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7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会场里的领导干部们寒意更深,很多人心里直打鼓,暗自保佑下属们千万别被抓进去,否则把自己供出来就完蛋了!
  “究竟怎么处理这批人,等明早看到调查笔录我才会作出决定,情节轻微的由所有单位一把手领导到治安大队带人,写联保书;情节严重的,党纪国法处置!”说到这里方晟猛拍桌子,声色俱厉道,“这不算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是敲警钟!我们是人民公仆,不是人民的蛀虫!请大家牢记这句话,散会!”
  鄞峡很多人一夜未眠。
  各种忐忑,尤其看到手机上有未接电话,回过去却无人接听的领导干部。
  散会后成刚亲自陪方晟来到装修得焕然一新的市招待所——鄞峡异地交流干部不多,本地干部通常住在家里,加之财政紧张,一直没修建市委宿舍楼。到了房间,方晟说明天随便挑个秘书吧,省得这点小事都让你操劳。
  成刚心想服侍好市长就是秘书长的本职工作,有啥操劳?嘴里却笑道秘书长大事做不来,只能抓小事……方市长对秘书有什么要求?
  象于正科长那样的就不错,可惜他要进驻南泽厂。
  成刚说没问题,明天照于正那样的圈两三位让方市长挑选,太晚了,您早点休息。
  看着成刚离开,方晟暗想从履历看,成刚从乡镇副镇长踏踏实实做到县长,基层经验丰富,具有良好的统筹和管理能力,为人谦恭有礼,应变机敏,按说继续升任县委书记,以后直接进市常委班子,或者起码提个副厅都不成问题,为何屈居正府秘书长?难道跟庄彬一样,在县委书记任上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正想得出神,手机响起,一看竟是很久没联系的房建军。
  当年费约因溃坝事件下台后,许玉贤根据方晟的建议对江业领导班子进行大幅调整,房建军因工作责任心强,与方晟配合默契,越过常务副县长台阶直接被任命为江业县县长。
  方晟调到顺坝,朱正阳接任县委书记,继续对房建军委以重任;后来江业和大宇合并为江宇区,房建军临近二线年龄,在朱正阳的协助下进了市人大。
  虽然不怎么联系,方晟对江业县正府那班人,包括房建军、俞鸿飞、尤东明等还是有感情的,正因为他们不辞辛劳投身新区建设,才有后来江业新城的繁荣昌盛。
  “建军,很久没见,近来身体怎么样?”年轻同志谈工作,老同志问健康,这是官场常用的寒暄方式。
  房建军笑道:“谢谢方市长关心,身体嘛还算硬朗,无非是高血压、颈椎、痛风几个老毛病,跟它们作战几十年了,早就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今天是方市长上任新一天,没打扰您吧?”
  “没有没有,刚开完会到了房间。”
  方晟这是暗示目前处于私密空间,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房建军心领神会,先叹了口气,然后道:“说来不好意思啊,有件事想麻烦方市长。我的姨表弟是鄞洲县文广局局长,叫高健林,六个月前刚宣为副处级,今晚接待市文广局领导……”
  说到这儿方晟明白了,失笑道:“他也在浴城被活捉了?”
  “有辱家门啊,好歹也是潇南艺术学院高材生,钢琴特级教师,接待领导犯得着去那种鬼地方吗?”房建军痛心疾首,“他比我小十一岁,在教育界口碑还算可以,之前听说您去主政还拜托我打声招呼,这下倒好,先帮他擦屁股了!方市长,您看这事儿……”
  换别人肯定没有商量余地,可房建军不同,毕竟是昔日共同对抗费约的战友,方晟还真拉不下脸来。
  沉吟片刻,方晟道:“今晚的突击行动虽说没公布名单,但26个处级干部是明摆的,到时公布处理结果少1个就有人咬,让我想想……”
  “给方市长添麻烦了,”房建军不安地说,“我知道您是想先声夺人,整顿领导干部不正之风……”
  “客气话就不用说了,咱俩关系非同寻常呐。这样吧,把他调离现职岗位冷处理段时间,过阵子等风声平息再启用,调职也是党内处理处分的一种方式嘛。”

  “您打算让他去哪儿?”
  “市文广局离退休干部处,副处级调研员。”
  从手握实权的县文广局一把手调到专门为离退休干部服务的部门,还不是实职领导,表面看的确是一种惩罚。但房建军明白,方晟是在保护高健林,一是把奋斗多年得来的副处级保住了,二是远离舆论漩涡,为今后重新任用铺好道路。
  “谢谢方市长,谢谢您一片苦心,我替姨表弟保证今后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决不辜负方市长的期望!”房建军一迭声谢道。
  刚通完电话,手机又响了,这回是吴郁明打来的。
  “还没休息吧?听说今晚把市直机关头头们吓得够呛?”吴郁明笑道。
  方晟道:“越是经济落后的地区越喜欢喝酒洗澡,要放到潇南,下班后一心一意赶回家休息放松,京都也是这样吧?”

  “京都环境特殊,不敢放肆嘛。方市长,我可要拖你的后腿了……”
  方晟一惊:“哦?”
  “今晚抓的26个处级干部,其中有个叫毛箭,市农工部副部长,正处待遇,唉,他叔叔是舟顿纪委书记毛三敬……”
  “噢,是吴书记在舟顿的搭档。”
  “亲密战友,”吴郁明道,“我在舟顿整了不少领导干部,很多时候单靠行政手段行不通,必须倚仗纪委支持。纪委那一块你懂的,直接听命于市委书记,可以理你也可以不理你,毛三敬还算客气,基本上凡是我的请求都答应,工作起来顺畅多了。坦率说整个双江,这种事能让我出面说情的不超过三个,毛三敬偏偏是其中一个,所以不得不打电话了。”
  方晟深为理解,正如刚才房建军说情一样,领导干部并非生活在真空,谁都有扯不断理还乱的关系网,很多时候你想洁身自好都不行。

  “书记亲自出面还有什么问题?”方晟笑道,“我想办法调整下方案,既要堵住外界的非议,也要台面说得过去……”
  “好好好,你斟酌下就行,谢了。”吴郁明不想跟他探讨惩处这批领导干部的细节,那不是市委书记考虑的问题,很快挂掉电话。
  晚上电话没完没了,之后又接到来自各方面的说情电话,均被方晟回拒。临睡前为避免打扰,方晟准备关机,就在手指按下去时铃声又响起。
  是爱妮娅打来的。
  方晟按下接听键,抢先说:“爱省长日理万机,我还以为没时间打电话。”

  以往方晟工作调整之后,爱妮娅都在第一时间分析利弊,通报其面临的主要困难和障碍。这回爱妮娅出于可以理解的原因滞后半步,方晟并未生气,这么说调侃的成份居多。
  “这个号码只用一次,用完就销毁。”爱妮娅意思是可以说最私密的事而无须担心监听。
  “Phoebe情况怎样?”方晟赶紧问最关心的事,作为自己的亲生儿子竟没见过面,他内心深处最为遗憾和痛楚。
  “还好,就是……至今都不知道真正的父母亲身份。”她幽幽说。
  日期:2018-09-07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