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6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言一出,秘书长们暗想于正运气来了,第一天就获得市长青睐,还愁以后没机会?
  五分钟后,于科长驾车前往南泽厂——本来成刚叫了专职驾驶员,方晟说现在谁不会开车?人越少越好。
  成刚等人将这句话视作对吴郁明取消公车的呼应,都有些忧心忡忡。
  南泽厂位于鄞川区北郊,离工厂大门还有几百米就看到门口堆着高高的沙袋和箱子,前面东倒西歪树着各式标语:
  誓与南泽厂共存亡!

  厂领导吃里扒外,工人流落街头!
  捍卫南泽,抵制国腾!
  见这付阵势于科长有些胆怯,将车子停住,说要不等会儿,等公丨安丨那边部署的人手到位再过去?
  方晟径直推开车门下去,笑道你还真以为我要特警保护?那样怎么跟工人对话?走,不信他们把我吃了!
  于科长心想你都不怕,我这个小干部还怕什么,遂硬着头皮跟上前。

  离大门还有四五十米光景,守在门口的工人们露出警惕神情,为首三角眼大摇大摆迎上去,喝道:
  “你俩是什么人,来干什么?”
  “我们是市……”
  于科长正待撒谎是市信访局的,方晟打断道:

  “我是新任市长方晟。”
  三角眼大吃一惊,下意识退了两步,回头望望工友,上上下下打量方晟,狐疑道:
  “你……你是咱鄞峡市的市长?”
  方晟笑道:“不象吗,要不要看一下身份证?”
  他真把身份证递过去,三角眼还真接过去看了看,抬头道:“人是没错,可……可市长不是你这样啊,一般去哪儿都有警车开道,后面一大批跟屁虫,还有记者哈巴狗似的左拍右拍……”他搔搔头说不下去了。

  方晟道:“警车开道是有的,市长公务繁忙行程紧凑,为了节约时间嘛;记者跟拍也是电视台工作需要,通过新闻报道告诉市民市领导去了哪儿,做了什么工作;但我今天来只想听听工友们的想法,不需要公开报道。”
  说话间后面工人们都围过来,好奇地看着方晟,有人嘀咕道好像是真的,有市长派头。
  于科长掏出工作证亮了一圈,说我是市正府财贸科科长,今天专门陪同方市长调查南泽厂情况,如果大家还不信,可以打电话到市正府核实。
  有个工人叫起来:“你要真是市长,应该把姓余的厂长抓起来判刑,那个家伙太可恶了,南泽厂就毁在他手里!”
  “对,姓余的跟国腾暗中勾结,出卖咱南泽厂的利益,暗地里不知收了人家多少好处,外面包养四五个情妇,省城、京都都有他的别墅!”

  还有工人说:“厂里的干部捞足油水,咱工人在他们眼里狗都不如,一账算清才算了多少钱?平均三四万,还要补交社保,咱这帮人辛辛苦苦在南泽干了几十年,就这样打发叫花子似的赶出门?”
  方晟问道:“去年工资能正常发放吗?人均收入多少?”
  三角眼说:“南泽厂效益不好已有好几年了,但还能靠老客户半死不活撑着,去年基本上按月发工资,象我的话每月拿到手一千八,虽然不高,在咱鄞峡基本生活没问题。”
  旁边工人接着说:“几个月姓余突然说南泽厂不行了,要卖,转眼间就跟国腾签协议,说是价格都谈妥了,市领导也答应了,然后逼着咱解除劳动合同,一账算清!”
  “那个郜更跃能打什么好主意?鄞峡人都知道他是看中南泽厂宿舍区地皮,将来准备开发房地产!”另一个工人愤愤说。
  这可是新情况,方晟正待问个究竟,后面尘土飞扬来了十多辆小汽车,一直开到厂大门口才停下,有个身材魁梧的胖子忙不迭跳出来,指着工人们骂道:
  “你们围着方市长乱说什么?还不赶紧把沙袋搬掉!”

  三角眼喝道:“姓余的,南泽厂都卖掉了,少在咱面前摆厂长架子,滚一边去!”
  其它车里的人也陆续出来,于科长在方晟耳边轻声说国资委、财政局、税务局和南泽厂厂领导都来了。
  大小领导们满脸堆笑扑上来,争先恐后向方晟打招呼。
  见这场景,方晟略一沉吟道:“站这儿没法说话,这样吧,大家到厂里开个座谈会,具体聊聊南泽厂的问题。余厂长算厂领导代表,这位——”他一指三角眼,“算工人代表,另外涉及此次拍卖的相关部门各派一名代表。”
  说罢带头走向大门,三角眼连忙指挥工人们将沙袋搬开个缺口,正好可供一个人进出。

  厂办会议室一看就知很久未用,桌椅都蒙了层灰,余厂长赶紧让人匆忙做了下清洁工作,围成一圈坐下。
  “余厂长先说说相关情况。”方晟直接点名。
  余厂长干咳一声,从皮包里拿出一叠材料,照着上面念道:“尊敬的方市长,市相关部门领导,大家下午好……”
  方晟不悦地说:“不要听长篇大论,你只须介绍三个问题,一是南泽厂业务经营和财务状况;二是为什么卖,为什么卖给国腾油化;三是拍卖款准备用在哪儿!”
  余厂长当场吃了个大瘪子,窘得脸涨成猪肝色,放下材料想了很久,道:“受宏观调控和市场需求不足的影响,近三年南泽厂业务严重萎缩,订单只剩不到四分之一,去年净亏损……”
  说到这儿他卡住了,困窘万分地翻材料,两分钟后擦擦汗续道,“净亏损479.53万元,累计亏损1349.1万元。为保障工人工资发放,去年底在市正府的协调下财政贴补了一部分,又从中行、工行和建行贷了点钱。今年以来形势更差,前三个月只接到一笔75万元的订单,车间开工就意味着亏损,可不做又不行。银行方面认为南泽厂债务过高,不肯再提供贷款,只能保证原金额结转;市正府也不想背太重的包袱,面对资不抵债的局面,经市领导同意南泽厂进入破产程序并拍卖……”

  “哪位市领导同意的?”方晟问。
  “是……呃……祝市长拍的板……”
  方晟道:“郑市长分管工业,为什么拍板的反而是祝市长?”
  余厂长又擦汗,隔了会儿道:“南……南泽厂是市属企业,破产必须要国资委批准,所……所以从祝市长那条线走的程序……”
  “郑市长有没有参与会办?破产和拍卖申请上有没有郑市长签字?”方晟追问道。
  “没……好像没……”
  方晟不置可否:“继续说。”
  余厂长第三次擦汗,道:“南泽厂拍卖是协议价,2350万元,祝市长牵头找国腾油化谈的,之前接触过几家出价都比较低,大概一千**百万的样子,郜总本着体谅市正府财政紧张、为国企困境分忧解难的原则……”

  “宿舍区也在拍卖范围?”方晟冷不丁问,“那块土地什么性质?”
  余厂长觉得方晟似乎是懂人性解剖的老中医,每个问题象敲在骨节上,生疼生疼,啧啧嘴解释道:
  “整体打包拍卖,包括厂房、设备、宿舍区和南泽厂附属产业,宿舍区在厂区东面一点,属于划拨土地,三十多年前没明确用途,去年市长办公会处理历史遗留问题,让南泽厂交了笔钱转为民用了……”
  日期:2018-09-05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