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560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剑扬说:“你赶紧撤回来,别跟他们纠缠!”
  伏兵说:“好!”背起狙击步枪在林中健步如飞,如履平地,边跑边取出小型反步兵地雷随手往身后的草丛扔,这算是最随意的布雷方式了,不过茂密的地面植被是有效的加成,所以他身后爆炸声不断响起,接二连三的有卢旺达士兵踩中他随手扔到地上的地雷,然后抱着被炸飞了脚掌的腿倒地哀号。
  萧剑扬、曹小强、92号、萧鸿飞四个同时开火,四道火舌窜出,狠狠抽向那架犯贱的小鸟直升机,将机身打得火星四溅。飞行员吓了一大跳,赶紧拉高,同时在无线电里狂叫:“我看到他们了!我看到那些闯进基加利救人的黄种人士兵了,他们正在朝我射击!”话音未落,机身又挨了一梭子。如果是武装直升机,自动步枪是很难对其构成致命威胁的,尤其是苏系直升机,那底盘,那叫一个厚,别说步枪,23毫米高炮打上去也打不穿。问题是小鸟直升机并不是专用的武装直升机,它空重才七百多公斤,灵活是够灵活了,但也脆得要死,挨了这一梭子,机身登时就冒出了浓烟,不敢再在这个是非之地呆下去了,拖着浓烟远远逃遁。

  然而这架直升机带来的影响却是无可估量的,它在空中转悠这么一圈,铁牙犬小队便彻底暴露了!几百名卢旺达士兵正直奔这边而来,他们还在几百米开外,但流弹已经咻咻乱窜了。萧剑扬面沉如水,冲那些平民吼:“以最快速度过河,否则你们就死定了!所有队员和我一起构筑防线,掩护平民过河!”
  几名队员飞快的应了一声,利用倒地的树木、蚁巢作掩体,准备大打一场。李清自告奋勇,说:“我跟他们打过好几场,我留下来和你们一起作战!”好几名退伍兵也叫:“我们留下来和你们一起作战!”
  曹小强黑着脸吼了一句:“我们当兵的还没有死完,还没轮到你们当英雄!马上过河!”
  也就几句话的工夫,伏兵的身影便出现在大家的视野内了。当然,追兵也出现了,乌泱泱的一片,大呼小叫着,奔跑速度很快,但枪法非常烂,边跑边扫,子丨弹丨一个劲的往天上飞。伏兵手持一支军用手枪,偶尔回头开一枪必然有一名追兵中弹倒地,那准头还真是够吓人的。看到这么多追兵出现,河的两岸登时响起一片惊呼声,大家在安全区里呆过好几天,已经充分见识了这些屠夫的残忍,当真是想起来都怕!他们好不容易才逃出生天,然而这些屠夫居然追上来了,这不是要赶尽杀绝么!大家争先恐后地涌上独木桥,生怕再次落入这帮魔鬼手中。

  铁牙犬小队却不大将这些追兵当一回事,他们将追兵放到两百米才突然开火,一挺机枪四支自动步枪同时射击,割麦子似的撂倒了一大片。追兵乱糟糟的叫嚷着,也猛烈开火,火力比起铁牙犬小队来强出百倍,然而并没有什么鬼用,他们根本就没什么枪法可言。一位连长厉声叫:“火箭筒!火箭————”话还没说完,萧剑扬一个三发点射就将他左胸打了个稀巴烂。其他队员也是一样,都在打点射,一个点射就放倒一个,很快,在他们的射界内就倒下了十几名敌军士兵,还有好几个被打成重伤,惨叫声震天动地,让没有受伤的听得头皮发麻。他们战斗力虽然差,但还是长眼的,只是很短暂的交锋便已经让他们意识到,这几个家伙不好惹,面对好几百人也敢打点射,而且子丨弹丨专找军官,这样一窝蜂的冲上去,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所以他们在一团混乱中开始后退,寻找掩体。

  萧剑扬一个弹匣打空,放倒了四个,他扔掉打空的弹匣,换了个满的,盯着乱糟糟地后撤的追兵,正寻思着要不要打个反突击,独木桥那边传来苏红的尖叫:“陈静落水了!陈静落水了!”他心头一震,顾不了那么多了,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河边,正好看到陈静被激流卷着往下游漂去,浊浪小山似的拍过去将她拍入水中,她挣扎着浮出水面,然后再被拍进水中……
  萧剑扬大吼一声:“立即撤退!伏兵,你替我指挥,尽快赶到接应地点,不要管我!”说完纵身一跃,在众人的惊呼中扎入了浑浊的激流中,拼命划水,直追陈静而去!
  伏兵刚架好狙击步枪,还没来得及开上一枪便看到萧剑扬跃入河中,他气得直跺脚:“乱来!完全是乱来!”
  曹小强无奈地说:“让他去吧,否则他的心结永远也解不开!”
  伏兵吼:“撤!”曹小强第一个从独木桥上飞奔而过,在河对岸的制高点上架起机枪,照着这边的追兵疯狂扫射,死死压制他们的火力,在他的掩护下,铁牙犬小队的队员一个接一个过了独木桥,31号最后一个过去,在过桥的时候也没忘记要留下一块C4。
  当追兵追到河边的时候,一团火球从桥身冲腾而起,将这条独木桥生生炸成了两截,他们只能望河兴叹了。
  枪声一响,陈静的心便悬了起来,那嗖嗖乱窜的流弹,那不断炸响的手雷,都让她心惊肉跳。尤其是看到萧剑扬只带了几个人去面对数百名卢旺达士兵,完全沐浴在枪林弹雨之中,她的心几乎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了。不过她也知道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就算留下来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她和苏红一起走上独木桥,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走向对岸,她们早一点脱离危险,铁牙犬小队早一点撤离,他也就早一点脱离危险了。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非常骨感。走上独木桥之后她才发现,这条桥真的很难走。树身并不算粗,而且表面长了不少苔藓,现在苔藓被淋得湿漉漉的,尽管铁牙犬小队在加工的时候用开山刀削掉了很多,但还是有不少,踩上去很滑,一个不留神就会摔倒。对于像铁牙犬小队这样的职业军人而言,这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没有接受过军事训练的平民来说,这样一道独木桥却是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每走一步都是对勇气的莫大考验。尤其是对岸的曹小强、罗雅洁、31号以及李清等一帮退伍老兵也在不断朝卢旺达士兵开火压制他们的火力,流弹蝗群似的在身边划来划去,更是令女孩子肝颤。苏红就好几次险些摔倒,她带着哭腔叫:“陈静,我们是不是过不了这条河了?”

  陈静强作镇定,说:“没事,没事的,没看到那个女兵嗖一声就过去了吗,我们也能过去的……苏红,鼓起勇气来,不要看脚下,看着对岸。想想他,他正在替你挡住几百名杀人不眨眼的暴徒呢,有他在,有什么好害怕的?”
  苏红鼓足勇气望向对岸,只见曹小强正将机枪架在一段朽木上朝对岸不断扫射,打得弹壳四溅,喷吐的十字形膛焰映亮他的脸,坚毅而狂野。看着他,她忽然不再害怕了,加快了脚步。终于,她顺利地穿越了咆哮的河水,一跃跃离危险的独木桥,踏上了坚硬的土地,这时才感觉自己两条腿软得厉害。她叫:“陈静,快过来!”
  陈静加快了脚步。
  然而就在这时,一发子丨弹丨呼啸而来,几乎是贴着陈静的脸颊飞过,她本能的往旁边一侧身,身体马上失去了平衡,跌入水中,还没有反应过来,浑浊的河水便灌满了她的口鼻。她惊骇欲绝,本能地屏住呼吸,拼尽全力把手伸向独木桥试图抓住,却抓了个空,此时奔涌的激流已经将她带出十几米远了,哪里还抓得住?她想呼救,马上被灌了一大口,呛得直咳,一个浪峰拍过来将她打入水中,她无法呼吸,也无法再看见东西,只能任由激流裹着往下游漂去。耳畔,枪声距离她越来越远,她心里除了苦涩,还是苦涩。

  日期:2018-10-10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