正确的。

  有一天,吴慧告诉肖剑,“我怀孕了!”
  肖剑笑道,“别傻,你用针戳过的套,我全都换掉了!”
  吴慧没有开玩笑不成功的失落,而是紧张得一批!
  要知道,此时的肖剑早不是刚到单位的愣头青,他可是长期跟同事和领导作斗争的战斗青年,拥有强大的精神力和事情的预见性。
  于是肖剑请了年休,三天之内跟到吴慧去医院做人流。那一夜,肖剑第一次出入KTV,喝了酒,唱了一夜《呼伦贝尔大草原》。
  然后,日子照样过,工资卡依旧在吴慧的手里。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时候肖剑的命运好像发生了一丝变化,因为科室实在看不顺眼他了,他被有关系的领导给扔进了印刷厂!
  日期:2018-08-10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