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392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得有道理啊,这种心理压力的确让我很难适应!”柏光禄苦笑道:“原来有什么决定的时候人,只要扔给许杰就成了,这个人……虽然贪恋权力,但是……算了,不说他了,我今天约你就两件事,第一件事我知道答案了,剩下一件是关于思维塔克的,方长,我需要你给我一个确切的答复,我们跟思维塔克之间一定得是势成水火吗?”
  方长瘪瘪嘴道:“那就得看是谁的动作快了啊,你就是因为遇到了我,所以动作一定会快过他们,这帮老外啊注定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只不过我们不能太强势,先把他们弄进来再说吧!”
  柏光禄听得不是很明白,于是问道:“我不是太明白,你说清楚一点。”
  方长笑了笑道:“你知道思维塔克的前生是干什么的吗?”
  “这个……我倒是没有研究过啊!”柏光禄居然被一个小年轻给问倒了,有点难堪。
  方长没有卖关子,笑道:“这家公司最早是搞下水道设计施工的,参与过的最著名的工程就是巴黎的下水管道设计。也许是地方小,对立体空间的利用与设计总是在全世界这个领域领先着。这么一家背景的能源公司,他们的核心技术是收购的,靠着先进的装备与钻机在全世界胡乱地打洞,但是真正让他们赚了大钱的却是后期的服务,其中就包括地下的油气管道建设!”
  柏光禄的脑子飞速地转动,方长每多说一点,他的心就更惊讶一分,到最后,他的嘴已经合不拢了,这才明白,方长准备拿下洪隆液化气储备厂站,并不是为了给他出口气,关键是这个厂站成立背后的浩大工程。

  这样的工程一旦启动的话,未来十年绝对会造福一方百姓,关键是这背后的商业价值……
  柏光禄的心开始狂跳,这小子的眼光啊,真是让人不敢小看啊,原来思维塔克一直图谋的都是后期的配套发展。这一看就是把国内的国情研究透彻的结果啊。
  想到这儿,柏光禄再也无法淡定!
  方长知道柏光禄的心思早就放在接下来南方局的工作侧重点的划分当中,所以谈话到这里,方长就觉得差不多了。
  “伯叔,你也是我的长辈了,以后常来洪隆坐坐,我还有好多地方需要向你请教呢!”
  一见方长的客气,柏光禄跟疯了似的,疯狂地摆手道:“别别别,你向我请教?得了吧你,千年狐狸精一只,少跟你打交道总没错。对了,设备什么的,局内要展开一次彻头彻尾的清查,所以野外作业处那边,不需要你们卓越的鼎力相助啊。”
  方长已经猜到会有这么个环节,抓紧时间把局里的核心岗位都换上自己的人,来一次彻底的大换血。

  听到柏光禄的话,方长忍不住提醒道:“周期别搞得太久,你一句话让人听岔了,下面就不知道有多少要跟着倒霉,这事吧,差不多就行了。”
  “是是是,这个请你放心……”嗯?等等,不对劲啊,怎么感觉像是被方长在训斥一样呢?
  等柏光禄反应过来的时候,方长早就走远了,特么的,被一个毛没长齐的臭小子教做人,感觉太憋屈了。不过柏光禄还是如释负重地叹了一口气,面带着微笑地看着方长,这么变态到底是为了什么才窝在洪隆那个没有潜力的地方呢?
  想到这里,柏光禄对方长的好奇心是越来越重了。
  离开街心公园,方长接到了周芸的电话。
  “孟总把近期龙山区块的任务交给我们了!”
  听到这话时,方长早有准备地说道:“让老耿过去吧,有他在那边盯着,大家放心一点,也免得他在家里磨皮擦痒地浑身难受!”
  “我也是这么想的,你在哪儿,我让小地主来接你吗?”
  方长哈哈一笑道:“怎么才一会儿不见,就想我了吗?”
  “我想你……”周芸本想骂人的,但一想骆叶的话,顿时调整语气道:“想你又怎么样啊?”
  方长心头一颤,这惹火的话好像已经过了心里的那个尺度,不能谈感情,不能说喜欢,更不能讲爱。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方长笑道:“你跟小地主先回洪隆吧,都城这边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完。”
  听到方长的话时,周芸非常的失落,至少,方长对她刚才的话应该有所回应才对,不声不响地跳过去,算怎么回事?
  周芸很生气了,但是并没有对方长发作,而是笑道:“行吧,那你注意安全,我回家等你!”
  这话一出,周芸的气奇怪地又消了,反而心中甜丝丝地激动了起来,那脸红心跳的小心思真是幸福极了,于是飞快地把电话给挂了。
  女人?方长苦笑一声,果然是最复杂的情感动物。
  走出公园沿主道往右一直走了将近一公里,十字路口右转后,在可以停车的地方停了下来,不到两分钟,一辆宝马Z4停在了方长的面前。

  取下墨镜的美女冲方长眨了眨眼,叫道:“帅哥,有时间吗,一起找个地方玩玩呗!”
  方长的旁边站了一群人,眼看着这个镂空连衣裙满是性感的尤物居然冲一个丑比主动搭讪,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再看方长直接上了她的车时,一群人心态爆炸,什么世道啊,长得帅都没市场了,喜欢丑的,难道有别的长处?
  一群男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裤裆,然后开始怀疑人生。
  “人我约出来了!”沙盈一脸坏笑地看着方长道:“还让我专门跑一趟,是不是惦记我啦?”
  方长点头道:“这么多天没看到人,惦记下不也挺正常的吗?”
  沙盈听了这话往边上一靠,摁了一下敞篷的开关后,将顶篷给遮了起来,叫了一声,“你来开”,然后从驾驶室出来直接往副驾走去。

  方长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刚坐进驾驶室,一起步,沙盈伏着身子就爬在了方向盘下边。
  “卧卧……你你你……干什么,哎哟……轻点儿,你还没说地址呢……”
  只听沙盈口齿不清地断续道:“沿着环线开,爆了再说!”
  一听这话,方长看了看油表,嗯,油还可以跑两三百公里,够用了,于是开心地在都城的二环上飙车。
  李华的生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固定的模式,跟一群精神病人天天混在一起,有时候为了证明自己还正常,定期会约几个朋友出去吃饭喝酒……约泡!
  不过都城均价两万以上的房价让他这个精神科医生非常头疼。
  前几年效区才两三千的房价时,他看不上眼,嫌人家农村,太偏。有一次去太湖区的医院开会时,在一条快速通道上路过荒地当中的一座孤零零的新小区时,李华笑着说,鬼特么才在这地方住。当时那里好像卖四千五,现在嘛,嗯Emmm……二万八一个平方,对面就是一栋巨大的城市综合体,全球最大的单体建筑坐落在那里,最重要的是,有地铁了,可以直通四医院。

  想想当初说的那些傻逼话,李华真是哭都哭不出来。
  不过医生这个行业本来就是个大器晚成型的行业,有人说,医科生,前三十年都在读书,从学校出来再跟五年的老师,运气好就可以单飞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