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221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晴娇羞地用手捂着脸,关昆看她娇羞的样子,更是喜欢,他又抓起她的一只小手摸着,似乎对她的手是爱不释手。
  “我们再喝吧!”说着,他开始倒酒。
  这时敲门声响起,关昆又火了,“这什么破酒店,吃个饭也不让人安生,进来吧!”
  一看,又是那个服务员,只见她很有礼貌地说:“这位老板,有位老板找您。”

  “谁,叫他过来。”
  “还是您过去吧,他要您过去,他还称呼您是小关。”
  关昆一听,头上在冒汗,乃乃的,不会是哪个上级吧!能直呼他为小关的,来头肯定不小。
  要是让领导知道,他在这泡妞,那还得了?他忙站了起来,“好,我去。”
  接着转身刘晴说:“晴,你在这等我,一定要等我回来哦。”
  他虽害怕领导,但刘晴他也不想放手,刘晴点了点头说:“好的,我等你。”
  他才跟着服务员出去了,他跟着她屁巅地进了另一间包厢,里面却空空如也。
  关昆对着服务员吼,“你不是说有人找我吗?人呢?”

  服务员也吃了一惊,“是啊,他刚刚还在这的,还说要你请他吃饭呢。”
  “什么?那现在他人呢?”
  服务员有些惶恐,“是啊!人呢,我也不知道啊!”
  “神经病,”关昆骂道,接着摔门而出,他的脑子忽然闪过一个计策,叫什么,调虎离山,想到这,他叫了声“糟了”,怕是刘晴已经不在了。
  于是他跑着,冲回了原来的包厢,推门一看,刘晴正对着他笑,这才松了一口气,还以为人家来一招调虎离山,把他这头老虎调走,然后再趁机把刘晴带走,既然刘晴在这,就不是什么调虎离山了,他坐了下来,皱着眉,百思不得其解,乃乃的,是谁给他开这么大的玩笑?
  刘晴见他神色不对就问:“你怎么了?”

  这时,那服务员又敲门而进,恭敬地对着关昆说:“老板不好意思,弄错了,小关在隔壁,而叫你的那位老板已经找到了小关,跟在他一个包厢呢。”
  他心道,哦,原来是弄错了,害老关瞎跑一趟,他张口就骂:“你干什么吃的,这也能搞错?”
  “对不起,对不起”服务员连声道歉。
  关昆见她那狗一样的样子就火大,“滚远点,不要让老子再见到你。”
  服务员夹着尾巴跑了。
  关昆虚惊一场,原来只是搞错了,不过,他倒也挺细心的,他拿着酒杯正要喝,但看着自己杯里的酒还在转着,似乎被搅过,他猛然醒悟,这酒说不定有问题,也许这调虎离山,套的不是刘晴,而是他的酒,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有种预感,这酒有问题。
  再看,那刘晴杯里的酒却纹丝不动,再看刘晴,她已然有些慌张,果然是年轻的小丫头,心理素质太差,什么狗屁隔壁有个小关,哪有那么巧的事,分明是在演戏,掩盖他们的把戏,关昆可以猜出那幕后的主使者是张富贵,好啊!你个刘晴,假意顺从,实际是和张富贵合起火来整他,他心里在笑,你们真是太嫩了,也罢,那咱老关就来个将计就计。
  “刘晴,这样,咱俩交换一下,你喝我的,我喝你的”说着,还没等刘晴同意,他就把两人的酒杯给换了一下。
  刘晴吃了一惊,“干嘛要换。”

  关昆得意地笑着:“怎么,你是不是在我酒里做了手脚?”
  刘晴忙摇头,“没有啊!”
  “没有就好,那我们干了这坏,有没有做手脚,待会见分晓。”
  刘晴拿杯子的手都有些颤抖,小手抽了回来。
  这更让关昆确定他自己的判断,他怒道:“嗯?不给面子吗?来,我们干了这杯。”

  “这……”
  “今个儿你是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你不喝就说明,你在我的酒里做了手脚。”
  “没有,没有做手脚”刘晴猛摇着头。
  “拿起你的酒杯,干了这杯。”

  就这样,关昆逼着刘晴与自己干了一杯。
  两人喝干了各自杯里的酒,他很高兴,“来,来,我们再喝。”
  刘晴抱着头,晃悠悠地,“人家已经醉了,你真坏,非要灌醉人家……啊,不行了,我好累,好晕,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这是哪里啊!……我怎么会在这?”
  关昆见她神志不清了,琢磨着那酒果然有问题,这下好了,刘晴自作自受,看她这个样子,那酒里有迷药,待会,他可以在她身上为所欲为了,时机到了,该收获了,于是趁机说:“行啊!我扶你去休息。”

  关昆扶着她,在柜台上开了一间房,把她扶到了二楼,找到那个房间,把她扶了进去。
  刚关上房,关昆就抱着她,要亲她,但巧得很,刘晴刚好反胃,哇哇地吐,吐得关昆满脸,满身都是脏物。
  关昆气恼但也没折,心道,也罢,我先去洗个澡,再好好地玩你,于是一把将刘晴推倒在库上,刘晴已经不省人事地躺在了库上,关昆便去洗澡了,他的衣服扔在了卫生间的外面。
  这个酒店虽然够不上档次,但客房还不算太差,除了装修差一点外,设备倒是一应俱全,连卫生间也配了。
  关昆合上卫生间的门,洗起了热水澡,很快里面就烟雾缭绕,他一边洗,一边想着库上的美味,一阵兴奋,心想,待会可够刘晴这丫头片子欲仙欲死一番。
  关昆正快乐地洗着澡,吹着欢快的口哨,刘晴却坐了起来,悄悄地出了门。
  原来刘晴是装的,正如张富贵所料,关昆绝非等闲之辈,小小的调虎离山的把戏岂能瞒得过他?于是张富贵还有个后招,让刘晴把两杯酒都下了药,不管他喝哪一杯,都必中药,这正是应用抓阄的原理。
  而让刘晴在关昆即将进包厢之前,把他的那杯酒故意搅了搅,让关昆误以为他的这杯酒有问题,而确定她的那一杯必没有问题,于是在运用排除法后,自作聪明地与刘晴调换了酒。
  如何判断他马上要进包厢,这个太简单了,听他的脚步声就搞定。

  那有人会问,既然刘晴和关昆都同时喝了下了药的酒,那刘晴不是也中了药?
  问的好,其实张富贵又导演了一出“吐戏”
  张富贵在街上买的这种药喝下去后,不会马上奏效,刘晴先是装迷糊,待进了房间后,趁关昆想占自己便宜时,手悄悄往自己的喉咙里一抠,哇啦哇啦吐个津光,全吐在关昆身上,这就一箭双雕了,一来,可以把吃进肚里的药给吐出来,二来,吐他一身,让他去洗澡,这样刘晴就有时间可以逃了。
  刘晴想着张富贵津心布置的这一幕幕,顿感他深不可测,于是内心对他的爱意又增加了一分,女人嫁人不就是要嫁这种有能耐的人吗?
  刘晴是逃之夭夭了,她逃了出来,轻轻地合上房门,与张富贵汇合。
  张富贵用纸巾擦着她的小嘴,柔声说:“你没事吧?”
  刘晴摇了摇头,“我没事,接下来看你的了。”

  “好,好戏就要上演了。”
  张富贵牵着她的手,进了隔壁的一间客房,刘晴见里面已坐了一个女人,胖乎乎的,也有点黑,身体也庞大,可谓重量级的人物,那库都被坐陷了进去。
  刘晴不解,皱着眉看着他“她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