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383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漂亮!实在太漂亮啦!
  在场的几人同时鼓掌,边叹边摇头,马基吉这番话说得太完闰,让他们如此高氵朝的那是许杰高尚的情操和父母一样慈爱的关怀,他们痛哭流涕,恨不得抱着许杰的大腿来发场父慈子孝的催泪弹。
  “行啦行啦!”许杰摆了摆手道:“你们啊,就是这么实诚,什么事情心里有数就行了,没事多学学光禄嘛,光禄就比你们老沉多了。”
  众人一听许杰的话,连忙笑咪咪地点起头来。
  在这样的体制当中打滚多年,柏光禄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但是每每遇到这一伙人跟许杰的谈话,他们的神情,他们的语气,那种恶心感觉就让他后悔出门没吃晕车药。
  柏光禄喜欢读历史,这场面让他不禁想起了魏忠贤被干儿子狂舔的样子。
  无奈下,柏光禄摇了摇头道:“许总,下午周副部长还有一场调研会,我得去把上一季度局里的生产情况和这季度的生产预报准备一下,年底了,大大小小的事情太多,我有点忙不过来了。”
  没人阻止柏光禄离开,因为他在这里的格格不入。
  然而就在柏光禄离开的那一刻,有人突然说道:“局长,那个……”
  “有事说事,吞吞吐吐的你不累啊!”许杰的脸顿时沉了下来。
  财务处经理的脸色为难地说道:“打到柏副总卡里的钱退回来了。你看……这批设备……”
  “看什么看?”许杰肃声道:“我说你们一个个的拉帮结派也不看看时间,现在什么时候了,周建安杵在都城,周尧手里拿的尚方宝剑准备发难。你们还有心思拿光禄说事。他把钱退回来是一天两天的事吗,我不也没碰你们一分一毫,你们是不是也得把我给隔在圈子之外啊?”
  财务处经理嘴笨,求救般地看着的马吉基,他们可是责任分工啊,做账的事归财务处管,拍马屁那是人事处的事情。
  拍马屁?不不不,这不是马屁,这一切都是大实话。马吉基一本正经地叫道:“局长,那怎么能一样呢,你这是高风亮节,柏副局啊,有点假正经的意思,当然我不是批评他。而是他处处摆出一副跟我们划清界限的样子,不为名不为利的样子,很难让人接近啊,这种人难保在关键的时候不对我们补刀啊。”
  “怎么?心虚啦,早就跟你们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你们天天说要听我这个当爹当妈的话,这话怎么不听了?我看你们就是选择性健忘,特么的!”许杰失掉儒雅,爆了粗口后,说道:“光禄是个有精神追求的人,对于他的坚持,你们不要过度解读,他跟我这么多年,对他我还是了解的。”
  其实这就是一场权力交接的争夺,这帮连跪带舔的儿子们知道老子快要高升,留下的坑总得有人填吧?

  谁填都不要紧,反正不能是他柏光禄,这家伙完全是清水衙门里的清官做派,他要是上来了,兄弟们还有个屁可捞啊!
  所以,许杰手底下这几个货已经开始为将来有所图谋,时不时地打压一下柏光禄,本来这次集团公司下来调研这么大的事情都没人通知柏光禄,让他去考察思维塔克即将开启的项目。
  如果不是许杰最终通知了他,估计柏光禄到现在还在外头喝西北风呢。
  这就是南方局当下的情况,一个木桶当中,有一块看不出长短和材质的木板,这让许杰下面的这些人非常不安。
  许杰看了看表,突然问道:“沈俊呢?”
  沈俊?对啊,今天几个南方局的核心人物都到齐了,唯独没有看到沈俊啊。
  马吉基说道:“沈俊说他最近精神不太好,晚上睡不着觉,今天早上给我发了条短信,说是下午开会的时候会准时到的。”
  许杰的神情一凝,问道:“他这一块应该没什么事吧,要是这当口上,他不出席,那么别人会说我们什么?对抗检查!”

  “局长局长,没有这么严重,沈俊啊,他是个分得清楚轻重的人,这样的场合怎么可能少得了他?”马吉基笑道:“这个季节交替的时候,沈俊总有那么几天会不舒服,这么多年来不一直这样吗?”
  听到这话的时候,许杰也算安心了一些,掐指一算,马上就十年了啊,叹了一声道:“这么多年也真是辛苦老沈了,马上就十年了,这些年他为大家背负了太多,事情已经过去了,他应该走到台前来了,野外作业处经理这个位子就由他来接替吧。”
  马吉基点头道:“局长远见,对我们那是有情有意,沈俊要是知道这个消息啊,估计就更睡不着了,他应该是咱们南方局里到目前为止最年轻的一个正处级吧?”
  众人一听,有人马上笑道:“是是是,的确是最年轻的,但也是看起来最老的,头发都快掉光了吧?”
  哈哈……

  众人一下子大笑起来。
  许杰一摆手道:“成了,你们啊,就喜欢在人家伤口上洒盐,也不想想人家为了你们人家的风光做出了多大的牺牲,真是亏了你们还笑得出来。得了,各自回去准备一下,中午随意吃个工作餐,等着开会吧。”
  众人起身一点头,马上就去忙去了。
  离开那间乌烟瘴气的办公室后,柏光禄一身轻松,管你牛打死马,马打死牛,跟我什么关系呢?
  如今南方局面临的情况可能比第一次企业大裁员的时候还要严峻。以前激励大家的方法和留住人才的方式大概相似。

  地主临死拉过儿子问,牛嫌活多、猪嫌伙食差、鸡嫌起太早,这该怎么办?儿子说,我给牛减负,给猪改善伙食,让鸡罢,多睡会儿。地主摇摇头道,什么都别做,告诉他们,外边有狼!
  这一招用了二三十年,现在不但不灵了,狼真的来了。
  柏光禄跟许杰从青葱时代就认识,对许杰,他太清楚了,自视甚高,喜欢听没节操的马屁话,好大喜功无所不用其极。
  好在这些事在柏光禄的眼中看来都不是什么问题,善加利用之后,就能将它们变成办实事的利器,于是他们就相互利用着走过了这么多年。谁也不打压谁,谁也不拆穿谁,当然,谁也离不开谁。
  柏光禄是个看起来对一切都不上心的人,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人的自尊心特别的强。在他看来,要想得到别人尊重,而不是爬得越高越高,而是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把事情做到最好来获得尊重。这三观简直正得无人能比。
  他在南方局这么多年,唯一的一次败笔,可能就出在一个地方,洪隆液化气储备厂站项目。当时,他在任南方局旗下副局级南方销售集团任总经理,这个项目可是他一手谈成的啊!
  他一直认为这个项目将会为国内的一把标尺,能引领一股能源领域当中翻天覆地的变化。
  然而,卢世海给了他一耳光,让他滚。于是那天晚上,有人替柏光禄在一家满是妹子的会所里跟卢世海干得不可开交。

  那个替柏光禄动手的人叫叶胜,当时他是副经理。事实再次证明,替领导挡刀能升官啊。
  很不巧,那个会所名叫天下一品,属于沙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