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202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玉萍她们都没想到主任一出马事情就办得这么顺利,看来之前她们语气太轮弱了。
  办完事,吴玉萍邀请大伙到她家吃午饭,她家就在这个村里。
  大家都推辞过,但都经不住玉萍的坚持,“都到我家门口了,不来吃顿饭,像话不?”于是都去了。
  玉萍的家不算富裕,但也不算穷,普普通通的一个院子,不新也不太旧,红石房,四处整理得还算干净。

  玉萍的男人正好在家,见来了几个人,就迎上前,“你们好,你们好。”
  玉萍忙介绍着,“这些都是我的同事,这位是新上任的张主任,这位是刘晴,这位是陈田,这位是我男人阿德。”
  张富贵忙上前,伸出一只手来,阿德忙伸出一只手来,受宠若惊,“主任好,主任好。”
  “德哥客气了。”张富贵说着,打量了一下,阿德看起来老实巴交,个子不高,站在一起,比玉萍还矮一截,相貌也不是很好,看他们夫妇俩,一眼就让人觉得是那种一朵鲜花C`ha 在牛粪上的感觉,张富贵真不明白,以玉萍的条件,为什么会嫁他?
  玉萍和阿德招呼着他们进屋。
  一行人跟着走了进去,玉萍说,“你们坐,我给你们倒茶。”
  张富贵等人客气地说,“不用客气了。”
  “要的,要的。”玉萍笑呵呵地泡茶,接着又对着阿德说,“你去地里弄些蔬菜,然后买点鱼肉,我同事在这里吃午饭。”
  阿德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好”,说着,他踮着脚从墙上取下菜蓝子,微笑着朝他们说了一声,“你们坐,我走了。”
  张富贵忙说,“不用买鱼肉,吃点素的就行了。”

  阿德只笑不说,他走了。
  看得出这个家是玉萍说了算。
  张富贵调侃地说,“萍姐,你老公很听你的话啊!”
  玉萍苦笑着,给他们都倒上茶,“他啊,老实憨厚,没有主张,所以我只有做主了。”

  张富贵笑着,“这是好事啊!他给你做主就是疼你啊!”,张富贵本想问她,为什么要嫁他?但是此话又不好开口,于是给咽了回去。
  玉萍却说,“瞧他那熊样,他能当什么主?”
  憋了老半天的刘晴,终于忍不住了,“玉萍姐,以你的条件,为什么会嫁这样的男人?”
  刘睛心直口快,说话没有分寸,但却说出了张富贵和陈田的心里话。
  他们两个都瞪大了眼睛,竖起了耳朵,等着玉萍的回答。
  玉萍先是愣了一下,被人点中了短处当然心里不是那么好受,接着她坐了下来,缓缓地喝了茶。
  于是她将自己的往事给倒了出来。

  原来,玉萍是二婚,他之前嫁了一个老公,在别的村里,他前夫英俊高大,夫妻俩也挺恩爱,她为他还生了一个儿子,可是好景不长,她老公十年前的一个端午节,和村里的男人一起划龙舟,结果突然下起了暴雨,龙舟被淌急的浪给打翻了,当时就淹死好几条汉子,其中就包括他的前夫。
  玉萍说到这,眼睛红红的,落下泪来,但她还是继续讲了下去。
  前夫死后,她带着他的儿子无依无靠,回到了娘家,也就是这个吴家桥村。
  玉萍听着心一寒,这什么意思,是要跟我划清界线吗?那她刚涌起的希望就这样破灭了吗?
  她对现在的老公本身就没有感情,她一直嫌弃他,好不容易遇见一个让自己这么有感觉和冲动的人,她又怎么能松手?
  可是她作为女性,又不好主动,于是她咬着唇立在了那。
  张富贵看看桶里的猪食不多了,于是将它举了起来,往槽里倒,剩余的猪食啪啦啦全倒在猪槽里,那两只猪高兴地叫着,又一头栽进去槽里,抢着吃,它们吃得津津有味。

  张富贵把瓢放入桶里,提了起来,转过身来,“萍姐,好了,我们走吧!”
  玉萍一惊,“这么快?”
  “嗯,我们走吧!”说着,张富贵转身走去。
  玉萍知道他这一走,过了这村可就没那店了,她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追上两步,从背后抱住了他的腰,“张富贵,不要走,给我一次吧!就一次,好吗?”

  玉萍知道他这一走,过了这村可就没那店了,她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追上两步,从背后抱住了他的腰,“张富贵,不要走,给我一次吧!就一次,好吗?”
  张富贵很冷静,“萍姐,不要这样。”
  可是他想着对秀花的承诺,却没有勇气推开她。
  玉萍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她抱紧了他,柔轮而硕大的胸部压扁在他的背上。
  “萍姐,不要这样”张富贵轮弱无力地重复着。
  玉萍见他没有反对的意思,她的一只小的伸进了他的上衣,在他身上抚摸了起来,她的温热的小手如春风化雨般让张富贵很是舒服。@&@!
  接着她的小手往下悄无声息地钻进了他的裤子。

  张富贵的身体很快就出卖了自己。
  玉萍是又惊又喜,从没有见过这种号的。
  她的呼吸局促了起来,呼出的全是热气,心儿扑东扑东地狂跳动。
  玉萍如在沙漠里遇见水源一样,渴望着痛快地解解渴,她低吟着,“张富贵,跟我来,咱们可以在厕所里。”
  “我……”张富贵头脑一片空白。
  玉萍的小手从她的裤子里拿了出来,拉起他的手就要往厕所去。
  这时那条过道上传来粗重的脚步声,玉萍突地与他分了开,“他来了。”
  张富贵忙跑进了猪圈旁边的厕所,因为他的裤裆顶得老高,要是被人看见就说不清了。玉萍也赶紧转身看着圈里的猪,同时悄悄地整理着自己的衣物。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她老公阿德,阿德走过来,“老婆,你在喂猪啊!”
  “是,你回来了。”玉萍头也不回地说,因为她的脸上还在发着烫,不敢让他看见,心里面也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心慌得也乱跳着。

  “怎么没看到那主任?”阿德在她背后问。
  “哦,在上厕所。”
  “时候不早了,我们去做饭吧!”
  “好,你把桶提回去。”
  “好”老实巴交的阿德,走过来,弯腰提地上的桶,玉萍趁这个空档,赶紧转过身去,朝屋前走去,心儿还在扑扑地乱跳,这是她第一次做这样的坏事,当然紧张,她一边快步走着,一边在责备着自己,自己怎么会这么贱?好歹阿德对她不错,他们还有一个女儿,好歹看在孩子的份上,可是一想到张富贵的本钱,她又很想得到它,她心乱如麻。

  到了屋前,见大堂里,陈田和刘晴还在看着电视,也就没有管他们,直接进了厨房,开始洗菜,平时的时候,她是不做的,但今天有客人,这么多菜,她得搭把手。
  但是阿德还是很疼她,他走了进来,“老婆,你洗好菜,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吧!你出去陪客人就是。”
  “哦”玉萍低着头洗着辣椒、茄子之类,掩饰着自己心里的狂乱。
  阿德洗了两把刚买来的猪肉,就放在砧板上切。
  玉萍依然还在心虚着,她把其它的蔬菜拿到了井边洗。
  张富贵从屋后走了出来,见她在井边洗菜,就说,“萍姐,要不要帮忙?”
  玉萍头也不敢抬,“不用了,你去和他们一起看电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