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392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8-06 23:47:28
  第351章 聚散是缘
  鸭屎心里清楚,这个人或者这个人背后的势力知道他,并且监督了他的一切。这种人他是不能得罪的,不然随时会有危险。他犹豫再三,最终决定出来搭话。眼前的这个人30岁左右,显得很可靠。
  “请问你是何方高人?”鸭屎问道。

  “明日,四爷可以小心潜入我给的隐秘地方,与我家师父见一面,估计是最后一面了。我家师父特别嘱咐,我们不得透露四爷的任何行踪。四爷放心,一切都在我们的安排中。”那人用江湖口气说道。
  “听兄弟口音不像微山人。”
  “呵呵,父母都是微山人,小弟在天津长大。”
  鸭屎微微一笑道:“把地址给我吧。”
  那人从怀里掏出一支飞镖,上面卷了一张纸。飞镖放了出来,鸭屎轻轻接到。“你告诉宁五爷,我一定如约前往。”

  “呵呵,四爷果然聪明。明天再会。”
  次日傍晚,鸭屎带着人小心翼翼地朝花鲢岛的方向走去。刚上了花鲢岛,鸭屎发现昨天的送信人站在湖中的船上向他们招手。
  走近了,那人说道:“四爷,只能您一个人去。”
  鸭屎思考了一下,让手下人在岛上等着,他一个人上了那人的船。船行在芦苇荡中,九曲十八弯,终于来到了一片苇塘里的空地,那停了一条很讲究的木船。木船旁边停了两条小船,每条船上有一个持枪的人站在那里。
  请鸭屎的那人上到船上,小声说:“师父,四爷来了。”他将船舱里躺着的一个老人扶了起来。老人直起了头,一双无神的眼睛看着鸭屎。

  从老人的轮廓鸭屎一眼就看出了他是宁五爷。宁五爷双腿都已经断了,他面无血色,身体消瘦。
  鸭屎行了江湖礼道:“五爷,这么多年不见了,您老还好吧?”
  “嗨,能好哪儿去啊?”宁五爷摇头道,“什么都没有了。帮没了,家人没了,国也没了。只剩下我这把老骨头,多活了几年。”
  “五爷怎么知道我回来了?”鸭屎问道,“五爷是怎么找到我的?找我有什么事?”
  “呵呵,我的弟子也有在香港混的,关于怀义堂的事,我还是比较清楚的。再说,在微山,除了莲花岛,你无处可藏。既然我打听到你回来了,就一定可以在莲花岛找到你。至于找你有什么事,我就明说了吧。我已经九十多了,双腿在抗日的过程中也断了。如今,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我估摸也就这个月的事情。运河帮没有了,我的弟子多数死了,少数逃到了香港等地方,留在我身边的也就这么几个,还有几个在微山其他地方。我有一样东西必须托付给你。”

  “五爷请说。”
  “我弟弟十三,也就是你师父,一生没有孩子。他被杀后,尸体在我这里停了几天。这期间,他托梦给我,让我把他烧了,然后将骨灰交给黑蜘蛛。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想办法寻找黑蜘蛛,但是没有找到。后来,香港的人告诉我,黑蜘蛛应该与你在一起。请把骨灰交给黑蜘蛛吧。”
  鸭屎点了点头,从宁五爷手里接过了骨灰盒。
  “孩子,”宁五爷道,“你师父一生耍小聪明,但他本质上并不坏。他太想做县长,给死去的娘一个交代。为了这个目的,他葬送了太多人的命,也葬送了自己的命。你不要学他。没有身边的亲近人,你就是拿下全世界,也没有任何意义。”
  “多谢五爷教诲。”
  “你走吧。”宁五爷摆手道。
  “五爷,让我在这里给您送终吧?”

  宁五爷摇了摇头道:“我的后事已经安排完了,你不用操心。你想办法将骨灰交给黑蜘蛛就行了。此外,如今的中国不比以往了,在这里,你什么都做不了,找个自由自在的地方实现你的报复吧。”
  鸭屎跪倒在船头上,给五爷磕了三个响头,随后自己驾船回到了花鲢岛,与自己的人会合。他将骨灰盒包好,背在了身上,在身边人的掩护下,回到了莲花岛的地下室。他将屎壳郎的骨灰埋在了莲花岛上,并做了记号,随后包好宁十三的骨灰以及老鲶鱼的一节腿骨,带着兄弟们连夜离开了微山。
  回到香港后,鸭屎并没有通知任何人,偷偷在怀义堂附近住进了一座酒店的隐秘房间。刚进门不久,他就听到了敲门声。从安全镜里一看,竟然是鸭蛋。鸭蛋笑着站在门外,手里拿了一堆文件。
  鸭屎打开了门,鸭蛋笑着说:“爹,我怕你回来了也不理我,所以主动过来找你了。这是这段时间的事情,有些需要你做主。”
  “兔崽子,你敢跟踪我。”鸭屎有点生气地说。

  “嗨,还不是为了爹你的安全。”鸭蛋笑着说,“再说,你都到香港了,我的人还知道,你又要骂我失职了。”
  鸭屎关上门,紧紧抱了下鸭蛋道:“这些事,你自己处理吧。除非天掉下来,不然不要找我。每个季度的表,我看看就好了。”
  “爹,你这次回来,不再回去了吧?”
  “我要去看一下你娘,随后还是要回微山。”鸭屎道,“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爹,我娘已经不在附近了,她已经去澳洲了。”鸭蛋道,“你确定还要去找?”
  “嗯,我得给你娘送个东西。”鸭屎道。他看了下桌子上的骨灰盒,心情有点低落。
  “师爷的骨灰盒吗?”鸭蛋问道,“给我娘?”
  鸭屎立即从鸭蛋的话中得出了结论,一定是鸭蛋将自己的信息透露给了宁老五。鸭屎坐在桌子旁的椅子上道:“是你师爷的,你师爷的老哥还夸你懂事呢?”
  “是吗?他又没见过我。”
  “只是听说还不行?”
  “是吗?呵呵,都说了什么?”

  “说你比我害厉害。”鸭屎笑着说。
  “这个不可能。”鸭蛋惊讶地说,“我不会跟他们说这个的。”
  鸭屎立即站起来,扭着他的耳朵说:“你别自作聪明,快说,你还做了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