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59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回来,朱允文悬着的一颗心才算回到了肚子里。看着天色马上就要大亮,一群太监宫女进来服侍着他换上了龙抱。随后簇拥着这位大明王朝的第二位皇帝赶往奉天殿,开始了今天的登基典礼。
  就在朱允文登基,开始接受百官朝拜的时候。燕王朱棣一行人也从馆驿离开,继续向着南京城进发。这一队人马当中,那位老道士安道陵的脸色有些灰白,好像有什么事情想不通似的,一路上皱起来眉头就没见舒展过。
  昨晚安道陵派了弟子去行刺皇帝,根据其他弟子传回来的消息。刺杀失败,弟子死在了吴勉、归不归身边的人参娃娃手中。不过后来听说朱允文已经查到了幕后主使之人是晋王身边的火山大方师,这就奇怪了?人明明是自己派去的,为什么出了事是死了的晋王背上了黑锅?
  中午,一行人打尖吃饭的时候,姚广孝凑到了安道陵的身边。微笑着说道:“安道长,听说你又为燕王殿下分忧了?”

  经过了昨晚之后,安道陵再也不敢小看这个和尚。当下他急忙站了起来,陪着笑脸说道:“都是道陵份内的事情,说起来我也是殿下的门客。食君禄、报君恩而已,都是道陵应该做的……不过这几天我做的事情太多,不知禅师说的是哪一件?”
  姚广孝笑了一声之后,用传音之法在老道士的脑海当中说道:“就是昨晚你派人去皇宫刺杀储君,险些连累到了殿下这件事安道陵,你以为真是老天有眼,让殿下躲过了这一劫吗?”
  听了姚广孝的话,安道陵的冷汗顿时从额头上流淌了下来。他有些心虚的看了面前的和尚一眼,说道:“是禅师您帮道陵……”
  “不是和尚,是灌无名做的。”姚广孝看着老道士,微笑着继续用传音之法说道:“他得知你要动手刺杀朱允文,便提前做了安排。他用浊脑变了你弟子的记忆,让他以为自己是受了火山的安排刺杀储君的……幸好那太监吃晋王和燕王两家,他自己也以为是晋王手下安排的。要不然的话,安道陵,你就要给殿下惹来大麻烦了……”

  听了姚广孝这几句话,安道陵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之后,继续陪着笑脸说道:“禅师不愧是成名多年的圣僧,连浊脑这种传说当中的法器都有……道陵真是自愧不如……”
  “我们说得是浊脑的事情吗?”说这话的时候,姚广孝脸上笑容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对着还在不停擦着冷汗的安道陵说道:“如果不是灌无名替你补救,现在已经有捉拿殿下的锦衣卫在路上了……到时候你死一万次能抵得过万一吗?”
  “是……是道陵想的不周全。”安道陵不敢得罪这个和尚,当下不停的对着姚广孝陪着不是。顿了一下之后,他向着和尚解释道:“原本我以为可以趁着朱允文还没有登基的时机了结他,然后燕王趁乱可以做出一番大事来。多谢禅师帮忙补救,要不然的话道陵……”
  “和尚不是帮你补救,是在避免殿下出事。”姚广孝看了安道陵一眼,顿了一下之后,和尚继续说道:“现在开始,你和你的门人不得在妄动皇帝。你只负责护卫燕王的周全就好,其余的事情不劳你费心了……”

  “是,道陵记下了,再有事情的话一定和禅师商量,绝不私自妄动。”听到姚广孝算是放过了自己,当下安道陵这才算是出了口气。不过嘴上说感谢和尚,他心里却还在愤愤不平:姚广孝你的弟子明明可以拦住我那弟子的,为什么还要送他去死?然后在回来羞辱我办事不利,差点拖累了殿下。
  姚广孝好像看穿了老道士心思一样,他冷笑了一声之后,再次说道:“这次和尚用你的人,引开了皇帝和其他人。现在都以为是火山安排弟子去行刺皇帝的,这样一来也没人再针对殿下了。也算是你那弟子死得其所了,等到吴勉、归不归和广仁、火山火拼的时候,我们还能去坐收渔翁之利……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和尚哪里容得下你那些弟子的胡作非为?”
  说到这里的时候,姚广孝顿了一下。看了一眼正端然稳坐,在几个太监服侍之下吃午饭的燕王朱棣之后,继续对着安道全说道:“再有这样的事情,你便跟着死了的弟子一起去投胎好了……”
  这句话说完,和尚又变成了之前微笑的样子。姚广孝转身从老道士的身边走开,径自走到了燕王朱棣的面前。此时朱棣已经吃完了午饭,见到了和尚走过来,急忙起身迎接:“可惜禅师你是断了五谷的,要不然的话尝尝这酒肆的酒菜,别有一番风味……”
  “和尚是辟谷的,怕是没有这样的口福了。”姚广孝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和尚来找殿下,是有件事情要和殿下商量一下。算着路程差不多明日正午时分就要到南京了,和尚的身份不便继续留在殿下身边。和尚就留在这里,等着殿下您回来的时候,再与殿下汇合,一起赶回北平封地……”
  之前姚广孝将妖王召唤了出来,人妖勾结为天下修士不齿。如果他继续跟着燕王一起进京的话,或许会给朱棣带来灾祸。当下和尚主动提出来他留在这里,不与燕王一起进到京城。
  朱棣虽然明白和尚的用心,不过他姚广孝不跟着自己,他心里便有些没底。当下燕王拉过了和尚的胳膊,让和尚和自己坐在一起之后,这才开口说道:“禅师不与本王一同进京,本王心里实在不托底。要不然的话这样,就说本王的了急症,担心进城将病症传染给了新君。本王先回到封地……”
  “殿下,已经走到了这里,此时不进城的话,恐怕更会让城中的朱允文怀疑。”姚广孝说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殿下不同担心,虽然和尚不进城。不过道陵道长还是会陪伴在殿下的身边,确保殿下万无一失。而且现在朱允文刚刚登基,还需要诸位藩王的扶持。小皇帝绝对不敢招惹殿下的,这个您请放心……”
  说到这里,姚广孝顿了一下。看了一眼燕王身后的侍卫和太监。朱棣心领神会的将身后的人都散开,看到没有人偷听之后,和尚这才继续说道:“虽然和尚不能亲身陪同殿下,不过和尚的弟子灌无名已经身在南京城中。您到了馆驿之后,他自然会跟殿下联络的。”
  虽然不舍这个和尚,不过燕王心里明白他跟着自己进了南京城,这才是个大麻烦。当下朱棣就在这里和姚广孝分开,带着自己的随行队伍继续向着京城行进了过去。

  正如和尚所说的一样,第二天的中午,燕王一行人来到饿了南京城的大门下。此时,早已经得到了燕王进京消息的朱允文让礼部尚书带人在城门前迎接。按着大明的规矩,到京三品以上的官员不能先去馆驿休息,要先进宫向皇帝请安、问好之后,有了皇帝的旨意,才能去往馆驿休息……
  燕王自己在京城是有王府的,不过他也不敢先回家之后再去看望皇帝。当下在礼部尚书的引领之下,燕王的队伍继续向着皇宫的位置进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