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387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长抽烟,周昊啃着手指,胖子坐在方长的右手边左手一杯珍珠奶茶,右手一个巧乐滋,啃一口,奶一口,吃得那叫一个欢快。

  “你说十年前那场事故算不上天灾,而是**?”周昊知道这事,不过对外说的是自然灾害,后来知道死了很多很多的人,赔偿事项保密,舆论集体静默,网络虽然已经发达,但是绝没有到现在这样吃个饭拍个照都能换二百个赞的地步。
  所以,就算是尸山血海,这事,也就这么默默地过去了十年。
  现在方长告诉周昊,这并不是天灾,从心理上来说,周昊是很难接受的。
  九里岗号称国内目前为止发现的最大天然气田,地层的复杂程度是当初全世界的一个难题,国内的大胆开发在当时是引起了世界能源界震惊的。好多公司都想围观一下,看看国内的技术手段。

  其实内行人知道,不过是一些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好大喜功的表现,拍着胸口跟上头说能行,然后逼着下头的人去干活。
  高含硫气田,百分之五到七的含硫化氢量,这东西易燃易爆易中毒,要经过脱硫的化学处理后才能进入生活。
  危险与利润通常是并存的,高含硫天然气也一样,只要处理得当的话,是非常安全,也是非常清洁的能源。
  那天夜里,浓浓的臭鸡蛋味让无数有经验的南方局勘探一线的员工狂奔四散。
  他们有经验,知道硫化氢这种气体比空气重,所以会像水一样往低处汇集,于是员工朝高处跑,逃得越远越好。
  而这个时候有几个人提前撤出泄漏区,他们没有远离,在商量着接下来的处理问题。

  有人提议点火,闪爆过后,解决源头问题,这样可以将损失减到最小。
  说这话的人被直接轰离了现场。然后,现场就只剩两个人。
  一个是当时蹲点的南方局领导,另一个是事故井的第一责任人。
  “点火吗?主任,点吧,我留下来,我不怕死,这样至少是个英雄,我不用活着接受审判,我的老婆孩子……”
  “一套井场所有设备,连带二十多台勘探服务的车辆,你点了火,不会名留青史,你的老婆你的孩子将会背上你的黑锅活一辈子。”

  “主任,那我该怎么办,我真的不怕死!”
  “你的确没必要活着,安安静静地死,你的老婆跟孩子会好好地活下去,火不能点!”
  在这段对话过后的结果是,第二天天明,方圆百多公里全部封锁,所有村庄,鸡犬不留。
  “这个死胖子,真的是命大啊!”

  方长的故事最后,轻轻地拍了拍下山豹的背。
  周昊的胃非常不舒服,上下嘴皮子不住地发抖,涣散的眼神时而看看方长,时而再看看胖子。
  过了好久,周昊才问道:“到底死了多少人?”
  下山豹最后一口巧乐滋咽下去,嘴里边嚼着粘牙的珍珠,一边说道:“一个生产队四个组,怎么也得三百多户人,那一片山坳坳里,五个生产队,好像只有我一个跑出来了……”
  周昊全身一颤,整个人一阵眩晕,颤声道:“可是,可是报出来才几十……”
  “二哥,你多大了?”方长叹了一声道:“这么多年你在销售公司的黑幕还见得少吗?别太天真,连亲看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的,就别再想信报出来的事情了。”
  可是……周昊想起从周建安口中听到的消息,依稀记得他只是轻描淡写地提了一下,好像根本就没当一回事似的。再在再仔细一想,他不轻描淡写又能怎么样呢?
  想到这里,周昊突然咬牙切齿地问道:“是谁特么的让不准点火的?”
  方长没吭声,抬头往正对面的机关大楼楼顶看去,依稀地看到两个小影子时,伸手一拉下山豹,提醒他好戏已经开场了。
  下山豹赶紧把手上粘粘的东西擦在了裤腿上,摸出手机来打开相机,然后拉到最大,没想到一下子还能模模糊糊地看到天台上的情形。
  这一刻,胖子的呼吸越来越慢了,心越来越紧……
  云陆丰出了电梯,又爬了一层楼梯,这才一下子跨进了高高水泥门槛,宽大的天台顶端是两个巨型的水塔,看起来跟两个蛋似的,再加上这么一条棒子似的大楼。这造型看起来,不太雅观。
  不过云陆丰不是上来看风景的,解开两颗衣领的扣子,冲远处护栏边上的沈俊喊道:“你特么是不是有病啊,楼下在开会,你让我天台来干什么?”

  一边抱怨着,云陆丰一边走到沈俊的边上,偷偷瞄了一眼护栏外,一阵眩晕,眼前都黑了,血压升高的时候,捂着胸口叫道:“我恐高是老毛病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走吧,赶紧地,下去!”
  “可以下去,不过不是走门,而是从这儿!”
  听到沈俊冰冷的声音时,云陆丰看了看他手指着护栏外边,当场就骂道:“我曰尼玛,你是不是疯了……”
  沈俊一扭头,直勾勾地与云陆丰对视的时候,满眼的血丝和狰狞的样子着实把云陆丰给吓到了。
  咕嘟一声,云陆丰咽了一口口水,关切道:“老弟,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啊,实在不行的话,我下去给你请个假。”
  刚一转身,云陆丰就被沈俊给拽回来了。

  云陆丰没有站稳,一下子扑在栏杆上,头一伸出去时,天旋地转,双手死死地抓住护栏,开始冒着冷汗,一股子邪火压不住正要往上涌的时候,听沈俊再次说道:“我刚才跟你说了,要下去可以,从这里跳下去。”
  云陆丰的心狂跳着,睁开眼瞪着沈俊骂道:“你是不是有精神病啊?我曰尼玛,你怎么不跳,大白天你发什么疯?”
  沈俊冷静地拿出一支烟叼在嘴里,然后破天荒地拿出打火机来,刨了两三次才打着火,终于是把烟点着了,一片烟灰混着烟逆风吹迷了眼,轻轻一闭,眼泪花儿都给薰了出来。
  “我是有精神病,那么多人因为我死的,我的精神怎么可能正常呢?”沈俊叹道:“这么多年,所有的痛苦都是我在背负,今天也不例外。跳吧,这批价值不到一千万的装备被人掏了老底,现在周尧的手里捏着证据等着人处理。你不跳,从局长以几大部门主管全部都得倒霉。牺牲你一个,成全所有人啊。”

  许杰之下第一人,沈俊这个名头可不是白来的。
  身为工作组的第一负责人,如果那天沈俊同意点火的话,那么资产损失将达到一点七个亿,这个责任没人敢负。
  沈俊有理由将现场情况汇报,然后等待上级的处理结果。当然,在这之前,沈俊第一个通知的是许杰,并且让他坐稳了,准备起飞。
  得到重特大事故灾害报告的时候,没有及时的处理意见,南方局一帮子人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开会!
  沈俊知道他们会这样做,请示汇报,他做得很到位。责任,不存在的,永远不存在的。他知道因为自己的一己私念会造成怎么的结果。但是怎样的结果都比不过他将要得到的收益。

  黎明很快到来,没有鸡鸣犬吠,没有炊烟,没有生机……九里岗一片死气沉沉,那天早上的时间过得非常非常的慢,直到呜啦呜拉的声音打破了死一般的寂静,然后是一片区域的全面封锁。外界,没有走漏丁点消息。而被外界知道的,只是六十万的赔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