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390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突然眼一闭,再睁开的时候,笑容将方才的杀气取而代之,方长善意地冲车内的挥了挥手道别。

  这是与仇人的第一次对视,方长相信,下一次不会太远。
  看着这辆车远离,周芸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一家人,总是东一个西一个的,也不知道下一次见面要到什么时候。”
  方长低头看了看周芸挽着自己臂弯的手,笑了起来。周芸知道他在看自己,虽然很害臊,但是就是舍不得撒手。
  “妹妹,我可跟你说,方长这小子花花肠子可多得很,骗女孩子的法子一套接一套的,你可得把他看紧了啊!”周昊煽风点火地提醒着周芸。
  骆叶一听,一把拧着周昊的耳朵叫道:“你还有脸说别人,你以为外面那些女朋友的事情我不知道吗?你这是广泛撒网,重点培养是吧?”
  “没没没,我这是苦中做乐……”
  方长没工夫看他们撒狗粮,和周芸一同回了酒店的房间。

  “一会儿你走之前,恐怕得抽个时间跟孟常德见个面!”方长一边给周芸收拾着行李人,一边对周芸嘱咐道。
  周芸正美美地在穿衣镜试着昨天和骆叶逛街的战果,听到方长这话的时候,疑道:“杨聪现在没工夫兴风作浪,孟总应该抓紧时间内部整顿收买人心才对,他哪儿有工夫来见我一个私人企业的小角色?”
  “领导啊,你千万不能小看了自己,整个南方的能源布局,卓越已经从打酱油的变成了关键胜负手,阵常德来找你,表面上是希望你给他指条明路,实际上是想通过这个时机还你一个天大的人情。”
  “人情?”听了方长的话,周芸欣喜地扭头瞪着方长道:“怎么还啊?”

  “我哪儿知道!”方长一把从周芸手中抢过她的新裙子,然后叠得整整齐齐地将它收进了箱子,再拿一个卫生袋出来,直接朝洗手间里走去,过了一会儿,只听方长在里面喊道:“你这类裤没干啊,我拿吹风给你吹干吧!”
  噗……
  周芸一听,憋得一脸通红地冲进卫生间,然后把那些小裤裤给塞进卫生袋里,再把它们压在一堆衣物底下,赶紧地关了箱子,岔开话题道:“如果孟常德不找我怎么办?”
  话音刚落,周芸的电话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孟常德来电……
  “孟总你好,我周芸!”
  “三小姐啊,哈哈……不好意思,打扰你一下,我现在就在你的酒店大堂,你看方不方便见个面呢?”

  听到孟常德这客气的声音时,周芸狠狠地瞪了方长一眼,然后笑道:“当然方便,你去咖啡厅吧,我马上就下来!”
  “好的好的,三小姐,我先过去,你慢慢下来就成了。”
  电话挂断,周芸冲到方长的面前抓住方长的脸一阵狂撕,弄得方长躲之不及地大叫道:“领导,冷静冷静,你这是干什么啊?”
  “我想看看你这张脸皮之下是人是鬼,你怎么就什么都知道,你到底是哪路神仙,快老实交待,你到底想干什么?”周芸欢笑地打闹着。
  方长一把抓住了周芸的手,面色冷峻无比,我想,让你……全家死绝!
  迎上方长那恐怖的眼神,周芸一下子搂住方长的腰,将头轻轻地埋进他的怀里,听着方长的心跳,然后咬着唇,轻轻哼道:“不管你是人是鬼,反正都是老天爷……赐给我的。”
  方长凌乱了,面色有了一丝变化,那双手几次三番想要去搂周芸,可是他也没敢下得去手。
  最终……啪!
  “死混蛋,你就不能浪漫一点,每次都摸我屁股!”房间里响起周芸的尖叫声,大叫道:“你摸就算了,掰什么鬼啊,你以为是挑子啊,还能掰成两半?”
  前往机场的路上,周建安看着高速上不断朝后飞退的景色,手机上显示的是关于方长的资料。
  能让一个集团公司的董事长这么重视,方长足以骄傲,然而连周建安自己都不相信,堂堂国能集团这次居然让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子**盘。关于他的资料还是太少了啊!
  “老大,回京后,你亲自跑一趟龙江省,把方长从出生到进入技校之前所有的资料带回来!”
  “是,爸爸!”周尧,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这次真是给你添麻烦了!”

  这是周芸坐下后,听到孟常德说的第一句话,弄得周芸有些不好意思。
  谁知道就在不久前,周久还只不过是野外作业处的基层干部呢?
  如今周芸摇身一变,两人平起平坐不说,孟常德这个位子还是周芸保下来的呢。
  “孟叔,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听到周芸这话时,孟常德才知道人与人之间不光只有利益,还有暖暖的人情味。
  天真!周家的审时度势和运筹帷幄根本不是孟常德这个层面的人能够理解的。连周芸自己都不知道,她潜意识里出现的这句话是基因中自带的笼络人心天赋。就这么一句话,孟常德手里的野外作业公司在今后在跟卓越的往来当中,会无限度地给卓越让路。
  阵常德没有废话,而是直接说道:“我年纪大了,思想太保守,其实你们完全没必要把我摁在这个位子上。”
  周芸微微一笑道:“其实我已经不在体制内了,不过孟叔你约我出来,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把这话告诉你。自古以来分战乱与和平,战乱要的是骁勇善战、开疆拓土式的猛将,这类人胆大心细脸皮厚,通常不受控制。和平时要是的是仁德有佳,擅守疆土的儒将。孟叔就是这样的儒将,而现在的南方局要的就是固守。天然气的巨量储备引来了各大企业的野心。一个垄断企业如果丢了市场领导力,那简直就是一个笑话。孟叔,野外作业处现在需要的是聚合的人心,没有杨聪跟你从旁捣乱,你做起来应该很顺手。“

  这话一出的时候,周芸从孟常德的脸上看到了似笑非笑的表情,心中一颤,顿时嗔道:“好啊,孟叔,这些话明明就是你想说的,却偏偏让我说,你这是在怪我挖你的人吗?”
  孟常德哈哈大笑了起来道:“丫头挺聪明,不过话也是你自己说出来的,我相信啊,你以后心里有数的。哎……”
  看到孟常德欲言又止的样子,周芸叫道:“孟叔,有什么话你就说吧,这次我也不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什么了。”
  其实孟常德是心有不甘,本来做一颗棋子就得有一颗棋子的觉悟,但是一想到很多事情明明可以挽回却不得不按定好的剧本往下走时,就很寒心。他想在这个位子上混吃等死,装什么都不知道。可事实上到他这个年纪,哪会心里没点数啊?
  不过好在周芸的态度让他的心死灰复燃了,看着周芸关切的样子,精神头也旺了起来,淡淡地说道:“我是在担心啊,这次野外作业处引进的这一批问题车辆严重拖延了项目的施工,你看能不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