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204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谁能想到这瞬间的甜蜜,竟铸就永远的割舍不下。
  她不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也许是真爱,也许是一夜情,也许是感情骗子,也许是花花公子风流成怀,也许是寻求剌激玩玩而已……
  人心叵测,最难把握的是人心,在这个纷份攘攘的世界里,什么人都有。
  但不管怎么说,刚刚,他们彼此都把一生中最美好、最纯粹、最没有一点儿荫暗的爱给了对方,无论将来如何,她心静如水,不后悔。
  玉萍收拾了一下,穿回自己的衣服,轻柔地说,“衣服穿上,你就在这睡吧,我去刘晴那个房间。”
  “好,你去吧!”张富贵疲倦地说,真没想到他在玉萍这里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可能是心里想着她老公就要回来,而旁边还有陈田和刘晴,觉得更加剌激的缘故吧。

  张富贵没想到一觉醒来就这么晚了,看样子今早上答应齐钰的事做不到了,天快黑了,该回家了。
  玉萍当然不走了,因为这是她的家,于是尴尬的事情出现了。
  一辆自行车三个人,张富贵此时觉得陈田是多余的,要不然他可以载着刘晴把她送回家。
  张富贵推着车往前走,陈田和刘晴跟在了后面。
  不过陈田倒出了个主意,他紧走了两步跟了上来,“主任,你看路还挺远的,要不然这样,我坐后面,让刘晴坐前面。”

  张富贵一想,这倒是个好主意,刘晴坐前面有得闻了,他倒要闻闻她什么味道。
  刘晴则说,“为什么是我坐前面,我坐后面不行吗?”
  陈田就说,“那怎么行,我个子比你大,坐在前面怕是主任骑不动。”
  张富贵忙说,“田哥说的对。”
  他跨了上车,陈田马上坐在了后面,刘晴小嘴嘟得老长。
  张富贵笑着说,“刘晴委屈一下了,不过肯定比走路舒服,你就上来吧!”
  她勉强地走了过来,却上不去,张富贵一手托着她的柳腰,她才坐了上来。
  只见她的屁股轮轮地坐在了铁架上,肉挤到了两边,两只屁股更加地圆鼓起来,挺诱人的。
  张富贵笑笑,“坐好了。”就骑了起来。
  与刘晴靠得这么近,一边骑,一边还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幽香,要不是跟玉萍恩爱过,此时他的某处恐怕又要不安份了。
  刘晴正处青春年少,她全身散发着青春的气息,象小莲和小茹一样,但这味道又有些不一样。

  那是一种全新的味道。
  张富贵今天已经违背了对秀花的承诺,他已然不在意再多玩一个女人,他甚至想尝一下杨柳的味道,她更美更性感,难怪人说,狗改了不吃屎,张富贵就是这副德性。
  张富贵如是想着,陈田在快到镇上的时候下了车。
  刘晴也赶紧下车,陈田跟张富贵再见后,走上一个条小路。
  而刘晴这丫头,她一声不吭地急急地往前走。
  嘿,这丫头真是没礼貌,张富贵心里在骂,但还是追了上来,正因为她的这份冷漠和矜持,引起了张富贵的兴趣,这样的姑娘绝对是个好姑娘,应该还冰清玉洁不是风流成性的小红之流可比。
  他把车拦在了她前面,“丫头,天就要黑了,我送你回家吧!”
  刘晴红着脸,“不用了,我自己走能行。”
  说着,她绕开他,就走。
  张富贵又追了上去,“咦,你这丫头挺有骨气的啊!你看天就快黑了,你就不怕天黑了,遇见色狼或野兽之类的啊?你们村我去过,好象还要越过几处坟地吧?你不怕鬼?”

  听他这么一说,刘晴停了下来,她抬眼看着天色,确实马上就要黑了,要走上个半个小时,经过那些坟地,黑漆漆的夜色,风幽幽地吹着后背,再加上乌鸦,呜呀呜呀地叫着,那就真的恐怖了,刘晴想到这,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张富贵看她的脸上写满了惊恐,估计真的怕了,于是他就说,“没事的,你我都是同事,我帮助你,你帮助我,互相帮助嘛,何必这么不领情呢,说不定往后我需要你的帮助呢。”
  听他这么一说,刘晴觉得有理,主要还是怕,“好”,她似乎没有把他当领导,称呼什么都没有,就坐上了他的车。
  张富贵不在意她这么没礼貌,反而有了想征服她的渴望,他在心里说,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在我身下叫我亲亲老公的,老子等着那一天的到来。

  张富贵载着她,往她家的方向骑去,天渐渐暗了下来。
  路上果然有几座坟场,经过坟场时,果然还有乌鸦叫着,让人想到了闹鬼,刘晴害怕了,两只手臂紧紧地抱着他的脸,脸也贴在了他的背上。
  张富贵笑了,心道,真是天助我了,“嘿嘿,我说了吧!这地方说不定真有鬼。”
  “啊,你别说了。”刘晴的声音和身子都在颤抖。
  张富贵相信没有鬼,而且他胆子又大,看刘晴这样抱着他,他真是美死了。
  尤其她的前胸两只柔轮之物贴在他的背后,感觉后背暖暖的柔柔的,就象是一个温柔乡,真舒服。
  张富贵笑着,任其紧抱着自己。
  终于到了刘晴家所在的刘家沟村,村里已是灯光通明,一进村口,刘晴就跳了下来,“到了,谢谢你啊!”
  说着,她掉头就走。
  “喂。”张富贵喊住了她,“不是吧,我刚把你送回家,你就不管我了。”
  刘晴转过头来,低着头说,“我不想让村里人看到你,要不是他们会以为你是我……”
  “什么?”
  刘晴抬起了眸子,“总之,我不想让他们怀疑什么。”
  “什么好怀疑的,我是你的同事,你看天都这么黑了,我怎么回家?”
  刘晴看了看天色,确实够黑的,他要是骑回去,恐怕要掉进沟里了,想想人家把你送回家,就这么让他回去,确实有些于心不忍,她低低地说,“那你看怎么办?”
  “那还能怎么办?在你家住啰。”张富贵坏笑着。
  “啊?”刘晴吃了一惊,“那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不是还有你爸吗?”
  “这……”刘晴一时说不出话。
  “好了,好了,跟你开玩笑的,你要留我,我还不住呢,我家里人在等着我回家呢。”
  刘晴听他这么一说,紧张的心放了下来,人家毕竟是领导,他要是真提这个要求,那还真不好办,“那……,那怎么办?”

  “到你家拿把手电筒给我就行了。”
  “哦,那你跟我来,你跟远一点啊!让他们看见不好。”
  张富贵有些不耐烦了,“我说,姑乃乃,天色这么暗谁看得到啊!”
  “进村就有灯光了,总之,你跟远一点,我还是黄花闺女,以后我还要嫁人呢。”
  “哦,是吗?你真是黄花闺女?”张富贵的眼睛闪着欣喜的亮光。
  刘晴一阵脸红,没好气地说,“不知道。”
  说着,她向前走去,张富贵在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
  进村后,村民们家的灯光,透了出来,张富贵想到她的话,确实要为她考虑,即便要跟她发生什么,也得来暗的,刘晴还是要嫁人的,他张富贵不可能娶她,因为家里已经有两位了,已经超标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