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385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狐狸,你给我坐下!”周昊笑骂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道理懂不懂,你是前人,你栽的树还没活,这叫责任到户,别想把自己撇干净,回家暗爽自己的成就。今天叫你来,就是通知你,许杰的大腿你是抱不住了,与其抱别人的大腿,不如自己变成大腿,怎么样?柏总,国能集团南方能源局总经理位子了解一下?”
  柏光禄一脸门儿的汗,哗地站了起来,叫道:“你们这是想干什么啊?”
  “激动什么啊,再想扶正,也不至于这么激动吧,坐下坐下,有话好好说!”

  柏光禄刚一坐下,方长就把纸递了过来让他擦擦。
  这脑门上的汗还没擦干净呢,方长的手机递到了他的面前,视频里面一个男人坐在椅子上,脸色惨白,嘴皮发青地颤声道:“回扣……回扣差不多八千万……是的……南奔公司多拿了两千万……我我我拿了一千万,剩下五千万我分十次打进了二十个账号……是的,我记了账号,在笔记本上……”
  柏光禄脸上的汗珠子已经连成线地往下滚了,惊恐地看着方长,一下子想起了苍仁的话来,方长这个小子的能量根本就不是常人能够理解的。他跟周家是什么关系,他又是充当怎样的角色,看到这一幕幕的时候,柏光禄身如寒冰,却在不住地冒汗。
  而周昊的反应大概可以用满脑子“草泥玛”来形容,他本来以为今天的见面只是苍促之下方长用来显示自己能耐的一种装逼手段,现在才发现,他这个妹夫,简直是如同神一般的存在。

  就在这时,方长翻出了一张照片,上面是那二十个账号,方长指着其中一个账号道:“这个账号是你的,柏总还是柏副总,你自己选!”
  “我特么没有收!”
  柏光禄一拍桌子,哗地一下子站了起来,冷静了几十年,务实几十年,吃了几十年的住家饭,忍屎忍尿忍了一辈子,就是忍不了别人往他身上泼脏水。
  “柏叔,你坐下,激个什么劲啊,沈俊在后面看着呢!”
  听到方长的话时,沈俊的心猛地一抽,瞪着方长道:“小狗曰的,你特么害死我了。”

  哗地一声,柏光禄又气冲冲地坐了下来。
  方长把一包梅花软包装的烟扔到柏光禄的面前道:“害?叔,不说别的,就冲你跟苍叔的交情,我也不可能害你。不过你这人啊就喜欢不声不响地做自己的事情,又不喜欢担责任,我如果不把你逼到这份上,你有心思听我们在说什么吗?”
  “你特么这是讹诈!”柏光禄指着方长的手机骂了一句时,看着桌上的烟,眼中一愣,显然是勾起了什么回忆。
  “你不会收这些钱的,我知道,所以我不会讹诈,给你看这份名单的意思是什么?”方长指着手机屏幕道:“那是在告诉你,你是在跟什么样的一群人为伍,你不难受吗?”
  “水至清则无鱼,这个道理你不懂?干实事的有我一个就够了!”
  “迂腐!”方长冷冷道:“你以为就你一人高风亮节?周尧凭什么要娶一个富家女,周昊为什么要追一个富家女,周芸为什么要嫁给一个衣食无忧的富二代。经济上不出问题,那才能把心思放在务实上。你敢说他们就没有你伟大?柏叔,梅花都换包装了,你还想把这个千年老二当到什么时候?接下南方局一把手的位置,只有你才能让南方局接下来十年风光无限,不然的话,思维塔克一旦在勘探、开采、销售上面占据了大量的市场分额,以后就再也不是南方局说了算啦!”

  柏光禄的太阳穴开始猛地抽搐起来,脑仁儿跳着跳着疼,显然是心病被方长说个正着。
  方长可是要靠着这几个项目带动卓越起飞的,所以在这种大事上,一早就有了完整的布局,现在只不过是填空题而已。别人觉得很厉害,方长觉得……还好吧,做了功课的结果而已。
  柏光禄死死地瞪着方长,心里想的是许杰口中沙丁鱼效应,那狗比完成不知道思维塔克就是条鲨鱼,吃起沙丁鱼来根本不会嘴软,如果只是他一个人的担忧可能还要打个问号,现在有了方长的印证,柏光禄就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断。
  沉默,柏光禄从烟盒子里抽出一支烟来点着,吧吧吧地吸。
  直到烟盒子里快没有的时候,方长心疼地把烟收了起来,再特么让他抽下去,就没了。

  这一幕倒是让柏光禄回过了神,烟头一杵,说道:“怎么安排的,你们说!”
  方长和周昊对视一眼,周昊完全是一脸茫然啊,这尼玛这么说,没有事先通过气,不知道怎么办。
  于是方长马上说道:“南方局的总经理是你,接下来南方局要大清洗,需要你配合周尧部长一起来完成。”
  你特么到底是谁啊?柏光禄在心里打了个问题,但是这话他始终说不出口。

  不过也看了一眼周昊,周昊僵硬地朝方长一伸手,嘴一撇,那样子就像在说,他吊大,他说的都对。
  柏光禄一拍桌子,猛地站起来道:“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不早点来通知我,你们是不是准备下午就准备动手?”
  方长从周昊的身边露了半张脸出来,看着那跌跌撞撞的沈涛一路朝门口狂奔,那样子跟鬼追过来了一样,十分焦急。
  微微一笑道:“柏叔,你平常这么沉得住气,今天怎么了,陶涛的死,怎么都要给她老婆一个交待的,有人不是说自杀吗,那我们得看看今天是不是自杀啊?”

  柏光禄懵里懵懂的,也不知道方长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看着方长问道:“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方长看了看时间,说道:“现在离开会还有十五分钟,刚才送你来的那个胖子把车停在了地下停车厂,你坐电梯下去一分半钟,他会在十分钟内送你到局机关大楼,你上电梯然后到会议室外面,点根烟,抽一半,应该就能看到周部长出现了。他会让你把烟抽完的……”
  周昊听得两个眼睛都直了,而柏光禄却跟中了邪似的把方长说的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直到坐进了下山豹的车,他都没有想一个问题,老子一个副局级为毛要听你一个临时工的命令啊?
  对啊!周昊也在想这个问题,一个国能集团的正部级编制,整个南方局的未来居然操控在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的手里。关键是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丝毫不会让人觉得他在胡说八道。
  对这个情况,周昊前前后都跟曰了狗一样地发懵。
  “卧草,你怎么知道我爸会安排柏光禄坐南方局局长这个位子呢?”周昊不解地问了一句道:“就像南方局人事地震,这个位子他有很多安排,也不一定就是柏光禄吧。”
  “我不知道啊!”方长木讷地摇了摇头道:“我胡说八道的啊,你赶紧通知一下你爹,别一会儿宣布错人了,到时候,柏光禄当场反水。”
  “噗……咳咳,王八蛋,你特么想害死我啊?”周昊咆哮道:“我是你舅子!你个混蛋!”
  周昊一边骂一边拨通了周建安的电话,等到一接通,听到周建安的声音的那一刻,周昊的暴躁突然消失了。
  日期:2018-08-07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