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58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几天之内,各地的藩王相继得到了皇帝驾崩,各王回去守孝的皇后懿旨。几位藩王接到了懿旨之后,相继开始向着京城进发。
  几只人马当中,燕王朱棣的人马最少,他只带着十几个随从离开了北平。就在他离开的当天,又有消息传过来,晋王朱桐得到了皇帝驾崩的消息之后痛哭不己,最后竟然中了风,当天夜里医治无效死在了藩地。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燕王正在馆驿吃晚饭。
  听到了三哥去世的消息之后,他放下了手中的碗筷,脸色有些难看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陪同的当地官员以为朱棣因为长兄病死,难过的吃不下饭。当下也没有多想。在燕王的房间门口劝了几句也就离开了。
  只是这些官员不知道的是,他们在门外劝说的时候,朱棣手握宝剑龟缩在一脚。他好像在提防着什么看不见的敌人一样,只要一有风吹草动便挥剑劈了下去。
  “殿下,晋王朱桐亡故和您又有什么关系?”
  就在燕王浑身上下开始打起哆嗦的时候,姚广孝凭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和尚伸手将燕王手里的宝剑接了过来之后,继续说道:“晋王是晋王,殿下是殿下。他做了要命的事情……”

  “你怎么知道不会冲着我来?”燕王拉住了姚广孝的手,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姚广孝。继续说道:“晋王请了火山,我请了你……朱允文一定什么都知道了,晋王就是死在了他的手上,两位大方师都保不住他。下一个就是我了……”
  “晋王不是死于皇太孙之手,那是先帝在驾崩之前已经安排好的。”看着有些歇斯底里的朱棣,姚广孝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晋王牵扯到了先太子朱标之死,原本早就该死了,能活到现在已经算是赚的了。”
  “晋王牵扯到了太子之死?朱标不是禅师……”
  话说到一半的,朱棣闭上了嘴巴。朱标的死当初闹的沸沸扬扬,谁都以为那位先太子是死于姚广孝之手。就是为了这个,朱元璋才想方设法要了结这个和尚。而姚广孝从头至尾都没有明确否认过太子的死和自己无关,就连燕王朱棣都以为太子真是这和尚害死的。
  “当初晋王买通了宫中的太监,偷出来了先太子的生辰八字。然后他请了吐蕃的喇嘛施法咒死了先太子。”看到了朱棣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一些之后,姚广孝将手里的宝剑还给了燕王。随后继续说道:“晋王以为此事做的机密,还把黑锅扣在了和尚的头上。可惜他不知道的是这世上超过两个人的耳朵,就没有什么秘密了。三年之前,无名在四川找到了这个番僧,拿到了和尚的口供。”

  听到晋王是自己折腾死了自己,燕王这才松了口气。不过他还是有件事想不明白,当下皱着眉头对着姚广孝说道:“既然太子的死和禅师无关,那为什么禅师不对先帝说明白呢?那样你们也不会有现在的误会……”
  说到这里,姚广孝苦笑了一声,说道:“和尚当时打错了算盘,以为晋王还会如法炮制,一并了结皇太孙。没有想到他这样的不思进取,以为请到了火山便定了大局。最后还是和尚忍不住了,先一步将番僧的口供送到了先帝的手中。”
  朱棣这才明白当中的始末缘由,原来这和尚暗地里做了这么多的事情,自己竟然一点都不知道。
  燕王暗叫侥幸,如果是其他的藩王早一步招募到了这个和尚,现在的后果已经不能想象了。

  松了口气之后,朱棣再次说道:“那禅师送给朱允文的礼物就是害死太子的番僧人头了?”
  姚广孝微微一笑,说道:“原想着这件事殿下不知道最好,现在瞒不住了。不错,人头正是当年害死太子的番僧杰格。只要将他的人头和当年的口供一对照,皇太子感激殿下还来不及,就算他现在已经登基做了皇帝,也没有口实对殿下不利。”
  临走之前姚广孝曾经拿出来过一个人头,那次朱棣也亲口问过人头的来历。姚广孝只说这个人头可以保他性命的,至于具体是什么,和尚始终都没有说。如果不是看到朱棣知道了晋王的死之后吓破了胆,到现在燕王都不会知道当中还有这样的一段渊源。
  虽然知道了当年晋王害死先太子的事情,不过朱棣还是有些担心。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那么晋王手下的两位大方师呢?晋王被诛,他们俩不会为他报仇吗?”

  “那两位大方师不会这样做的……”和尚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广仁、火山做事极为小心,之前就算是想要保晋王登基,也没有直接对着朱允文下手。而是想要借和尚的手去了结皇太孙,现在先帝已经驾崩,皇太孙这几天就要登基。再动他就是牵扯到了国运,这个两位大方师万万不敢擅自妄为。”
  说完之后,姚广孝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殿下,此次进京或有风险。不过只要按着和尚说的去做,任谁也伤害不了殿下……”
  姚广孝的话刚刚说到这里,门外突然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万山横岭……”
  这四个字是姚广孝亲自定的暗语,当下和尚没有回答,只是看了朱棣一眼。燕王点了点头,回答道:“一人心,外面是安道长吗?进来说话吧。”

  听到屋内的燕王回答了暗语之后,站在门口的老道士推开门,正要说话的时候,突然看到了朱棣身边姚广孝。老道士微微一愣,说道:“原来禅师也在,真是巧了……”
  老道士平素对方士颇有些不以为然,只是燕王在这里,他看在朱棣的面子上还是对和尚客气不少。姚广孝微微一笑,说道:“和尚晚上睡不着,想要找殿下对弈几局。棋盘还没有摆上,安道长你就来了。稍后和尚与殿下对弈,道长做个判官如何?”
  这位安道长皱了皱眉头之后,说道:“恐怕道陵要扫禅师的雅兴了,刚才道陵得到了弟子的传音。明日皇太孙朱允文就要登基了,道陵来找殿下商议,我等应该如何应对?”
  朱允文登基,朱棣并没有什么意外。他原本就是皇太孙,国之储君早晚都要登基。只是出发之前燕王还以为要等到众藩王到了京城之后,朱允文才会登基称帝。想不到自己这侄子竟然如此的心急……“他是储君,早晚都是要称帝的。”朱棣看了姚广孝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允文登基,本王这做叔叔的还要恭贺一番。稍后我让人回到北平,准备些庆贺的礼物就是。两位都是高人,你们看给新君准备什么贺礼的好?”

  几句话说的老道士安道陵的眉头紧缩,原本他是燕王招募来的修士。是本着做个开国功臣来的,想不到现在燕王话语当中带出来了认了朱允文称帝的事实。这八成又和朱棣身后的这个和尚脱不了干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