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558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伏兵说:“法国对非洲一直是虎视眈眈,想尽千方百计要干涉非洲的事务,现在卢旺达大乱,他们迫不及待的跳出来,说里头没有猫腻,我绝对不信!”
  萧剑扬说:“最重要的是,外籍军团极其擅长山地丛林作战,如果他们知道我们的存在,把我们当成敌人,我们将要面对一个可怕的劲敌。”
  萧鸿飞满不在乎:“那就让他们来呗,看谁怕谁!”
  92号舔舔嘴唇,说:“我倒是想碰一碰世界闻名的法国外籍军团,看看他们到底有多能打!”
  萧剑扬说:“没有必要的话你最好还是尽量避免跟他们碰面,否则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看了看外面的天空,只见飞雨如箭,狂风裹着鞭子粗细的雨丝咆哮而来,如果是暴露在野外你根本就站不住脚。刺眼的闪电咆哮着在厚厚的乌云中划开一道道可怕的伤口,让暴雨倾盆而下,但这样的伤口也只是一闪即逝而已。似乎上天已经被这片土地上的罪恶激怒了,要再来一场洪水灭世似的,东南西北除了雨还是雨,根本就分不清方向了。他有些无奈地说:“等天气稍有好转,我们立即离开,以最快的速度抵达接头地点……宜早不宜迟!”

  曹小强和伏兵表示赞同,萧鸿飞和92号多少有些遗憾,31号只顾着摆弄他带来的地雷和C4,罗雅洁……没有发表任何意见,这个女孩子极少对队长的命令发表任何意见,只会默默执行。
  她是一名好兵。
  萧剑扬并不知道,现在的基加利已经乱了套,一支小部队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基加利,用麻丨醉丨气体熏翻了一营人,救走了上千名被团团包围的图西族难民,这在整个卢旺达引发了一场地震。基加利卫戌司令官咆哮着下达了追击的命令,一千多百多名卢旺达士兵兵分多路向难民可能逃窜的方向发动追击,他们要将这些从虎口中逃出生天的难民通通逮住然后撕成碎片,一个不留!他们更要将那些狗胆包天闯进基加利去救人的家伙挖出来碎尸万段!

  很快,就有一支在山区逃命的难民跟他们迎头相遇了。
  雨越下越大,风越刮越猛,像发狂的巨人一样摇撼着山峰丛林,发出巨大的呼啸声,似乎要将大山连根拔起。伐木人小屋在狂风中摇摇晃晃,似乎随时可能倒下,着实叫人心惊肉跳。当然,最令人恐惧的还是雷电,一道接着一道从天际直劈而下,随时可能将这小屋撕成碎片。
  陈静素来害怕这种雷雨交加的鬼天气,现在身处异国它乡,在这穷乡僻壤里遭遇这种可怕的天气,当真是心惊肉跳。她抱着膝盖坐落在角落,一言不发,偶尔抬起头迅速看一眼萧剑扬,然后又低下头去,继续坐在那里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现在大家都又累又饿,没什么心情说话了,苏红则黏着曹小强,她也就只能一个人呆在一边想自己的心事。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脑子里乱糟糟的什么念头都有,却没有半点头绪。再次重逢的惊喜已经被山风刮散了,每次看到他的身影,悔恨、困惑和委屈便袭上心头,几乎要将她淹没。她依稀记得,去年七月那个夜晚,她愤怒地将他骂得狗血淋头的时候,也是像现在这样雷雨交加。面对她的指责、怒骂,他也像现在这样这样沉默,只是他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时的情景却化作梦魇,一次次将她从恶梦中惊醒。现在真相大白了,他果真从来没有骗过她,是她冤枉了他。然而小说中男女主人公澄清误会重归于好的情节却没有上演,他与她之间仿佛隔了一道天堑,无法逾越。

  她很困惑,这两年他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没有一点音信,连父亲去世都没有露面?
  她也很委屈,我冤枉了你是我不对,但是你也不应该如此沉默啊!当初为什么就不能告诉我你去了哪里?如果你告诉我,我们就不会有这么大的误会了!
  萧剑扬就在门口,距离她不到四米远,她很想去找他问清楚,然而这一步终究是迈不出去,只能蜷缩在黑暗中,任凭泪水在心里流淌。
  天渐渐黑了,天空中依然是雷鸣电闪,不过暴雨变成了小雨,风也没有那么狂暴了,小木屋总算躲过了被大卸八块的厄运。
  只是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很快蚊子便多了起来,围着人嗡嗡叫,逮到哪里就叮,又疼又痒,木屋里登时巴掌声大作,咒骂不断。陈静突然觉得手臂很痒,一巴掌下去打死了四只,一手都是血。这见鬼的蚊子,真是够凶的,趴在皮肤上便疯狂吸血,不一会儿就肚皮鼓胀发红了,而且一叮一个大包,真的让人难以忍受。苏红也中招了,被叮的是脖子,她呲牙咧嘴一个劲的挠着,问陈静:“你有带风油精吗?”

  陈静摇头,逃命都来不及呢,谁会带这类小玩意儿?
  苏红哭丧着脸说:“完了,这回完了,蚊子这么多,连个风油精都没有,今晚我非让蚊子吸成干尸不可!”
  陈静又一巴掌,拍死了一只叮在脸颊吸血的蚊子,低声说:“忍忍吧,忍忍就过去了。”
  苏红带着哭腔叫:“这让我怎么忍啊!”
  萧剑扬忽然站了起来,反挎着步枪走了出去。一个小时之后他带着一身泥水回来,手里多了几块白蚁巢的碎块,迎着大家好奇的目光,他将这些碎块扔进火塘里。很快,一股带着点特殊的香味的白烟冉冉升腾,那正在对着所有人疯狂围攻的蚊子被这股烟一熏,居然很快就散了。

  原来他冒雨出去找这个,就是为了替大家驱蚊。
  做完这一切,萧剑扬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由此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
  苏红悄悄对陈静说:“他对你还是不错的,看到你被蚊子咬,马上冒雨出去找东西回来驱蚊……”
  陈静摇摇头,笑容异常苦涩。
  从昨晚到现在,这是她跟他距离最接近的一次,然而她感觉自己面对的就是一座冰山,一个陌生人,这种感觉让她莫名有种想哭的冲动。
  也许,他与她真的成了陌路人,她……该放下了。
  风一直在刮,雨一直在下,仿佛没有消停的时候,大家被困在木屋里,哪都去不了。铁牙犬小队在雨停的间隙出去寻找食物,为大家带回一些肉食、野果、野菜之类的食物,勉强可以果腹。至于水,就只能喝屋外那口破缸子接的雨水了。这种鬼天气,哪怕是喝雨水也不见得保险,伐木人小屋里又没有锅子之类的炊具可以把水煮开,曹小强找遍整个伐木工人居住区,只找到一个小木桶,铁牙犬小队找来很多光滑的石头扔进火塘里烧到发红,然后用木桶盛来水,将烧红的石头往桶里放,利用石头的高温将桶里的水煮沸,达到杀灭病菌的效果。这种水是可以放心饮用的,只是这样一来水就变得浑浊不堪,满是草木灰了,很难喝。

  三天后,那满天乌云终于散去,阳光穿透白毛毯般的云层,洒落大地,天晴了。金南一那边传来了好消息:他们已经选定了一处接应地点,距离这里只有三十公里,就在一片谷地之间,很隐秘。这意味着他们不必爬山涉水一百多公里,加快速度的话最多一天就可以看到直升机了。萧剑扬立即改变了路线,带着大家顺着山脉的走向,直奔接应地点。
  日期:2018-10-08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