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152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这二逼货生意惨淡得一逼,金锋抽了两支烟的功夫,这小子连问的人都没一个。
  相比之下,远处何庆新那老货的生意就不得了了。只能用火爆来形容。
  继承了诸葛相术的何庆新又得到了金锋的相术秘籍,看人那就跟开了挂似的,再加上何庆新这二逼擦眼观色能说会道,没一会周围就围满了人,搂钱速度那叫一个飞起。
  看完每个人的表现,金锋不动声色背着手叼着烟开始了自己的行动。
  在这种场合,绝对少不了另外一种人。
  那就是摆摊卖老物件的。

  何庆新的旁边就摆着两个摊子,卖农村的老物件,不过都是些渣货。
  手里拿着烤串边吃边逛,看了好些个药摊子,都是些卖本地药材的。
  大大的玻璃罐子里装着几条大蛇,那是泡酒。
  有的摊子上的大玻璃罐子里,还放着一只穿山甲,这也是泡酒的。

  这些东西,金锋已经很久没看到了,倒是多了一份亲切。
  还有的摊子上摆满了各种动物的毛皮、兽骨和牙齿,金锋在这个地摊上花了五十块买了一颗虎牙,也算是捡了个小漏。
  四万人的大集市,那真的人山人海,人潮汹涌,连走路都迈不开腿,热闹得不得了。这种集市也把时光拉回到上个世纪,异常的温馨。
  在一个卖药材干货的摊子上蹲下来,金锋竟然发现了一朵盆大的灵芝,摊主开价就是三十万。
  这个摊子上围的人相当的多,从买主们紧紧护在胸前的大包上来看,这些人都是外地的药商。
  趁着摊主跟买主们杀价的当口,金锋抓起两株干瘪黑黑的药材叫摊主女儿过秤,给钱,不动声色走人。
  两株药材都是绝迹了好些年的透骨黑菇,以前专供满清皇室所用,现如今认识的人几乎快没了。
  长白山被满清皇室认定为龙兴之地,入关之后就把长白山封禁,生怕有人挖断了他的龙脉。
  买到了透骨黑菇,正要往旁边走的当口,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传入金锋耳内,瞬间就叫金锋勃然变色。
  “赊刀咯,赊刀咯!”
  并不大的声音被四周嘈杂鼎沸的各种声音掩盖淹没,但在金锋的耳朵里却是如惊天核弹一般的爆响开来。
  熙熙攘攘汹涌的人群你我来我摩肩接踵,站在人海中的金锋却是浑然不觉,仿佛天地间只剩下自己,还有那撕裂天地的赊刀声。

  顺着人流慢慢的靠近上前,只见着在一处土堆下面围着好些个人,全都蹲在地上。
  “我说胡大爷,您老今年又来等赊刀人出现呐?”
  “我就劝您一句,别等了。这都多少年了,当初的赊刀人怕是连自个儿都记不住了吧。”
  “就是啊大大爷,您老旧歇着吧,可别再瞎折腾了,那啥,年年今天您都到这儿来,我们老胡家都快成笑话了。”

  小土包下面,一张小马扎上,一个衣着朴素的白发老头双手合抱搁在双腿上,整个人斜着缩着一言不发。
  在老头的脚下放着一张硬塑料薄膜,薄膜上摆着一口农村老式的大锅、一把老式的菜刀和一把剪刀。
  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旁人围着的人倒也不少,有的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有的在劝说胡大爷。
  从旁人的讲述得知,这个胡大爷每年今天都会来这里,说是要等着赊刀人回来收钱。
  “赊刀人?收钱?”
  “收什么钱?”
  旁边的半大小子年轻人好奇的问道。
  这话出来立刻遭到了现场很多人的鄙视。
  “这个不怪你们,现在日子好过了,你们这些小年轻不知道赊刀人,也是正常。”
  旁边的小年轻簇围在老人们的跟前七嘴八舌的追问着。
  老人们有的长吁短叹,有的面露神往,还有的面色戚然。
  “赊刀人呐,赊刀人……”
  “那些年要不是他们,咱们怕是连吃饭的锅、切菜的刀都买不起呀。”
  “这么多年,这些赊刀人怕是早死绝了……”
  “死你娘的大逼,你全家都他娘的死绝了,死透了……”

  坐着的胡大爷突然发起飙来,一下子跳将起来冲着那些个老人们破口大骂,激动之下竟然连刀子都拎了起来。
  这可把周围的人吓得不轻,赶紧跑得远远的。
  胡大爷身边的亲属和老友们见状赶紧把胡大爷抱着,好说歹说才把胡大爷给劝住了。
  胡大爷余怒未消,冲着周围围观的人叫了声滚犊子,就连自己的亲属跟老友都骂走了人,这才又复坐了下来,一动不动。
  周围的人暗地鄙夷,这种脾气暴躁的怪老头真是不可理喻。
  围观的人不再理会这个怪老头,没有人再围上去,胡大爷这里也相当清净。
  这时候,这个区域的舞台已经开始了报幕演出,四面八方的人群潮水般的涌向舞台,大声鼓掌叫好。
  这一块区域的商贩们也跟着收拾摊子挪移到下一个地方。
  人流一下稀少下来,一大片地就只剩下胡大爷孤零零的一个摊子,倍感凄凉。

  “那年也就是在这个地儿,你把剪子给我爹,说等到家家户户都吃上白面馒头的时候再来收钱……”
  “我爹问你要了剪子又要了锅,你把锅给他,说等到家家户户住洋楼的时候再来收钱……”
  “你走的时候,我爹又拦着你要菜刀。”
  “你说菜刀不能给他,可后来还是拗不过,说等到鬼子打跑了再来收钱。”

  “现在……现在白面馒头都吃腻了,洋楼也住腻了,小鬼子都被赶跑多少年了……”
  “可就是不见你……就是不见你……”
  胡大爷抱着自己,一只手拿着那把菜刀,吧啦眼泪滴落下去。
  “我爹死了的时候,叫我跪在他跟前,说人无信不立,叫我守着这地儿,等你回来收钱……”

  “老胡家的人一辈子,活的就是一个信字。”
  金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胡大爷的跟前,低头看了看胡大爷手里的刀,嘴角微微上翘。
  虽然隔了百年,那大锅的锅底已经锈烂,但那剪子和刀却是锋亮如新。
  胡大爷脸上一片悲戚,嘴里喃喃自语的念叨:“刀者,道也……”

  “道者,信也……”
  “以刀立信……以……以……”
  念道此处,胡大爷再也念不出下去。
  金锋慢慢蹲下身子,轻声念道:“以信,行道!”

  “信无,道失,天下乱。”
  “信立,道合,天下——安!”
  胡大爷蓦然间僵硬着身子,呆呆的看着金锋,嘴角哆嗦,手指艰难的指着金锋,沙哑的声音抖个不停。
  “你……你……”

  金锋面带微笑,轻柔说道:“胡大爷,我来收钱了。”
  当一年一度的庙会尽数上演的时候,金锋却是早已跟着胡大爷去了他的家里。
  胡大爷的家里就在庙会大戏的十几公里外,老伴死得早,自己拉扯两个孩子成人,现在两个娃都在市里做官,日子好过得不得了。
  田早就流传给种植公司了,胡大爷的日子过得相当清闲,只是在农村呆惯了不想去市里。
  闲着的时候就进山找找草药,古稀之年的他活得随心随性。
  把金锋接到自己家里,胡大爷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自己老爹生前欠的赊刀钱给补上。
  拉着金锋的手,胡大爷给金锋讲起了当年老胡家遇见赊刀人的经过。
  根据他老爹所说,那时候自己家里穷得叮当响,刚和媳妇成了家,家里连口锅都没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