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556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红认真的说:“你说得不对!那些暴徒是非常残忍的,我亲眼看到他们杀人了————有位南非女记者举着记者证出去表明自己的身份,要求他们放自己离开,结果被他们用刀子将头生生割了下来!他们这么残忍,而且人又多,你们就这么点人,万一跟他们撞上了可怎么办!”
  萧鸿飞说:“我们有最好的尖兵,才不会跟他们撞上!”
  苏红一怔:“尖兵?”
  萧鸿飞说:“就是探路的喽!他的眼睛比鹰还要锐利,鼻子比狗还灵,有他做尖兵,敌人想伏击我们,比登天还难!”

  苏红不大信:“有这么神?”
  陈静前后左右的张望,始终看不到萧剑扬的身影,她的心很是忐忑,随着时间推移,始终不见他出现,她终于忍不住了,问曹小强:“他人呢?该不会还在后面吧?”
  曹小强指向前面的茫茫丛林:“在前面探路呢。这只猴子所说的尖兵就是他。”
  陈静茫然:“尖兵……尖兵就要走在所有人前面啊?”
  萧鸿飞抢着说:“对啊,要不怎么叫尖兵呢?至少要跟大部队保持两百米以上的距离,有埋伏是他先撞上,有地雷是他先踩上,一个不留神就会没命。”
  陈静听得心惊肉跳!
  带着这么多人逃难,而且是在山区逃难,自然快不到哪里去,一直到中午才走了几公里路。现在大家都筋疲力尽了,铁牙犬小队只好让大家停下来休息,顺便吃点东西补充一**力。话音未落,难民们便欢呼起来,四处去找东西吃,找到什么就吃什么。有人拿出昨晚从胡图族军队营地里顺出来的口粮,分发给大家,领到的撕开包装便狼吞虎咽,都饿坏了。

  树林里咀嚼之声大作。
  陈静和苏红都分到了一块压缩饼干,是老黄给她们的,这位仁兄逃命之余也不忘搜刮,着实让他搜刮了不少好吃的。一位黑人大妈还给了她们好几个熟透了的野果,这是难得的美味,这么长时间一直靠啃饼干罐头过日子,她们都快忘了新鲜水果的滋味了,啃得是眉开眼笑。
  啃得正欢,陈静忽然看到萧剑扬出现了,就在一棵大树下摊开一张地图,边啃压缩饼干边看,跟伏兵在讨论着什么。她发现,他真的好瘦,去年见面的时候他就瘦得厉害,现在更瘦了,真让人担心他的身体是否撑得住。他似乎很孤独,哪怕是置身于一千多人中间,依然是显得形单影只。她心一动,碰了碰苏红:“帮我个忙。”
  苏红用力嚼着野果:“你说。”
  陈静将三枚野果递给她:“帮我……帮我给他送去。”
  苏红撅嘴:“你干嘛不自己给他送过去?”
  陈静黯然:“他……他到现在都没有看过我一眼,可能再也不想见到我了吧。”

  苏红说:“如果他不想再见到你,就不会来救你啦!”飞快的将最后一枚野果塞进嘴里,接过那三枚野果拍着胸口说:“包在我身上,你们不就是吵了一架嘛,多大点事,只要我一出马,保证帮你搞定,放心吧!”说完,快步朝萧剑扬走了过去。
  萧剑扬边啃饼干边研究着地图。他对卢旺达可以说是两眼一抹黑,全靠看地图,离开了地图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指着山脉走向问伏兵:“如果我们沿着山脉一直走,能在三天之内走出一百公里,赶到接应地点吗?”
  伏兵说:“三天走出一百公里,挺困难的吧?”
  萧剑扬说:“是很困难,但必须做到,否则变数就多了。”

  正说着,苏红走了过来,双手藏在身后,神秘兮兮的,瞅着萧剑扬手里的压缩饼干,故作惊讶:“你就吃这个呀?”
  萧剑扬淡然说:“有得吃就不错了。”
  苏红摇头:“那可不行,你可是队长哦,要为这么多人的生死存亡操心,还要负责开路,吃这个哪里够补充体力?”藏在背后的手拿了出来,递到萧剑扬面前,是三枚熟透了的野果:“拿着吧,陈静让我交给你的。”
  萧剑扬接了过来,将其中一枚送进嘴里,语气平淡:“谢谢。”
  苏红说:“不用谢我,谢陈静好了。”把陈静的名字咬得特别重。
  萧剑扬的反应依然平淡:“替我谢谢她。”
  苏红说:“我才不干,你亲自去向她道谢得了,我又不是你们的小跑腿!”
  萧剑扬不为所动,继续看地图。
  苏红见他反应这么冷淡,不免来气了,叫:“喂,兵哥哥,你至于么?她不就是骂了你一顿嘛,而且你想想你过去两年的所作所为,难道不该骂吗?她现在都知道自己误会你了,想向你道歉了,你怎么还是冷着一张脸不理不睬,一点台阶都不给人下?有你这样做的吗?”
  萧剑扬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就这一眼,苏红分明看到,他眼里似乎蒙上了一层冰冷的膜,把内心的一切波澜全部隔绝了……同样的,也将外界的一切都给隔绝了,这样的眼神让她没来由的一阵恐惧。萧剑扬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只是摇摇头,说:“苏红,你不懂……吃饱了赶紧休息,等一下还要赶路,照顾好自己,不要受伤,如果受伤了可就麻烦了。”
  苏红看着他,好久才问:“你……你这是怎么了?”
  萧剑扬说:“赶紧去休息。”都带上命令的语气了。

  苏红叹气:“我真的搞不懂你!”赌气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回到陈静那边。
  陈静一直在观察着这边,见苏红回来了,萧剑扬依然坐在那里忙自己的,她大失所望,情绪低落的问:“他怎么说?”
  苏红坐下,沉默了片刻,低声说:“陈静,他很不对劲,他给我的感觉……太陌生了,就像个陌路人。”
  陈静咬住了嘴唇……萧剑扬给她的感觉何尝不是这样的?

  苏红用手指揉着太阳穴,寻找着合适的词语:“怎么说呢?人人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但刚才我跟他对视,却发现他的眼睛似乎罩上了一层黑色的薄膜,将整个内心世界跟外界完全隔绝开来了,那双眼睛让我害怕,真的,很害怕!”想起那双漆黑的、几乎不带窄何情绪波动的眼睛,她便觉得背脊发凉,用力吐出一口闷气,“以前的他可不是这样的,我能感觉到,他的心被封闭住了……是的,在他的身上肯定发生过一些让他刻骨铭心的事情,封闭了他的心。”

  曹小强走了过来,苏红一把拉住他,指向萧剑扬:“喂,他怎么了?”
  曹小强一头雾水:“什么怎么了?”
  苏红说:“他以前虽然沉默内敛,但不失为热心肠,现在却变得这么冷漠了,这是怎么回事?”
  曹小强看了一眼萧剑扬,叹气:“自从他父亲去世之后,他的脸上就没有过笑容了。”
  陈静脱口问:“去年和前年他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他父亲去世了他都没有半点音信?”
  曹小强沉默。
  陈静眼泪都出来了:“求你了,告诉我!我一定要弄清楚!”
  苏红说:“对啊,你就告诉我们吧,这段时间陈静有多痛苦,我比谁都清楚,作为朋友,难道你忍心让她继续痛苦下去?”
  日期:2018-10-06 06:1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