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203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张富贵往大堂走去。
  陈田见张富贵进来,赶紧让坐,张富贵于是坐在陈田和刘晴之间。
  张富贵坐在长椅上如坐针毡,因为他的那玩意儿被玉萍给挑起来了,现在生生地挺着,被他用腰带寄着,发胀得难受,此一时彼一时,在他那东西没有上来前,对秀花的承诺和对小莲的责任,他记得清清楚,可是现在,现在见个母的他就想上。
  可偏偏旁边坐了个母的,刘晴。
  刘晴也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张富贵闻着她的淡淡体香,看着她的小蛮腰和结实紧致的臀部,他又胡思乱想了。
  他寻思着如何给自己灭灭火,刘晴似乎比较难办,这人比较内向,他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再加上又不熟,目前想上她,应该没有这种可能。
  于是他把眼光投向了井边正洗菜的玉萍,他有些后悔,刚刚就应该直接把她拉进厕所,来个翻云覆雨、颠鸾倒凤。
  玉萍洗好了菜,就过来跟他们坐在一起看电视,她坐在陈田旁边,两人不时隔空望着。
  可是经过那刚刚惊魂的一幕,玉萍再也不敢轻举妄动,她的眼睛流转着,一碰到张富贵的热切炙热的目光,她的春心也如秋千一样来回飘荡着,自己热得象顶着个大太阳,又湿得象村口那条河,但是此时她和他什么也做不了。
  时间慢慢地过着,如一条小溪一样缓缓地流,对张富贵来说,这时间过得跟一个世纪那么长,
  不知过了多久,饭菜上桌,辛勤憨厚的阿德招呼着在家上桌吃饭。
  席间,刘晴大夸姐夫做的菜非常好吃,还大夸玉萍有福气,以后嫁人也要嫁象阿德这样的好男人。
  张富贵这才知道刘晴还没嫁人,又令张富贵一阵悸动。
  象刘晴这样,人长得也不算差,到二十五六的年纪,还没嫁人,在当时的乡下可算是剩女了,不知她为什么还没嫁人,她和她家里人不着急吗?
  阿德被夸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嘿嘿,您过奖了。”

  玉萍苦笑着,心里在想,阿德是好男人吗?说实话,确实是好男人,可是却不是她玉萍想要的那种,真后悔当初嫁了给他。
  阿德不断地给张富贵和陈田敬酒,很热情。
  张富贵看着,心里面对他生起一种愧疚,可是他却想着上他老婆,这让张富贵也很为难。
  他偷偷地看了看玉萍,她也不时地偷看着自己,她的脸火辣辣的,于是她也喝了点酒,让大家误以为是酒津让她脸红。
  张富贵也不断地劝阿德喝酒,想把他象斌子和建明一样罐醉他,可是阿德这人不喜酒,再怎么劝也就喝那么一点点,一个劲叫不会喝,不会喝。
  玉萍猜到了张富贵的意思,于是就骂他,叫你喝你就喝,不给我们主任面子吗?

  阿德怕老婆,马上就说,好好好,我喝还不行吗?于是他一个劲地跟张富贵干杯,没想到他酒量惊人,张富贵喝得头都晕了,阿德却泰然自若,脸不如头不晕的,这真是真人不露相。
  张富贵知道论酒量拼不过他,就罢了,说自己喝得差不多了,要吃点饭。
  玉萍忙给他盛饭。
  张富贵一边吃着饭,一边在动着坏心思,于是怂恿陈田跟阿德斗酒,没想到,陈田不经酒力,一下子就醉了。
  张富贵看看,今天是碰上高手了,他只好作罢。
  阿德把陈田扛到屋里睡觉,大家接着吃饭,不再提酒。

  吃饱喝足后。
  玉萍见张富贵那么脸红,就说,“主任,要不然你也在屋里午休一下。”
  张富贵说也好,反正陈田在睡,大家也走不了了。他颤巍巍地进入了屋,躺在陈田旁边。
  刘晴帮着玉萍收拾碗筷。
  阿德说,“你们去休息,交给我。”
  玉萍灵机一动,“不用了,这些我和刘晴能搞定,今天天气凉爽,你趁着中午去打些猪草回来,能给家里省点粮食。”
  阿德对老婆的话百依百顺,他看这么多人在家,也没想会出什么问题,于是就高兴地拿了家什出去打猪草。
  玉萍在厨房一边和刘晴洗着碗,一边在为把阿德支出去而高兴,这会一出去,回来怎么也得一个多小时,接下来就是支开刘晴了。
  “刘晴,你也去休息,在主卧的左边是我女儿的房间,你去那间休息。”
  “不,我和你一起洗完再去。”
  “不用了,你快去吧!我一个人就行。”玉萍是让刘晴先睡着,这样她和张富贵才好办事。
  “好吧!”刘晴也喝了点酒,加上吃饱了饭,又是午后,她有些困了,“那我去了。”

  “嗯,去吧!”
  刘晴走了。
  玉萍更加高兴了,她加快了洗碗的速度,很快就洗好了,并把卫生稍微打扫了一下。
  估摸着刘晴也该睡着,于是她拿了她的毛巾,打湿了,假意去给在张富贵擦脸,然后再……
  来到陈田和张富贵睡的那个房间。
  只见陈田睡在库里面睡得跟死猪一样,而张富贵睡在外面,似乎也睡着了。
  她走过去,用毛巾给他擦脸,结果一只手抓住了她拿毛巾的手,那双深遂而炙热的眼睛打开了,凝视着她。

  哦,原来他根本没睡着,一对上他那张如火的目光,玉萍心里是又喜又慌乱。
  虽然一直想着跟他那个,可是他的大手有力地抓着她的小手,她还是忍不住慌张,因为这毕竟是个陌生的男人,她的脸发烫地历害,心也跳得历害,她的手颤抖着。
  “别动,让我给你擦把脸。”玉萍心慌慌地说。
  张富贵松开了手任由她的小手抓着毛巾在他脸上轻拭如沐春风。
  擦好后,玉萍拿起毛巾就走。
  张富贵悄悄地下库,跟在她后面,玉萍可以感觉得出他在后面跟着,她心喜若狂。

  紧走了,进了主卧旁边右边的房间,那是她儿子的房间,这是她刻意的安排,主卧里的陈田喝多了酒肯定睡得很沉,而主卧左边女儿的房间离这边有点远,声音不容易传到刘晴的耳朵里。
  张富贵跟了进来,轻轻地把门给锁了上。
  玉萍一下子,扑入了他的怀里,湿毛巾随手扔在库头桌上。
  两个人什么都不用说,因为刚刚在吃饭的时候,两个人的眼神已经相互传达了一下,你情我也愿的。
  张富贵吻着她,先是温柔缠绵,继而热烈疯狂,那张渴望的双唇像脱缰的野马肆意穿行在她的嘴唇、眼角、鼻窝、耳后、脖劲、肩胛之间,恨不能一口吃掉。
  她疼痛着,快意着,灵魂出窃,激情燃烧,紧紧地搂住他,将自己贴在他身上。
  他抱她到库上,喘息着压在她身上……
  她一手捂住嘴,配合着他每一次冲击……
  她的眼泪流了下来,她终究还是出轨了,背叛了对憨厚老实,对她无微不致的老公。
  回想起刚刚那一幕,真是春风化雨、无与伦比,就算倾尽所有想象,她都不可能想到男女之间的肌肤相亲会是那么、那么的销魂荡迫、蚀骨镂心。

  此刻她是多么、多么的幸福,她从未过这样的快乐和满足,就连她的前夫也做不到,阿德就更不用提了。
  什么是永恒,世上没有永恒,一生只为瞬间,瞬间铸就永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