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205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富贵远远的跟着,只见她进了一家院子,张富贵扛着自行车跨了进去。
  她家的院子灯光亮堂堂的。

  一个中午妇女见一个男的进来,都吃了一惊,但马上就高兴起来了,看看他,又看看刘晴,对刘晴说,“晴儿,你谈对象了?”
  刘晴马上说,“妈,你别乱说,他是我的领导,计生办张主任。”
  原来是她妈,张富贵推着自行车走了过来,很有礼貌地说,“婶子好。”
  “好,好,好。”刘母很高兴,眼睛放光,上下打量他,只见此汉子,五官端正,体格强壮,定是干活的好材料,再加上都当上了计生办主任,那还不是大有前途。
  女儿相了好几个,总也没相中,都二十五了,在乡下这可是大龄姑娘了,二老急啊!这会天上掉下个似模似样的汉子,刘母有些心花怒放了,她心想,女孩子害羞,能把他带到家来,肯定是有名堂了。
  想到这,刘母在他身前身后转着,连连点头,“嗯,不错,不错。”
  “妈,你干什么?”刘晴叫了起来,心想老妈肯定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种。”
  她羞得满面通红。
  “好了,晴儿,你还瞒着妈干什么,你年纪不小了,该嫁人了。”刘母笑着说。
  “妈,你说什么呀?”刘晴又羞又急,似乎怎么也说不清楚,她急得直跺脚,跑进了屋里,找到了手电筒,拿出来递给张富贵,“呶,手电筒给你,你走吧!”
  “好,”刘晴下了逐客令,张富贵心里一凉,但想想确实该走了,家里的女人在等着他回家呢。
  于是他接过手电筒,“那我走了。”
  “走什么呀!今晚就住这。”刘母拉住了他。

  “妈,你干嘛呀,让他回去。”刘晴又拉着她妈。
  刘母拉着张富贵不放,一个要赶,一个要留,让张富贵哭笑不得。
  一个中年男人从屋里走了出来,“你们在吵什么呀?”
  他过来一看,老婆拉着一个陌生的男人,女儿又拉着老婆,他眉头一皱,“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他是谁?”
  刘母喊了起来,“当家的,这是女儿带来的男人,快留住他。”
  这当家的,就是刘父,刘父一听,是女儿带来的,很高兴,“快,快进屋。”
  说着,他也过来拉着张富贵,和刘母一起,把张富贵拉进了屋。
  刘晴急得哭了,“爸,妈,你们这是干什么?说了不是就不是。”
  见她都哭了,刘母和刘父却相对着笑了。

  刘母走到刘晴的身边,“好了,我知道不是,但是可以谈啊,如果你们相互都看得上,那爸妈就没意见,当家的,你有意见吗?”
  刘父打量了一会张富贵,“嗯,看样子老实,身体又硬朗,不错,我没意见。”
  张富贵真是笑死了,没想到刘父刘母一边倒地对他满意,只是他已经有老婆了,但这话他竟说不出来,心里面似乎有些期待。
  “爸,妈,你们都是糊涂了,我跟他没有关系。”刘晴继续哭着说。

  刘母就噌道,“我看你糊涂才是,你都二十五了,这个瞧不上,那个瞧不上,你是不是想当老姑娘啊!村里的姑娘和你一样大的,孩子都有了,你不急,我和你爸急,这次就不依你了,你们两个先处处看,差不多好嫁了。”
  刘父附和着,“对,你老是不嫁,我在村里都惹人笑了,这次我们做主了,你们处处啊!”
  张富贵在偷着笑,这会有戏看了。
  刘晴急得满面通红,眼泪巴巴地流,“你们……,真是无理取闹,也不问问人家有没有老婆”
  张富贵也上班没几天,加上刘晴从来没打听过他,她真的不知道他有没有娶老婆。

  刘母这才反应了过来,“是啊!我连这个都没问。”
  于是她对着张富贵说,“小伙子,你多大了娶老婆了吗?”
  “我……”张富贵想实话实说的,但话到了嘴边就变了,“我二十八,还没……”
  后面的话,他自己都不好意思说了,连年龄都给自己除了两岁,张富贵也不知道他自己要干什么,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很无耻,可是他这张嘴硬是就说谎了,他自己都想抽自己的嘴巴。
  “呵呵”刘母乐开了花,“一个二八,一个二五,一个没娶,一个没嫁,那不正好一对?”
  “是啊!正好一对。”刘父也高兴了起来,他把张富贵拉了过来,坐在餐桌边,“小伙子,还没吃饭吧!”
  “还……还没”张富贵的这句倒是实话,玉萍想留他们在家吃晚饭的,但是天色晚了,他们就婉拒了。
  “嗯,那正好,我们也没吃,来,我们先喝点酒。”说着,刘父坐在了他的对面,开始给他倒酒。
  张富贵虽说不是酒鬼,但也好酒,闻到那股子酒香味,他就忍不住想喝了,至于回家的事就推迟一下,喝点酒再走不迟。
  张富贵面前的酒杯倒满了醇香的酒,张富贵不禁用舌头舔了一下嘴唇,他想喝。

  刘晴看看都这样了,也没有办法,她走过来,“你少喝点,等下你还是要回去。”
  她还是要赶他走,张富贵本来就想走的,可是被她这样赶着,他偏偏不想走了。
  刘母也走了过来,把刘晴拉到了一边做思想工作,“傻丫头,多好的一个男人,你还要怎样的啊?”
  刘晴擦着眼睛,抬眼看了看张富贵,他已经和她爸喝上了,“可是我根本不了解他。“
  “傻丫头,你不跟他接触,怎以了解啊?”

  “可是……,他是领导,我总觉得怪怪的。”刘晴扭捏了起来,双手搓着衣角。
  “傻,领导还不好吗?领导才配得上你呢,你不会想嫁一个种庄稼的吧?”
  “我……”刘晴说不出话。
  刘母就问,“你对他印象咋样,喜欢吗?”

  “我……我不知道。”刘晴惊慌失措,跑了躲进了她的房间。
  刘母在后面喊着,“喂,晴儿,出来吃饭吧!”
  “你们先吃。”
  刘母摇了摇头,“这孩子。”说着,她走了过来,坐在了餐桌边,招呼着,“多吃菜啊!”
  “好,您也吃。”张富贵笑着说。
  刘父和张富贵臭味相投,有说有笑,“来,再来一个。”
  “好”两个又干了一杯。

  殊不知,张富贵在开心喝酒的同时,家里人在担心他。
  小莲、雪梅、兰兰、秀花都无心睡眠,都坐在院子里等着,嘴上都说乘乘凉,实际上都在等着同一个男人张富贵。
  一个个表面上都表现地淡定,其实心里面个个都担心。
  没个电话,没个通信,一点消息也没有。
  大家惶惶不安,等待让人煎熬。
  小莲终于坐不住了,她站了起来,“还是打个电话问一下吧!”
  雪梅就说,“电话早打了,没人接,都下班了。”
  “哎,怎么回事,老公不会出事了吧!”小莲捏着手,走来走去,把兰兰的眼睛都看花了。
  “好了,好了,小莲,你别晃了,把我的眼睛都给晃花了,他这么大个人,不会有事的,你别担心”兰兰叫她不要担心,可自己担心地要死。

  就连秀花也担心,“这个张富贵也是,这么晚不回来,也不知道在外面做什么。”另外,她还担心他的伤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