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227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对着张富贵说:“你别走,我去打瓶酒来,看在你这么卖力的份上,我做两个好菜给你下酒吃。”
  提到酒,张富贵都要流口水了,酒虫在他肚子里爬着,但不行啊!回家晚了,两位老婆大人会不高兴的,想到这,张富贵坐了起来,“不了,留着下次喝吧!我得走了。”
  丽君一屁股坐在他腿上,小嘴嘟地老长,“怎么完事就走啊?你把我当什么?”
  张富贵捏着她的肉乎乎的屁股,“瞧你说的,我把你当我女人啊,只是回家晚了,你嫂子要说的。”

  “嫂子,嫂子,她比我还小呢,而且她是你老婆,我也是,要论大小,她得叫我叫姐姐。”
  张富贵觉得她说的有理,“你说的没错,是我说错了,对,她是你妹妹。”
  “这还差不多,我不许你走,你得留下来,陪我吃顿饭再走。”
  “那还是不了。”
  “留嘛,留嘛”丽君撒起了娇。
  张富贵拗不过她,就答应了,“那你要快点,晚上,你妹妹真会不高兴。”
  “好,好好,就知道,你惦着那小莲。”
  “别这么说,我也惦着你呢。”
  “哼,口是心非。”
  “发自肺腑的。”
  “好了”丽君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你在这睡一会,弄好了,我叫你。”
  “好。”
  丽君则整了整衣服出去了。
  张富贵躺在库上,头枕在自己的手上,在想如何整一下这个斌子,他欺负了丽君,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要不然他下次还来怎么办?
  丽君准备好了饭菜,把张富贵叫起来吃。
  两人坐在厨房的餐桌边,张富贵喝着小酒,丽君不断给他夹着菜,对他心疼地很。
  两人是有说有笑,就象一对恩爱的夫妻。
  这时,敲门声响起,两人吃了一惊,这都天黑了还有人敲门?
  张富贵问:“会是谁呢?”
  丽君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啊!我去看看。”
  “好,小心点,先不要开门,先看看。”
  “好,我去了,你别出声.”
  “嗯,去吧!”
  丽君打开院里的灯,喊了一嗓子“谁呀?”
  没人应,但还在敲门,她走到门后,“谁呀这是?”
  那人仍然不说话,她眯着眼从门缝看去,外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

  丽君有些不耐了,“你说不说?不说,我走了。”
  “嘿”外面的人终于出声了,他的声音很细,是压着嗓门说的,“是我,丽君,把门开开,我有好东西送给你。”
  丽君算是听出来了,原来又是那个讨厌的斌子,她没好气地说:“你来这干嘛?”
  “白天是我太冲动了,对不起了,我是特地来向你道歉来了,另外我还有东西送给你,你开开门。”
  “不需要,你走吧!这种骗无知女人的把戏骗不了我。”

  “丽君啊!哥哥我,对你是真心的啊!看你把我的要害都踢了,我也没有怪你,你快开开门啊!让你看看这条项链多好看,是黄金的,在灯光下都能闪着眼。”
  “我说不要就不要,你快滚。”
  “丽君啊!不要这样,算哥求你了,你看了再说,我绝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狗改不了吃屎,你已经骗了村里不少无知的女人吧!”
  “哪有啊?”
  “你没有?你就瞒吧!反正这门我不会给你开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再不滚,我喊人了。”
  “好,我走,你等着。”
  丽君没有理她,走了回来,把院子里的灯关了,进了厨房。

  张富贵问“谁啊?”
  “还是那个斌子。”
  “啊?看来,他是盯上你了。”
  “那怎么办?”丽君有些怕了,她抱着张富贵的胳膊,紧张地看着他。

  “你晚上睡的时候,一定要锁好门,在房里放把菜刀和根棍子,就不怕了。”
  丽君紧搂着他的胳膊,“要不然,你晚上在这里住吧?”
  张富贵摇了摇头,“那怎么行?我不回家,你妹子能放过我啊?”
  “又是她,你的心里只有她。”丽君说着,心里泛酸。
  张富贵叹了一口气,他握着丽君的小手,“我的心里当然也有你,但你是野花,她是家花,她可以管到我的,不过野花比家花香,我疼你可比疼她多。”
  “是吗?你骗我。”
  “我还能骗你?我对你的心意你还不知道吗?”
  “不知道,你亲我一个我就知道了。”
  “嗯……卟”张富贵给她的小脸一个响吻。
  丽君这才高兴了起来,咯咯地笑着。
  这时,忽听院子里,咚地一声,张富贵马上朝丽君嘘了一下,轻声在她耳边说,“有人”
  “啊?”丽君瞪大了眼睛。
  “来的正好,正愁没法子整他,这回要好好地整他,整到他再也不敢了。”
  “嗯,”丽君点点头。
  “你有没有麻布袋?”
  “有”丽君指了指灶前,哦,在原来在柴堆边有个麻布袋,“好,你在这一个人吃着,装着什么也听不见,等他进来,我自然有办法收拾他。”
  “好,”丽君点点头。
  张富贵立马过去,拿了麻布袋然后躲在了门后,门是开着的,门后靠墙处正好可以藏一人,张富贵就藏在了那里。
  丽君有了张富贵的在旁保护,啥都不怕了,她一个人优哉游哉地吃起了饭,还眯了点小酒。
  外面响起轻微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然后突然从门口闪进一人,“哈哈,丽君妹子,哥哥我来了。”
  丽君转头一看,果然是那个斌子,让他很奇怪的是她竟然一点也不害怕,反而笑着说:“哦,你还没走啊?”
  “不得到妹子的原谅我哪能走?咦,两副筷,家里还有人?”斌子心还挺细,瞟到了桌上的细节。
  丽君愣了一下,这话要是说的不好,对她的名声可有影响,但马上就有辙了。
  “对啊!”丽君眯了一口小酒,不紧不慢地说。
  “什么人?你不会偷了野汉子吧?”

  “胡说什么呢?我姐来了。”
  “是吗?”斌子眼睛发光,要说是个男的,他倒有些怕,可是个女的,他有什么怕了,大不了把她们姐妹俩一起做了,来个一扁担挑两只桶,狠狠地挑,他那好家伙,定把这对姐妹花给弄得死去活来,哭爹叫娘,于是他笑了起来,“嘿嘿,那敢情好,你姐在哪?咱们可以一起玩啊?”
  “是吗?你打算怎么玩?”
  “嘿嘿,丽君妹子,这还用说,你也是过来人,我这家伙可大了,又持久,肯定让你们姐妹俩舒舒服服地。”

  “呵,敢情你不是来送礼的,而是来偷吃的啊!”
  “嘿嘿,丽君你也别假正经了,你不寂寞吗?那就让我来陪你吧!”
  “只是我姐妹,你一杆枪吃的消吗?”丽君鄙夷地看着他。
  斌子听着高兴,她能说出这样的话,那就是真寂寞,真想偷吃了,他乐坏了,咧开嘴笑着,“妹子,行不行,咱试试不就行了吗?”
  “好啊!你脱了裤子我看看,是不是象你说的那样?”

  “不忙,不忙,你姐呢?”
  丽君冷笑了一下,“她就在你后面。”
  斌子正要转头,突然眼前一黑,一个麻布袋套在了他头上。
  接着他被一脚踢在了地上,张富贵朝着他的胖身子,狠命地踢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