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58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冷不丁听听到了吴勉这句话,朱允文微微呆楞了一下,他想了一下之后,叹了口气,说道:“看来不做皇帝的话,我只能跟着你和归老仙长去做神仙了。”
  “那你还是做梦更容易一点。”吴勉看了一眼朱允文之后,继续说道:“这辈子你安安心心做皇帝吧,神仙什么等到下辈子再说。”

  “殿下刚才也把皇位让给你了? ”这时候,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从大殿外面走了进来。老家伙直接施展了隐身之法,进了宫殿之后这才显出了身形。看了吴勉一眼之后,笑眯咪的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刚才见到殿下的时候,殿下也是这么说的。
  现在我老人家有点后悔刚才拒绝的太早了……”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走到了朱允文的面前,说到了正题:“老人家我查看了宫中的风水走向,殿下您猜的没错。原太子宫中的三煞位已经移位,不敢肯定是不是广孝做的。不过当年太子殿下过世和这个脱不了干系。”
  之前太子朱标亡故,朱允文已经怀疑是姚广孝做的手脚。不过当时找了不有名的道士,也没有看出来哪里出了问题。
  后来他请了吴勉、归不归下山,又没来得及请他们几个前来宫中查看。之前虽然也来过一次皇宫,不过当时走的匆忙,归不归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一点不对头,这次他来见朱允文的时候,马上便明白了哪里出了问题。当下带着两只妖物去查看风水走向,果然看出来了问题。”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朱允文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对着老家伙说道:“辛苦归老仙长了,这件事等到送走陛下之后再说。
  我担心当初谋害太子的凶徒会趁着宫中出殡的时候,对我下毒手。允文有个不情之请,请几位仙长这些日子就住在宫中。如何?”

  归不归看了一眼吴勉,看到这个白发男人没有什么异议之后,说道:“既然殿下开了口,那我们几个就住在皇宫。就算当初谋逆太子的幕后之人真实广孝和尚的话,也不敢在我们几个的面前行凶。”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就见服侍朱允文的贴身太监探头向着皇宫里面看了一眼。皇太孙皱了皱眉头之后,说道:“你在那里鬼鬼崇崇的做什么?在偷听我和仙长们的话吗?”
  听到了朱允文的话,这太监吓了一跳。当下跪在了门口,说道:“六部尚书,朝中的几位阁老都到了。皇后娘娘让我来请陛下过去,商量一下先帝出殡的大事。”
  “我不是皇帝,新君尚未登基,哪里来的先帝?”朱允文看了已经哆嗦起来的太监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我在这里和几位仙长商量为陛下祈福之事,稍后再去向皇后娘娘请安,你先去和皇后娘娘说,请以皇后的名义向几位藩王发出懿旨,告知他们陛下驾崩之事。请几位王叔回京来为陛下守灵。”
  听到朱允文的语气缓和了下来,太监这才松了口气。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和吴勉对了一下眼神之后,老家伙看了一眼皇太孙,随后嘿嘿一笑,说道:“现在看起来,有一点皇帝的样子了,陛下九泉之下有灵,也会保佑殿下的。”
  朱允文叹了口气,看了一眼面前二人二妖之后,说道:“如果我能选的话,宁可学着徐福大方师那样,驾船出海。一人一船不用再为这样的事情烦恼了。”
  “出海?”吴勉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都活不到码头……”

  朱允文正在安排几位藩王回京吊唁的时候,其中一位藩王也在为这件事烦恼,北平城内的燕王王府,朱元璋的四子燕王朱棣正在密室当中,对着面前的几个人说道:“确定陛下真的驾崩了吗?昨天他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说没有就没有了?”
  朱棣的面前,是几个修士模样的男女。其中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对着他行礼之后,说道:“是我派到京城的弟子使用传音之法禀告的。听闻陛下得痰喘之症已久,每到深夜就要咳个不停。这么看来此事应该不假……”
  朱棣在皇宫当中安插了不少的党羽,宫中的一举一动他都了若指掌。这些人将每天皇宫当中发生的事情汇总之后,由修士施展术法交到朱棣的手中。他昨晚睡到半夜的时候,突然被人叫醒。告知了朱元璋已经驾崩的消息。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朱棣自己都不敢相信,当下急忙让手下的人打听。
  现在他才敢肯定朱元璋的确驾崩了,只是他没有准备。心里隐约感觉到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不过要怎么把握,朱棣却没有丝毫的头绪。
  “姚广孝禅师到了吗?”看了一眼面前的几个修士之后,朱棣继续说道:“禅师昨天回到北平,又去了哪里?这么久了为什么还找不到。”听到燕王提到了那个和尚,在座的几位修士都面露不以为然之色。他们都在燕王手下,为什么总是那个和尚吃香?也没看他做出来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场面冷清了片刻之后,还是修士当中一个上了几岁年纪的道士开口说道:“殿下,姚广孝和尚不过是占了虚名而已。什么方士出身,当年广字辈的四大弟子这都是江湖术士的把戏。您现在看看北平大街上的那些方士,有一个算一个,哪个不是骗子?殿下小心偏听偏信。最后大事都坏在了这个和尚的手里。”
  这个老道士说完,身边的几个修士都开始附和起来。这时候,一个声音在空气当中响了起来:“请殿下稍等,和尚这就来见陛下……”

  过了片刻之后,一个人影凭空出现在了密室当中。来人正是身穿黑色僧衣的和尚姚广孝,他手里端着一只锦盒,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和尚出现之后,先是冲着身边的修士们点头示意,随后微笑着要对燕王行礼。
  朱棣哪里肯受姚广孝的礼?当下他紧走几步,拉住了和尚的手,将他托了起来之后,说道:“禅师来了就好,现在宫中发生了巨变――陛下已经驾崩,不出几日便会有皇后的沼书传我们几个藩王回京吊唁。
  禅师,您看朱允文那个孩子会不会趁机设下什么毒计,在京城就谋害了我们几个藩王?”
  “殿下多虑了,皇帝驾崩是真,不过朝中还是一如往常,并不见有什么官防调动。朱允文就算想要对藩王们不利,总是要调配官军的。”姚广孝说完之后,继续说道:“如果朱允文请殿下回京,殿下只管去便是。正好给朱允文送去一份大礼……”

  “大礼?”朱棣想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有什么大礼要本王亲自去送?朱允文马上便要登基,到时候整个天下都是他的,还会在乎这点礼物吗?”
  “别的礼物朱允文或许不在乎,和尚我准备的礼物就不同了……”姚广孝说话的时候,将手里的锦盒打开。里面是一只沾满了石灰的人头……”
  日期:2018-10-08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