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177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水换好后,张富贵给她关上了门,正好秀花和兰兰各自端了个大木盆在各自房里洗澡,张富贵这会倒是有些孤单和无聊。
  他把院门给锁了上,无聊地坐在院中央的凳子上,此时月亮露出月牙儿,月光如水般地照在了院子里。
  “喂……,喂……”一个人轻唤着。
  张富贵的眼睛寻声而去,却见兰兰正在她的屋门口,轻声呼唤着他。
  张富贵看了看小莲她们,都关着房门,于是他向兰兰走去。
  到了兰兰的屋门口,兰兰一把将张富贵拉了进去,然后栓上了门。
  张富贵有些紧张,“这不安全,这可是在小莲的鼻子底下。”
  “你刚刚和钰姐在车里做勾当的胆子哪去了?”兰兰问。
  “什么,你也看到了?”

  兰兰委屈地点了点头,投入了他的怀里,小拳头捶打着他的胸膛,“死鬼,你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我?”
  兰兰说着,抽泣着,泪如决了堤一般涌出,身子在他怀里蠕动着。
  兰兰哭得这么伤心,让张富贵不知所措,他不知道如何安慰她的那颗心。
  兰兰哭得这么伤心,让张富贵不知所措,他不知道如何安慰她的那颗心。
  他只有紧紧地抱着她,“对不起,兰兰,我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
  兰兰抬起泪眼,“你有对不起我吗?我是你什么人?”
  张富贵听她这么说,有种心痛的感觉,她这是在说反话,他明白,她爱他,可是他却瞒着她做了太多太多她不想接受的事,“兰兰,我知道我错了,我对不起我和你的这份感情,让你受委屈了。”

  雪梅看着他的表情,知道他被小莲的话给吓的,这样也好,让他收敛一些,说实在的,他有小莲和她雪梅就已经足够了,不应该再找别的女人了。
  雪梅给张富贵擦着他额头上豆大的汗,娇柔地帮他掩饰着,“老公,你是不是很热啊?”
  张富贵回过神来,“是,好热,今晚怎么这么热?”
  “有吗?可我觉得挺凉快的呀”小莲抬起头说。
  雪梅则说,“男女有别,何况他同时抱着我们两个,他当然热了,老公,你说是吗?”
  “没错,雪梅,你真是冰雪聪明,怪不得你叫雪梅。”张富贵庆幸有雪梅在帮他掩饰,他刚刚真是又慌又乱。
  这话说得雪梅咯咯地笑着,“既然热,那就脱掉吧!”说着,雪梅帮他脱衣服,连裤子也给脱了,连他的丨内丨裤也给脱了,一丝不挂。
  张富贵看着雪梅,“热,也不用脱得这么彻底吧?”
  雪梅娇羞着,“那我们不是要那个吗?所以我干脆一次性给你脱了,省得碍事。”
  “你说的是。”张富贵说。
  小莲早就去了外面,她不能看,怕自己又想,为孩子着想,她端了把凳子坐在门口看月亮,但里面的声音,还是让她有些心神不宁,她只好端着凳子坐到了院中央,现在耳根清静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张富贵和齐钰坐在厨房,一边喝茶,一边商量着公事。
  张富贵如实汇报了,老马头的所作所为,齐钰听了后大怒,“没想到一个公社书记做出这种不耻的事情,真是国家的驻虫,光这一条,我就可以抓他去坐牢,你抓到证据吗?”
  “有,有一个妇女愿意做证。”
  “嗯,此人必除,他不知伤害了多少无知的妇女,这样我马上镇里派人给他来个双规,让他丢官又坐牢。”
  但张富贵却皱起了眉头,因为他想到了马小茹,马书记是她爹,她已经这么惨了,如果把她爸拉去坐牢,那不是更惨,于是他说,“可是他已经那么大岁数了,估计经不起牢狱的折腾,如果只是罢官,可以吗?卸了他的职,他就成了无牙的老虎再也做不了怪了。”
  齐钰看出来了,“你是为她着想?”
  张富贵知道,她说的是马小茹,他点了点头,看了看周围,其他女人都在外面,只有秀花在做家务,“是的,她已经那么惨了,要是她爸被抓去,她就更惨了。”
  “嗯,我知道你这人讲情义,可是这样的驻虫不处罚国法难容,不行,这事必须按法律办事。”齐钰说着,表情很坚定。
  张富贵喝了一口茶,想了想,“钰姐,你听我说,我不光是为她考虑,我更多的是为你考虑,法律是站在有证据一边的,老实说,我们是有个证人,但是光证人是不够的,这个你比我清楚,况且这个证人到时候要是受了什么威胁,变卦不做证了,怎么办?你别说这种事不可能,这种事太常见了,老马头经营这么久,绝非好捏的主。而且你知道老马头是高书记的人,你把他给抓了,我想,高书记很快就要对你动手了,不如这样,我想办法让老马头主动辞职,这样既达到了惩治他的目的,又不会给您带来麻烦,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钰姐你考虑一下。”

  齐钰秀眉紧皱,“你考虑得很周全,看来,要用法律手段,风险也是非常大的,你容我考虑考虑。”
  说着,齐钰站了起来,在厨房里走来走去,想着张富贵的建议。
  良久,她坐在了张富贵的面前,叹了口气,“主要是证据不足,他又有后台,只能按你说的做了。”
  “好”张富贵高兴了起来。

  “可是你有把握让他主动辞职吗?”
  “我试试。”
  “好,这事就交给你了,这事完了后,我想调你进镇上帮我,我一个女人在镇长的位置上太吃力了,正好有一个机会,高书记要调他的一个亲戚进来,少了我这票他进不来,这次如果他同意让你进,我也同意他那个亲戚进来。”
  “哦,可是晓林村这边?”

  “你的眼光放远一点,一个晓林村算什么?你前途无量,兴许将来能做到县级干部,做人要有志向,懂吗?”
  “嗯,我懂了,钰姐教育的是。”
  “我调你过去,还有一个目的”
  “你说。”
  “还记得洪国柱吗?”
  “就是被我拍了照的那个?”
  “是的,他不好光明正大地找我麻烦,却调了一个副镇长过来,处处跟我做对,让我知难而退,我想那老家伙到现在还不肯放过我,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
  “嗯,钰姐有难,我当然要挺身而出了,上刀山,下火海,我在所不辞。”
  说得齐钰咯咯地笑着,“什么上刀山,下火海?”,她看看秀花正背对着他们洗锅,她小嘴就贴到了他耳旁,“要是真是上刀山下火海的,我才不让你去,我怎么舍得?你可是我的亲亲老公,没有你,叫我怎么活?”
  这话说得张富贵喜上眉梢。
  齐钰说完与他分了开,又坐正身子说,“当然,我不光是叫你去帮我的,我也想让你历练历练,将来做大官,超过我,那是我最希望看到的。”
  张富贵笑着说,“钰姐帮了我这么多,就算只是帮你,我也乐意啊!”然后对着她耳语,“我才不要做什么大官,我只希望永远陪在钰姐你的身边。”
  这话把齐钰听得心里乐开了花,她妩媚地对着他笑着,“真的吗?”
  张富贵坚定说,“嗯,千真万确。”
  齐钰严肃起来,“我说过,你做大官,才是我最想看到的。”

  张富贵皱起了眉,“为什么要做大官呢?能养活自己,给老百姓办实事,能开开心心就行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