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389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哈……”沈俊狂笑起来道:“你们都来了,哈哈……来找我报仇是吗?你们觉得很冤是吗?跟我们的装备和我们的前途比起来,你们这些贪心的农民算什么几吧东西,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不同意点火的……看看你们的穷亲戚拿到赔偿款笑得那过年的样子……哈哈,去死吧,都去死吧!”
  “沈俊!”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时,沈俊知道是他来了,是许杰来了,可是他的眼睛里根本看不到许杰,他害怕了,害怕地抓住栏杆,颤声道:“局长,老大,以后的路你要自己走了,我病了,不能再陪你走下去了。我把云陆丰解决了,就像解决陶涛一样,你放心吧,周家动不了你。老大,我病了,我不想进医院,我去看过医院的环境,那些铁匣里关的都不是人,那是冤魂,哈哈……哈哈……来啊,你们都来啊……”

  面对一群仰面朝他飞扑过来成千上万的冤魂时,沈俊笑得无比的疯狂,双手平举,往后倒去,准备完成一个百米跳台高难度动作……
  双脚腾空的那一瞬间,沈俊的眼前是阴暗的天空中露出的一缕如神的光束,如追光灯一般地打在他的身上,他终于清醒了。他终于可以完成一项壮举,面带笑容地大声数数,看看从楼顶到楼底的坠落,需要几秒……
  这一刻,许杰瘫坐在周尧的身边,马吉基和其他几个人拉都拉不动,只得由着他掩面痛哭。
  周尧如释重负,属于周家的胜利终于是来了。
  此刻,在电话屏幕当中看到那黑小的物体坠落一瞬间的胖子全身抽了起来。

  周昊在他旁边眼珠子都掉了出来,短短一两秒钟的时间内,他一直在想一个问题,这个最佳吃瓜位是方长刻意安排的吗?这个未来的妹夫,太恐怖了。
  其实说起来,方长并不是先认识沙盈,而是在查沈俊的时候认识了沙盈的姐姐,也许很多人都不相信,关在那一层的病人,方长都查过。
  也许这一切都是巧合,也许只有方长知道,看上去的巧合都是精密布置的计划运作,只不过运作的有可能是神,也有可能是人而已。
  “怎么样,想走近去确认一下吗?”
  就在方长拍胖子的背的一瞬间,胖子“哇”地一声,吐了一大滩奶白的东西出来,这些奶白色的粘液当中还混杂着黑色颗粒,那是没嚼烂且没有消化的“珍珠”,一颗颗扁扁的……
  “卧草!”周昊低骂了一声,幸庆方长让他没有吃成午饭,要不然这个时候也吐得一踏糊涂了。
  胖子的嘴才刚刚抹了一半,忍不住又吐了一大口,接着,双手撑在腿上,埋着头吐个没完没了,那些残渣当中,什么米粉节、肥肠、郡肝渣、腊肉粒……混在一起,散发着那发过酵之后的恶臭……
  几个戴红袖套的老头老太太就跟边上杵着,冲方长问道:“小伙子,你朋友没事吧,要不要叫个救护车啊?”

  方长摇了摇头道:“没事,他就是有点犯恶心,吐干净了就没事了。”
  大爷说道,“那成,没事就好,这样,你们谁把罚款缴一下,吐一口五块,他这……也数不清了,交一百得了!”
  方长和周昊同一时间站了起来叫道:“我们不认识他,等他吐完了,你们找他吧!”
  然后就看到方长和周昊一同走出了公园,反正那个时候,胖子还没吐完。他就像要把这么多年吃到肚子里的东西全部吐出来一样。
  次日中午。

  周尧成为周家的代表,坐在主位上,面前周昊和骆叶,另一边是方长和周芸。
  “柏光禄代理局长,过场还是要走一下,下午回京开会,确定这个提案!”周尧带着一丝笑容,就像在给方长交待一样,盯着方长看了半天后,说道:“我觉得你这样的人留在外边是屈才了,想不想进来试试,以你的天赋,到我这个位子,可能也就是十年而已。”
  方长微微一笑道:“下一个十年是周家的,跟我没关系,我要想达到你这现在这个位置用不了那么长的时间,当个临时工比较适合我这种性格。”
  周家一家子都被周尧的话给吓到了,周昊和周芸当然知道周家的邀请代表的就是扶摇直上,配合方长的实力,爬升根本没有任何阻力。
  然而让他们真正吃惊的还是方长的“狂妄”,偏偏他们也清楚,方长没有吹牛。
  只不过这一切对方长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周尧心里在为失去一个人才而失落,只有看着周芸道:“三丫头,看来这小子的心还太野,只有靠你了!”
  周芸脸一红,瞥了方长一眼,羞道:“靠我?大哥你是不知道,人家不知道多招人喜欢,哪是我能管得住的啊!”
  这话一出,众人顿进轻松地笑了起来。
  一顿饭吃得很轻松,几乎是有的没的扯着些不着边际的东西。
  等吃过饭之后,方长等人送周尧到了地下的停车场,周尧看着周昊说道:“南方局的布局一次就位,柏光禄的清洗一旦结束,南方局就得腾出手来对付思维塔克了,你在销售公司多上上心,甲方公司那是南方局的大脑,跟叶儿既然定下了,就早点把事办了,成家方能立业,这是老爸的原话。”

  听到这话的时候,周昊和骆叶同时长叹了一声,无奈的同时,又觉得好笑地对视了一眼,这段婚姻注定不完美,但不幸中的万幸是他们对彼此的好感在持续增涨,未来可期这是一个良好的信号。
  而现在所表现出来的默契让两人更是心动。
  周昊收起了平日里的玩世恭,认真地看着周尧道:“大哥,你跟老爸可以不尊重我,但是你们得尊得叶儿,至少得等到她心甘情愿的时候,我才敢跟她说结婚的事,这是我们将来感情稳定的基础。”
  周昊背书的样子很可笑,不过却让骆叶的眼神变得十分的柔和,忍不住地看着周昊,心动得厉害。
  听到周昊的话,周尧微微一笑地点头,还想作为长兄地嘱咐几句的时候,周芸叫道:“大哥,你以前可没有这么啰嗦啊!”
  “傻丫头,大哥是想跟你们多说几句话而已,过了今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了啊!”周尧叹了一声,刚想上车的时候,扭头来突然看着方长道:“你毕业的那个技校里你填的资料老家是龙江省的,为什么一点口音都听不出来啊!”

  “在这儿说龙江话,虎拉叭叽的,容易被削,还是低调点吧!”
  一听方长这口音,周尧一下子就放心了,“我们家老爷子让我转告你,有种的话后年春节来家里过……跟三丫头一起!”
  话音未落,周尧转身的时候,并没注意到方长眼中闪过的一丝寒冷。
  拉开车门的一瞬间,方长在车门的缝隙当中瞥了到了那个早已经坐在车内的国字脸方砖头型的男人。
  就这么刹那间,方长的心狂跳起来,透过那门缝,两人眼神短暂相触,方长的杀气如有形一般直冲车内,最终被那紧闭的车门给挡住了。
  就算贴了膜,就算关了车门,方长知道,车内的周建安依然在审视着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