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153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礼毕,送入洞房。”张富贵一看,中间隔了个雪梅,他牵不到小莲,于是他自作主张,站到了小莲那头,牵起小莲的手就走,雪梅赶紧跟上,主动拉着他的另一只手,张富贵想挣开雪梅的手,雪梅却双手抓着,紧紧地不放,跟着他们一起进入了新房。
  众人又是唏嘘一片,居然有两个新娘同时进了新房,有些男宾还得羡慕或嫉妒张富贵,暗骂这小子艳福不浅,同时娶了两个,就算另外一个是疯的,可是疯的那个,也是个娇滴滴的大美人,试问谁不愿意?
  媒婆看看这样不行,拉着雪梅就往外走,可是雪梅突地朝她的手背上咬了一口,五婶吓得赶紧撒手跑了出来,“哎哟,真疯了,会咬人了。”
  老村长看着自己的女儿进去了,也没有办法,反正她已经疯了,就随她去吧!但愿明天一早,她就会恢复。
  张富贵出了来,陪大伙一起喝酒,他今天高兴多喝了两杯。
  天色渐渐黑了,众宾客在留下礼后,纷纷离去,兰兰将礼登记在案,她今天非常沉默,几乎没说一句话,其实今天最伤心难过的人就是她了,其它如玫瑰、丽君等,眼不见心不疼,可是兰兰全部看在眼里,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娶了别的女人,她的心在滴血、流泪……
  张富贵喝了个八分醉,总得留个二分清醒陪新娘。
  他踉跄着推开新房的门,走了进去,又关上了门。
  本来与小莲共度良霄是他久违的愿望,可是定睛一看,库上坐着两个新娘,这可咋整啊?

  张富贵依次将两位新娘的盖头拉下,雪梅还在摇头晃脑、嘻嘻哈哈地笑,看样子疯得不轻啊!而小莲却在低着头轻轻地抽泣,张富贵明白,她今天受了很大的委屈,哪有人嫁人还被一个疯子掺和在一起嫁的,人家新婚之夜,开开心心地,可小莲却是以泪洗面,面对着一个疯婆子,真拿她没有办法,秀花几次进来想把雪梅赶出去,人没有赶出去,反倒被她咬了几口,再加上一直守在门外的老村长恳求着她不要剌激了他的女儿,秀花也只好看她疯的份上悻悻作罢,哀叹自己女儿命苦。

  夜渐渐深了,老村长见新房内趋于平静,他也得走了,得回家照顾他的外孙和那因见女儿疯了又病倒了的老太婆,真是祸不单行,他想是不是自己做坏事太多,老天有报应了?
  张富贵将小莲搂在了怀里,小莲终于还是忍不住哭了,她也紧紧地抱着他。
  今夜一男二女在一间房里,什么也没有发生,全给雪梅给搅和了。
  接下来的几天,张富贵看着自己的新婚的妻子却没机会跟她相爱,真是又急又气,本想把小莲带到外面去,在野外把这事给做了,可是雪梅跟着张富贵寸步不离,张富贵和小莲一点机会都没有,别说上小莲,就是上别的女人,后面跟了个拖油瓶雪梅,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忍了几天,张富贵实在忍不了了,就当着雪梅的面跟小莲亲热。

  小莲就推着他,“雪梅在这呢。”
  “别管她,她疯了,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
  “可是……,我觉得怪怪的。”
  “那我们就亲热亲热没事的吧?”
  小莲看着张富贵忍得充血的眼睛,“那好吧!”
  于是两人开始亲吻、抚摸,但是这么一来,张富贵已经顾不了在旁边的雪梅了。
  小莲还在推着他,但渐渐地沦陷,于是放任他解开自己的衣扣,脱自己的衣服,最后把眼睛一闭,任他为所欲为,反正雪梅也疯了,不管她了。
  张富贵正要压上去的时候,又遭到雪梅的阻挡,雪梅的小嘴迅速地含了过去……
  小莲正火急火撩地,遭这样的捣乱,是又气又酸又火,她终于发火了,“张富贵,到底谁才是你的老婆?”
  张富贵从没见小莲发这么大的火,也是,小莲才是他的老婆,但雪梅好象也是,她一起拜堂了的,但小莲都发火了,可不能叫她生气,于是他一把将雪梅推开,雪梅被推倒在地上。
  张富贵对着雪梅吼道,“你别再过来啊!要不然我撵你出去”

  雪梅坐在地上,惊恐地看着他,看来她谁都不怕,就怕张富贵。
  张富贵这才压在了小莲的身上。
  小莲满脸巢红,她有些怕,“你轻一点,我怕疼。”
  “好”。
  “啊……”随着小莲一声歇斯底里地尖叫,张富贵终于得手了……
  而兰兰当然听出了这是什么声音,完了,小莲已经成为了张富贵的女人,从这以后,张富贵不再是她独享了,不对,早就不是了,他早就有雪梅了,想到这些,兰兰黯然泪下。
  秀花也听到这声音,心里面没来由的酸酸的。
  小莲双手蒙着脸,窃笑着,“不是了,人家那是……,哎呀,真是羞死了,我刚刚的表情是不是很难看?”
  张富贵动情地说,“不,你刚刚很美,比你平时还美。”

  “你骗人。”小莲娇羞地笑着。
  “那我们继续”
  “不要了吧!”
  张富贵打心底里感激小莲,让他终于获得了男人最想要的女人的初夜。
  老实说,张富贵有过的女人不少,玫瑰、牡丹、小洁、兰兰、荷花、小红、雪梅,但唯有小莲才把第一次留给了他,唯有她才是自己真正的女人,他非常感激。

  “小莲,谢谢你,给了我最宝贵的东西。”
  很久之后,小莲就发现她根本满足不了她老公,眼看着自己快不行了,再下去,她会死的,但又不忍心看到他难受。
  无奈间,看到地上坐着的雪梅,“那就便宜她了。”说这话的时候,她心里都酸死了,要不是怕他憋得难受,要不是自己不行了,她怎么会把这事让给别的女人。
  张富贵心里很高兴,但表面上还装着不高兴,“那怎么行?你才是我的老婆,我怎么可以搞别的女人?”
  他这样说,对小莲是很大的安慰,“就一次吧!下次你不能再跟她那个。”
  “不行,一次都多了。”张富贵故意这么说。

  “好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要不是看你憋得难受,我才让你跟他,我可告诉你,你跟她现在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你听见没?”
  “听见了。”
  “快去吧!”说着,小莲穿起了衣服,有气无力地出了门,把门合上,瘫在了门外的凳子上,发着呆。
  很快里面雪梅的呻吟就开始了,好象很享受,也很放得开,比她放得开多了,她心里酸酸的,越来越后悔自己竟做这样的蠢事,可是不这样做,又能怎么办呢?
  但是她还发现一个问题,你说雪梅疯了,为什么还能这么顺从地跟张富贵做那事呢?你听不出里面她有丝毫的反抗和挣扎,还有,张富贵把她推开那一会,她坐在地上,怎么一点也不疯了呢?

  有问题,一定有问题,小莲有一种被欺骗、被耍弄的感觉。
  日期:2018-10-04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