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7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成槿芳不服气道:“他俩没去过浴城?特别那个方晟,据说情人一大串,帮他生孩子的都有好几个,有啥资格批评别人?”
  “捉贼拿赃捉奸拿双,姓方的玩那么多女人有谁亲眼见过?但咱那些朋友明明被扫黄行动堵在浴城,区别就在这里!”
  “接下来怎么办?”
  “静观其变呗,”郜更跃仰头喝掉杯中酒,“味道清醇浑厚,就是倒酒前没把杯子放冰箱里冻几分钟,缺那么一点点感觉。”
  成槿芳嗔怪道:“你就喜欢穷讲究,搞那么多花花肠子,喝酒就喝呗,又是冰这个又是冰那个,算了,明天跟保姆说说……你老端着不动,人家可是磨刀霍霍呢,吴郁明一直不提考察国腾油化,方晟中止南泽厂拍卖,派检查组进驻,后面还不知要搞什么名堂!”
  “明天,如果吴郁明在办公室,我准备主动登门拜访;然后,再到方晟那边转转。”
  成槿芳惊异地瞪大眼:“啊,你甘心认输?消息传出去,鄞峡人怎么看我俩?”
  郜更跃似乎想说什么,转瞬改变主意,拉开软藤椅坐到她对面,道:“僵局总得有人打破,谈判总比对抗好。吴郁明、方晟跟历任书记市长都不一样,他俩有京都背景,有势力遮天的传统家族撑腰,所以不宜强攻,只能智取,否则凶多吉少。”

  “强龙不压地头蛇么,他俩再厉害也需要当地配合,不然甭想出头!”
  “他俩不贪财,好女色也不可能在当地搞,唯一追求是把鄞峡发展起来,弄出象样的政绩后以便青云直上。所以要投其所好,抓住他俩的软肋拉近关系,稳住阵脚再说。”
  “怎么,你还想帮他俩?咱姨父可不是这么指示的!”
  真是猪一般的队友!
  郜更跃心中哀叹,脸上却神情不变,缓缓道:“只有打入他俩的阵营才好施展手段,老被人家当作敌人似的提防,再多手段也用不上。”

  “那倒也是,”成槿芳就是墙头草,容易被郜更跃说服,“问题是南泽厂那事儿咋办?订金都付了,总不能说毁约就毁约吧?正府更应该有契约精神!”
  “慢慢来,不要被他俩三斧子吓住……早点睡吧,明天摸准两人行踪。”郜更跃说着独自下楼。
  看着他的背景,成槿芳发自内心一声长长叹息。
  两人分房而睡已经两年多,与其说夫妻,不如说为了共同利益捆绑在一起。郜更跃在外面有情人,成槿芳也是不甘寂寞的女人,若非大敌当前都无心耽乐,压根不可能在这个家碰面。
  但心灵深处,成槿芳还是爱着这个风流倜傥、品位高雅的男人,只是随着地位和金钱的膨胀,两人似乎愈行愈远,成为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
  第三天早上。
  成槿芳以请求工作为由跑到吴郁明试探他上午是否外出调研,吴郁明道“到时再看”,反正不管去哪儿都是自己开车,成槿芳愣拿他没办法。
  捱到将近十点钟,成槿芳估计他不可能下基层了,赶紧打电话给郜更跃。谁知五分钟后,方晟、马天晓、慕达先后走进他办公室,原来是小范围碰头!
  成槿芳气沮,只得通知郜更跃暂时在外面等会儿。
  市委书记办公室隔壁小会议室,马天晓等人仔细看完关于76名科级以上领导干部处理清单,下意识倒吸一口凉气。

  老实说,都觉得方晟处理得比较狠。
  以前偶尔也发生类似情况,从保护干部、维护党政领导形象角度出发,通常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轻则内部检讨,分管领导戒勉谈话;重则通报批评但不记入档案。
  只有一例由于负面影响太大而调离原岗位,但依然是实职实权。
  此次方晟拿出的方案,最轻处理就是调离原岗,新岗位只享受行政级别,没有实职,实际上还得干办事员的活儿!
  至于情节严重的,如市经贸委副主任张强、市文明办副主任刘小冬、市发改委副主任严宇等人,主动承认并经证实多次参加下级单位宴请、出入浴城接受性服务等不良行径,被方晟界定为“情节极其严重、影响极其恶劣”,建议撤职、降级,暂不安排新岗位!
  情节较为轻微的,要么降级,要么调离原岗位到赋闲岗位,总之没一个好下场。
  吴郁明在名单里找到毛箭,处理意见是不再担任市农工部副部长,调任市统战部党组成员,享受正处待遇。遂轻轻吁了口气,暗想方晟到底会办事,帮忙也帮得不落痕迹。
  冷场两三分钟,马天晓斟字酌句道:
  “这样的打击面……是不是太大了?容易引起舆论关注,现在网络通讯发达,没事都能编出事来,何况一下子处理76名领导干部!”
  作为地道的本土派干部,慕达熟悉处理名单上绝大多数人,事发之后,很多人也通过各种渠道打过招呼,手背手心都是肉,他也希望息事宁人,把风波控制在最小范围。
  “方市长大刀阔斧整顿风气的初衷很好,我表示支持!不过鄞峡有鄞峡的特殊情况,有些风气,有些做法要逐渐改变,不宜……过于简单的处置。”慕达慢斯条理地说。
  “另外还有,我建议处理干部最好就事论事,不要翻旧账,”马天晓补充道,“比如张强、毛箭、董理峰等人一块儿在九龙浴城被捉,结果有的撤职降级,有的或撤职或降级,有的仅仅调离原岗,一碗水端不平嘛,到时我们组织部门也不好做思想工作。”

  马天晓的话是针对方晟,巴掌却打在吴郁明脸上。
  毛箭是吴郁明亲自给方晟打的电话,本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被马天晓无意间作为例子攻击方晟,令吴郁明有恼羞成怒之感。
  “怎么不好做思想工作?”吴郁明沉着脸说,“如果凡事坐享其成,顺风顺水,还要专门设置组织部干嘛?组织干部的职责就是化解矛盾,统筹解决人事调整当中的难题,而非推卸责任,畏首畏尾,给市委领导决策设置障碍!”
  这句话说得颇重,马天晓连忙说:
  “吴书记,我不是反对处理干部,而是……”
  吴郁明打断道:“方市长讲得很清楚,这次行动不是就事论事,而在深入调查的基础上分层次惩处,要是谁觉得不公平,让他找我面谈!”
  方晟及时跟进,微笑道:“马部长担心给鄞峡造成负面影响,请问近年来鄞峡除了众所周知经济落后,有什么正面形象?把领导干部丑恶行径公布于众,让老百姓看到新一届领导班子的决心,共同监督领导干部言行,有什么不好?再说了,昨天马部长担心编制紧缺,这一下不是腾出来了吗?”
  “呃……”
  马天晓简直无语,暗想靠这种办法腾编制,好像太缺德了吧?
  慕达打算坚持立场,道:“一口气处理76名干部,鄞峡历史上史无前例,为慎重起见还是拿到常委会讨论通过为好,留个记录以备查。”
  按组织原则,慕达的话站得住脚。
  一般来说在地级市范围内,处级干部职务任免、调动和处理处分等都要经过市委常委会集体讨论。
  何况这回涉及26个处级干部,处罚力度空前严厉。
  日期:2018-09-09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