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59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师尊心满意足的样子,灌无名再次说道:“现在晋王已经死了,湘王的封地就势也要收回来。这场削藩的风暴马上就要席卷到燕王和其他诸王了,要不要弟子走一趟,想办法将燕王带出京城?”
  “你这样一来,不正好给了朱允文一个对付燕王殿下的好借口吗?”姚广孝轻轻的笑了一下,随后他继续对着自己的弟子说道:“现在让小皇帝去裁撤藩王封地吧,出事的又不止燕王殿下一人。到时候诸王皆乱,燕王殿下正好借势图谋大事……”
  “那么我们一直都要待在这里吗?”灌无名说了一句之后,看着师尊没有马上回答的意思,当下他继续说道:“除了燕王和晋王之外,还是有其他几位藩王也招募了修士。其中几位藩王还带着修士一起进了京城,如果吴勉、归不归想要他们自己人打自己人的话。弟子担心一个安道陵不是其他修士联手的对手。”
  “一个安道陵足够了……”提到了这个老道士,广孝和尚笑了一声之后,继续对着灌无名说道:“你不要小看这个道士的本事,他的实力虽然和你我相差很远。不过在近百年出来的后起之秀当中,已经算是个了不得的修士了。只不过最近遇到的都是他招惹不起的大人物……”
  广孝的话说完之后,灌无名还是有件事想不明白。当下说道:“那么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名正言顺的出现在燕王的身边?他身后的人虽多,不过真正有用的却没有几个……和尚微微一笑,说道:“快了,和尚我等到的那个人快出现了……”
  藩王们在皇宫当中用餐之后,本想着回到王府休息,第二天一早还要再来为先帝送葬。不过小皇帝突然改了主意,他让这些叔叔们都去灵堂为先帝守灵,明早在一起从皇宫出发为先帝送行。
  这些藩王不少都是今天刚到的京城,提前几天到了也在灵堂之内守过灵。大家此时都是疲惫不堪,又不能违背皇帝的圣旨。当下只得垂头丧气的向着灵堂那边走去,有了之前湘王的榜样,再没有谁敢私下说朱允文的坏话。
  就在众藩王到了灵堂之后不久,燕王朱棣也被宫中太监带到了灵堂。刚才用饭的时候没有看到朱棣,大家都有些疑惑燕王刚才单独留下,到底和小皇帝说了些什么?
  “四哥,您过来……”看到朱棣进了灵堂之后,宁王朱权将自己身边的蒲团让了出去。看着燕王对着棺椁跪了下去之后,他这才继续说道:“刚才四哥你连饭都没吃,被陛下单独留在了殿上。是不是在商量削藩的事情?”
  宁王连客气都没有客气,一开口便直奔主题。周围的几位藩王听到之后,纷纷凑了过来。刚才小皇帝说了要削藩的事情,大家都人心惶惶的。刚才吃饭的时候都在相互打听,不过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现在这里朱棣最大,看到弟弟们都凑了过来,当下他苦笑了一声,说道:“并非是陛下留本王,是本王有事向陛下启奏。
  都是我封地上的一些琐事,和削藩什么的无关。”
  听到燕王这么说,众藩王便显得兴趣索然起来。他们纷纷回到了各自的位置上,着了身边相熟的兄弟在一起交头接耳,猜测着削藩的事情要怎么开始进行。
  不过大家都不知道小皇帝的心里是怎么想的,说了半天也都是在瞎猜。

  过了半晌之后,突然看到司礼监的太监来到灵堂传旨。众人急忙回身行礼,听到了太监宣读旨意之后,才明白这封圣旨只是对着燕王朱棣去的。圣旨上说燕王朱棣是先帝除了太子之外,最为宠信的儿子。新君登基之后,也向新君提出了很好的建议。为了表彰燕王,加封朱棣双王俸禄,加一倍的仪仗,最让其他藩王嫉妒的是在王冠上加上一颗东珠。
  太监宣读了圣旨之后,亲自在朱棣的王冠上加上了一棵大拇指大小的东珠。其他的藩王看到之后,心里都是一阵冷笑。
  现在听到了圣旨,才明白过来刚才你们君臣在商议什么了。
  看到太监离开了灵堂之后,坐在燕王身边的朱权低着头怪笑了一声,随后起身拿着自己的蒲团换了位置跪下。他嘴里还不咸不淡的说道:“难怪了……”我就说你们君臣之间的关系怎么就那么好了,原来四哥你给皇帝上奏了。刚才在大殿上,哥哥弟弟们都在说削藩的事。就是有人一句话都不提,那个时候我就在琢磨了……”削藩是削大家的藩,怎么好像只削我们不削你的。
  现在才明白过来,还真是不会削你的藩。
  用兄弟们的封地来换你的双俸、仪仗和东珠,晚上你能睡的着觉吗?不怕先帝给你托梦,骂你是个不孝子吗……”

  有了宁王这几句话,其他的藩王也纷纷说了起来:“我就说刚才怎么大家都去吃饭,就你留在殿上和皇帝说小话。原来你这是在和皇帝请功,是不是我们削掉的封地都加在你身上了?有那么大的胃口能吞得下这么多封地吗?”
  “小时候我就看他不地道,大家一起跟着父皇去打蒙古鞑子。我们在前面拼命,你带着人马在后面抢人头。最后我们拼死出力的什么没捞着,抢人头的那个最后却第一个封王……大家都是姓朱的,他怎么就这样?”
  一时间,众藩王没有一个在念经守灵,大家伙都对着燕王去了。当下七嘴八舌的说起来没完没了,而朱棣好像没有听到一样,依旧跪在棺椁之前,把玩着手里的那枚翡翠戒指。
  一直熬到了深夜,小皇帝朱允文到达灵堂,礼部尚书开始主持送殡大礼。大家伙都换上了新的孝衣,在起灵的时候,走在最前面的朱允文回头向着朱棣招了招手,说道:“四叔,现在这里你的辈分最大。
  你过来陪着朕,咱们叔侄俩走在前面。”

  皇帝的话就是圣旨,朱棣虽然明白这是在离间自己和其他藩王的计策。不过他也没有胆子公然抗旨,当下低着头走在了小皇帝的身边。和朱允文拉开了半步的距离之后,一起向着城外皇陵的位置走了过去。
  起灵的时候,朱棣已经能听到身后众藩王们的议论之声。都在挖苦自己害了其他的藩王,肥了他自己的封地。朱棣都能听到的话,自然小皇帝也能听到。只是这叔侄二人都好像没有听到一样,面带悲伤之情,一步一步向着皇陵的方向走了过去。
  一路走到了皇陵,将先帝朱元璋的棺椁下葬之后,一整套丧礼结束。已经又到了傍晚。按照当时的规矩,皇帝和众藩王、官员还要步行回到皇宫。当下还是朱允文拉着朱棣走在了最前面,众藩王紧跟其后。
  走到了皇城门前,看着跪在大街两边的百姓,朱允文轻轻的叹了口气,对着朱棣说道:“燕王,原本朕只想着做一个逍遥藩王的,可惜先太子走的早。先帝生生的将朕推到了这个位置上,其实朕心里还是觉得当初皇太孙的时候快乐一些。”
  日期:2018-10-10 18: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