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199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开始,她矮一头也就算了,毕竟她是装疯卖傻进了这个家的,但是这么久了,她又觉得不满足了,她也是女人,她需要更高的地位,需要老公更多的爱,至少不比小莲差。
  她转身默默地进了自己的小房间,心里开始萌发一个念头,这个念头让她自己都觉得有点可怕。
  小莲从柜子里张富贵拿出了换洗的衣服,张富贵已经跟了进来。
  小莲一边打着呵欠,一边把衣服交给他,“衣服给你,你去洗吧,我先睡了啊!啊,好困。”

  “好,你快去睡吧!”
  张富贵出去了,轻轻把门掩上。
  小莲走到库边,小心翼翼地躺在了库上,那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她躺着,轻轻地摸着自己日渐隆起的小腹,心里甜滋滋的,等孩子出生,那她在这个家的地位就会更加的高,更加的稳固,生活将更加的幸福和甜蜜,她憧憬着未来。
  她哼起了儿歌,优美动听的歌曲在她腹部萦绕着,这是她唱给孩子听的。
  唱着唱着,她就安然入睡,一边睡她还一边甜甜地笑着。
  夜渐渐深了,月牙儿仍然挂在黑幕上,发着有些微弱的月光,如水般轻柔地照在张富贵的家的院子里,四处寂静着,青蛙和蚊虫的声音似乎成了催眠曲,把院子里的小莲、兰兰和宝宝都催眠了。
  有三个人没有睡,一个是张富贵,他正站在井边冲凉,天气不知什么时候,变凉了,预示着夏天将要过去,秋天即将到来,晓林村这个地方,夏天特别长,但总算要过去了,想到这,张富贵有些高兴,因为晓林村的秋天会很惬意。

  刚开始两桶水,张富贵打了一个寒噤,但第三桶水就好多了。
  还有一个是雪梅,她正躺在库上想着她的心事,又或者说,她在谋划着什么。
  还有一个是秀花,她躺在库上夜不能寐,本来就对张富贵就有那种意思,自从住进了这个院子,天天看到他,意思更浓,每次见到张富贵,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就会不由自主的出现,她孤寂的心需要他,她饥渴的身体也需要他。
  这时她听进外面,冲水的声音,她一下坐了起来,咦,这么晚了,有人冲凉,是不是张富贵?
  她竖起了耳朵听着,除了“啪……哗啦啦”的水声之外,她还听到那极Ju男子阳刚之气的声音,“呜……”,那声音太熟悉了,没错就是张富贵。
  她高兴了起来,打着赤脚就奔到了窗口,果然是他,月光下,他发达的背部肌肉,性感极了,还有那勾人魂魄的大屁股,好结实,哇,秀花瞪大了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心里在喊,快,快,转过身来,让我瞧瞧。
  可是,不可以,他已然成了她的女媚,秀花拍打着自己的头,告诫自己,忘了他吧!
  张富贵把脏衣服扔在了井边,因为明天自然有人来洗,而且是抢着的,他的脏衣服似乎是抢手货,包括丈母娘也很乐意洗他的衣服。

  张富贵并没有穿着褂子,而且是光着膀子,把褂子搭在了肩膀上。
  秀花失望极了,但见他在自己的房间和雪梅的房间徘徊,她居然又冒出一个愿望,你在那里干什么?小莲的房你不进,雪梅的,你也不进,要不来进我的房间吧!
  可是张富贵并没有听她的心声,而是辗转去了另一间房,他停在了那间房外。
  秀花惊呆了,什么?他怎么会去那?那可是兰兰的房间,秀花在心里喊,你可千万别进去,她是你的弟媳,你不可以这样的,而且你进去了,小莲怎么办?
  只见他抬起手敲了两下门,门开了,可不是兰兰吗?她正穿着睡衣,扣子没有扣好,月光下,她的胸前露出大半白花花的,还象山峰一样突兀挺立着,别说男人,女人看了都觉得很诱人。秀花心里在喊,你千万别进去,可是张富贵哪能听见她的心声,他很快就进去了,然后门被轻轻地关上。
  秀花心中又怒又酸,他进了他不该进的房间,这怎么可以?
  秀花很难接受这样的现实,她想冲过去,阻拦他们的好事,可是这样的话,很可能会惊动女儿,女儿若是知道这件事,以她的个性,她怎么受得了?她还怀着孩子,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叫她这个做母亲的怎么活?
  秀花想到女儿流产,想到女儿自杀,想到女儿离家出走……,她的心如刀割一样,鲜血直流,可是就这样容忍他这样为所欲为,伤害她的女儿吗?不……,那样的话,小莲的命可就苦了,可是一旦让小莲知道,后果又不堪设想……
  秀花经过一场激烈的思想争斗,她决定先忍下来,再找他单独算账,这可是个惊天大秘密。

  兰兰拉上了窗帘,窗帘上便映出了两个人影,女的投入了男人的怀里。
  张富贵说,还是关灯吧,而兰兰则说,不要,每次都黑灯瞎火的,我要看。
  张富贵笑笑说,也好。她们哪里知道,她们的影子映在了窗帘上,象放电影一样,一招一式让对面的秀花看得一清二楚。
  窗帘上,那凹凸有致的身子象没穿衣服一样,曲线更加的起伏和明显,秀花知道,那是兰兰,只见兰兰的小嘴迎了上去,跟张富贵的嘴亲吻在一起,难解难分。
  “张富贵,老娘饶不了你。”秀儿咬牙切齿。
  第二天,小莲象往常一样,整理着张富贵的行装,他今天要去镇上上班了。
  她整理着他身上的衣服,秋波荡漾地看着她的男人,千叮咛万嘱咐,“路上要小心啊!不要得罪领导,好好干……”
  她像老太婆一样唠叨个没完。
  张富贵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好了,老太婆,我都知道了?”
  小莲打了他一拳,娇斥着,“哈,谁是老太婆 我就老了吗?”,一边骂一边还在笑。
  “嘿嘿,你再唠叨下去,就真的成老太婆了。”张富贵笑着。
  “人家这是关心你啊!你个没良心的。”她脸上嗔怒着,嘴角却掩饰不住的。
  兰兰和雪梅看着他们打情骂俏,心里象吃了只苍蝇,好不是滋味。
  秀花更是难过,她摇着头,心里在说,我的傻女儿啊!你老公背后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还对他这么好?你真是太傻了,可是想想,小莲她不知道啊!
  秀花见小莲被蒙在鼓里,那心里更是挖挖的难过,她很想说,但是她又不敢,心里是矛盾极了,于是她悄悄地出了门,她要挡在张富贵上班的路上,单独跟她算这笔账,她恨得咬牙切齿,牙齿都把自己的下唇给咬破了。
  张富贵把自行车,扛出了大门,便跨了上去。。..
  三双依依不舍的眼睛守在门口,动情地望着他,却不见秀花,这让张富贵觉得奇怪,刚刚不是还见她吗?这么一会功夫就不见了?
  不去管她了,该走了,张富贵向女人们挥挥手,“你们进去吧!别送了。”
  但是三女仍然立在门口,不忍离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