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226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吃过午饭,去做了一些菜地的活,然后他就去看了看丽君,丽君今天正好没有生意。
  她一个人无聊地坐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发愣,小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镜子中她的神情很忧郁,好些天没受到男人的滋润,皮肤有些暗淡无光。
  张富贵悄悄地走到她的背后,镜子中现出他强壮的身体和男人味十足的脸。
  丽君突见镜子的张富贵,以为是做梦。
  她调过头来一看,原来不是梦,却是真的,丽君喜出过望,却落下泪来,“你…终于来了?”

  张富贵看着,泪水花花的丽君,憔悴了些许,心疼极了,“你还好吧?”
  “我不好,一点都不好。”丽君泪水哗哗而下。
  “你怎么了?”
  丽君站了起来,“我跟你说,你今天不许走,快,进屋去。”
  说着,就拉着张富贵的手进了自己的卧房,门一关,把他按在了库上,“你坐这,一定要等我回来。”
  “你去哪?”
  “我去把店给关了”

  “不营业了?”
  “当然,赚那么多钱干嘛?今个儿让我好好陪陪我的男人。”
  “你这么舍得生意?”
  “当然了,钱哪有你重要?”说着,丽君一屁股坐在他的腿上,一手搂着他的脖子,小嘴就贴了过去,一阵轻吻快亲,顿时两张嘴就湿漉漉的。
  丽君身子发热,呼吸急促,但是有人敲门了。
  由于卧房和理发店有一门之隔,所以外面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外面的人喊,“理发哦,理发哦。”
  是有人理发来了,丽君这才依依不舍地把张富贵给放了开,在张富贵耳边说,“你就坐这,别出声,别走,我去把他给打发了。”

  张富贵点点头,已经被丽君勾起了他的原始渴望,这会,你就算赶他走也赶不走了。
  丽君站了起来,这才走到门口,整理了一下衣服,将门打开了一条缝,原来是斌子。
  斌子见丽君从门缝里探出个头来,就高兴地说:“妮子,快来给我理个发,太长了,可把我热的。”
  丽君走了出来,随手合上房门,因为里面藏了个汉子呢,可不能让人给瞧见。
  她笑了笑:“赵书记,您这头发确实长,但是不巧,我这肚子有些不舒服,您还是明天来吧!”
  说着,丽君的笑容凝结摆出一副痛苦的样子,小手捂着肚子。
  “哦,那可真不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斌子关切地说,“我可以陪你去啊!”

  “不用,女人那点事,您又不是不知道。”
  斌子听出来了,丽君是经事来了,也是,女人嘛,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方便,他坏笑了一下,色色地盯着她的两腿间,“量多不多啊?”
  丽君白了他一眼,骂道:“去你的,问你老婆去了。”
  “她啊!月事停了。”

  “不是吧?”丽君吃了一惊。
  “她怀上了,你不知道?”
  “哦,那你不是又要做父亲了?”
  斌子乐得咧开了嘴,“那可不,不过我还是觉得孩子太少了,要不然,我和你再生一个。”
  丽君朝他翻了白眼,“去死吧你。”
  “啧啧,这么没礼貌,我大小也是个支书啊!”
  “支书又怎么样?你值得我尊重,我就尊重你,你不值得,我就把你当条狗。”
  斌子有些不爽了,但脸上还在笑:“丽君啊!你何必委屈自己呢,你男人在外面都有女人了,这事大家都知道了,你还守着他干嘛,不如我们两个……”说着,斌子走过来,伸手就要摸她。
  丽君啪啪两下打落了他的手,她吼了起来,“你给我滚。”
  张富贵听着外面的动静,斌子这么欺负他的丽君,他有些坐不住了,但若是他现在出去,不是明摆着让人知道他和丽君的奸情吗?张富贵如坐针毡。
  斌子依然嘻皮笑脸,“你就别假正经了,男人不在家,女人肯定寂寞了,来嘛,让哥哥亲个嘴儿。”说着,斌子走过来,抓住了丽君的肩膀,张着大嘴要亲她。
  “啊……”丽君左躲右闪,在挣扎着。

  张富贵已经坐不住了,自己的女人岂能容别人欺负,在他心里,丽君早就是他的女人。
  张富贵悄悄地走到门后,手放在门把手,悄悄地开出一道缝来,眯着眼朝外看着,只要丽君有危险,他就不顾一切地往外冲,把斌子狂揍一顿。
  还好,丽君并没有让张富贵出马,只听斌子一声尖叫,退了开,双手抱着胯间乱跳着,哦,原来是丽君击中他的要害。
  张富贵心里在骂,活该吧你。
  接着,丽君拿起墙边的棍子,死命朝他身上打去。
  斌子被打得嗷嗷叫,他双手依然捂着,蹦着跳着,跑了。
  丽君关了店门,张富贵跳了出来,“丽君,你没事吧?”
  丽君跑了过来,扑进了张富贵的怀里,呜呜地哭着,张富贵将她抱住了房间,关上房门安慰着,“丽君,对不起,都怪我,我应该冲出去揍他一顿的。”
  丽君哭了一阵就停了下来,抹了抹自己的眼泪,“幸好,你没出来,要不然我们俩的事全村就知道了。”
  “但是让你受苦了。”张富贵心里还心疼地要死。

  “我没事,”丽君坚强地摇摇头,“我没让他占到便宜,相反他那祸根被我给踢了,而且,他被我打了好几棍,他下次还敢再来,我就给他剪了。”
  张富贵抱紧了她,眼睛红红的,“你觉不觉得我很窝囊?自己的女人被人欺负,我却不能给她出口气。”
  丽君摇了摇头,“不是的,你也是没有办法,要不是为了我们两个这张脸,恐怕你已经冲出去,把他给揍了,这不怪你,要怪就怪那死建安,在外面搞女人,人家看我没男人在家,就欺负我。”说着,丽君又伏在张富贵怀里哭了。
  张富贵拍着丽君的背,“你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我是你的男人。”
  “嗯,”丽君的坚挺而饱满顶在了他的胸膛,小嘴又贴上了他的嘴。
  她的身体需要满足,她的心理需要寄托,她疯狂地亲吻着张富贵,以此来忘却她内心的痛苦。
  两个人很投入。

  木库摇动着,撞击着墙面……
  潇潇雨歇,丽君靠在他的怀里,抱着他的一只胳膊,“富贵哥,,我真希望你能天天这样陪着我”
  张富贵摸着她的饱满的胸,叹了口气,“我也想啊,只是我们家的娘们管得严啊!”
  “我不管,你两天来一次。”

  “来干嘛?”
  丽君发起了娇,“坏蛋,要你来干嘛,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张富贵装着不知道。
  “你真是坏死了,我需要你。”说着,丽君贴紧了他,手就到了他裆部。
  张富贵笑了,“哦,我懂了,你要的是它,不是我这个人啊!”
  丽君在那棒棒上捏了一下,“傻瓜,要它,不就是要你吗?”
  “那不一样,要不然,你拿刀来,我把它送你。”
  “才不要,切下来,成了死的,不会长大,也不会硬,我要来能有用么?”
  “哦,你说的也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