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56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时候要你来教我怎么做事了? ”说话的时候,另外一个白头发的男人已经站在了大门口。看着灌无名继续说道:“回去和广孝和尚说,别打这个方士的主意。难得我看他顺眼……”
  “什么时候你和广仁、火山的关系这么好了? ”灌无名回头看了吴勉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你忘了你老婆是怎么魂飞魄散的……”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看到白发男人对着自己伸出来了手掌。随后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从他的掌心位置爆发了出来,灌无名躲闪不及被这股力量直接打飞了出去。他撞塌了两间民居之后才算滚落到了地上,还没等灌无名站起来,吴勉已经站在了他的身边……
  吴勉居高临下的看着灌无名,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竟然一点长进都没有。和火山起名的灌无名真是个笑话。”
  灌无名冷冷的看着吴勉,说道:“那你还在等什么?没杀过人吗?还要我教你……”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吴勉再次将巴掌伸了出来。对着躺在地上的男人一发力,刚才那股巨大的力量再次出现,直接将灌无名镶在了地面上。
  连续身受两次打击的灌无名此时身上多处骨折,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就这样还是冷冰冰的对着吴勉说道:“你就是这样杀人的吗……是晕血了,还是没胆子下手?

  两次都杀不了我,你还有脸活在这个世上吗?”
  “我都不急,你急什么?”吴勉看着镶嵌在地下的灌无名,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想死很容易,不过我可没说你会那么容易就死了的……”
  说话的时候,他第三次伸出了巴掌,眼看着刚才的力量就要再次爆发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归不归的声音:“给老人家我个面子,留灌无名一条命。我老人家还有话要问他……”
  这时,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出现在了吴勉的身后。白发男人回头看了老家伙一眼,说道:“你不是想现在做好人吧?”
  “那要看好人两个字怎么讲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蹲在了灌无名的身边,对着这个镶嵌在地下的男人继续说道:“几百年不见了,再见面怎么这个样子了……”一句话还没有说完,老家伙已经伸手将这个男人从地下‘抠’了出来。
  “今时不同往日了,现在的吴勉已经不是当初被你追着打的那个愣头青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你多少说句软话,老人家我还能救你一命……”归不归一句话还没有说完,灌无名张嘴一口鲜血喷在了他的脸上。随后他挣狞着笑了一下,对着归不归说道:“这就是我说的话,听到了吗?”
  归不归被喷了半身的鲜血,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恼怒的表情。他用灌无名的衣服擦了擦自己脸上的鲜血之后,突然探头伏在灌无名的耳边,嘴里含含糊糊的说道:“是……你这么说不就好了吗?慢点说……你一着急就吐血,老人家我听到了广孝和尚引来蒙古鞑子,想要推翻大明江山?这怎么得了……”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已经身后按住了灌无名的气海。这个男人长大了嘴巴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这时,周围看热闹的百姓已经远远围栊了过来。灌无名已经看到有几个自己师尊派出来的细作混在了看热闹的百姓当中,将归不归胡说八道的话都听了进去。
  现在灌无名深受重伤,又被归不归制住。无法开口辩解,听着老家伙说的话,心里一急竟然气急攻心,一翻白眼晕了过去。
  “好吧,看在你什么都说了的份上,老人家我这次就饶了你。就这一次啊……”看到了灌无名晕倒之后,归不归这才松开了按在他气海上面的手,随后冲着吴勉嘿嘿一笑,说道:“这灌无名什么都说了,主使之人就是和尚姚广孝。看在老人家我的面子上,这次就饶了这灌无名吧……”
  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也不说话转身向着江右郎的房子走了进去。老家伙也不理会晕倒的灌无名,带上了两只妖物一起,跟着吴勉进入了面前几乎倒塌了一半的民宅当中。
  吴勉、归不归刚刚走进了这半间房子,外面便开始下起了大雨。看热闹的百姓纷纷开始找地方避雨,却没有一个人过来将已经睁开了眼睛的灌无名搀扶起来。
  灌无名倒在地上缓了半天之后,挣扎了站了起来。他摇摇晃晃的在大雨当中走着,看热闹的百姓好像躲瘟疫一样。见到了这个人向着自己走过来,纷纷向着四外躲避。而那几个混在人群当中细作,也没有一点想要过来搀扶灌无名的意思。反倒是用一种警惕的眼神在看着这个男人……灌无名也不理会他们。他走到了一间没人的破败房子里。随后倒在了这个破破烂烂的房子里,等着自己身上的伤是一点一点恢复。这时候,吴勉留在他身上的伤势开始快速的复原。

  没过多久,他感觉到自己身体恢复差不多的时候,便催动了五行遁法凭空消失的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那个倒塌了一半的房间当中,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已经将江右郎围在了当中。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对着面前这个看起来有些文弱的年轻人说道:“怎么样?玩火差点烧到自己了吧?不是老人家我说你,玩火没有问题,不过不能烧到自己。原本你这计策已经差不多了,只要离开了金陵,谁拿你也没有办法。
  可是你甘愿冒险留在这里……是不是你的计划还没完?”
  就在这个时候,刚才出去的女人跑了回来。她看到了安然无事的江右郎一眼之后,确定了他身上没有受伤,这才松了口气。急忙凑到了江右郎的身边,对着归不归说道:“你们不要难为他,我们都是火山大方师的弟子,他只是按着师尊的吩咐办事而已……”
  “谁说要难为他了?”归不归嘿嘿笑了一下之后,上下打量了女人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原本你也是火山的弟子,那就太好了。你替他说说老人家我不知道的事情……”

  “老前辈你何苦难为一个女人”江右郎将女人拉到了自己的身后,这才继续说道:“我只是被师尊打发下山,一是向您和吴勉前辈解释鲍锡安的事情。然后顺道给灌无名前辈送上火山大方师亲手所写的信函,信函上面写着什么您也看到了,就是这么一回事。我这师妹常年没有下山,顺便陪她在京城里住几天。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事情了。”
  “火山收的好弟子,做事滴水不漏……”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回头看了吴勉一眼,见到这个白头发男人没有说话的意思之后,这才继续对着江右郎说道:“既然你不说,那么老人家我说几句。刚才在大街上你是故意等着我们的马车吧?就是为了让你身上藏着的那封信现世,借着老人家我的嘴说给广孝和尚的细作听。老人家我猜的没错的话,你从邵家出来之后就已经见过了广孝和尚,是吧?”

  日期:2018-10-04 18:1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