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369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将方长的话听得一清二楚的周昊坐在周尧的对面笑问道:“怎么样,大哥,这小子是不是比传说中还吊,他要是当我妹夫,我一点意见都没有。”
  周尧哼道:“我看你是想早点把爸气死,然后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也没人管得了你了吧?”
  “你怎么知道……不是,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周昊一本正经地说道:“这小子一看啊就跟三丫头是绝配,你想想,一个三丫头就让爸没辙,再加上这小子吸引火力,以后我的日子当然轻松不少啊,更不用去娶那个疯婆子了。”
  周尧不知道周昊的痛苦人,因为周尧从小到大的路都是周建安一手安排的,到周昊这儿,他叛逆了,想跳出掌控,于是被鞭子抽打了无数次。再看三丫头,老爷子就这么一个女儿,话说重了,都整宿整宿地睡不着。也难怪周老二会隔三叉五地抽疯,想要公平,想要自由。

  想到这儿,周尧白了周昊一眼道:“别胡思乱想了,你还是想想怎么把三妹接手万安一线和龙山部分生产任务的事情告诉爸吧。”
  “我为什么要告诉爸,这又不是我该做的,三丫头要翻天,那是她的事,我一个外人总不能替她挨鞭子吧?”
  周昊这话说得自己都心虚了,再看周尧那意味深长的笑容时,顿时一个激灵,想到前不久因为孟常德的事情自己挨那顿鞭子,几道血痕才刚掉了痂,伤痕到现在还明显得很呢。
  “大哥,爸会不会因为我隐瞒这事,把我打死啊?”周昊声音发颤地问道。

  周尧摇了摇头,笑道:“我怎么知道,我从小到大都没挨过打,你不是这么相信方长吗,我们现在过去问问他,看他能不能救你一命!”
  “卧草!”周昊抱着头大叫了一声,把整个茶楼的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只听他哭喊道:“你没挨过打,三丫头也没挨过打,为毛我成天到晚被爸吊起来打啊,我难道是小妈生的?”
  一听这声音,周芸满脸错谔,方长一脸淡淡的笑容。
  终于又见面了。
  “是我大哥来了吗?”
  听到周芸的问题时,曾凡柯点点头道,“就是周尧部长,他今天在局长的陪同下一起到太湖生产基地来巡视的。”
  太湖生产基地从几年前就已经开始修建,国能集团一直将这一块基地当成标准化规范生产基地来打造,也是以后各处级生产单位的标准。
  不管国能集团派的是谁下来,这一场巡视不可避免,也就正好唱一出针对孟常德的戏。
  曾凡柯先前还不觉得有什么,直到胡贵被现场解职,然后孟常德被劈头盖脸一阵数落之后,曾凡柯才发现,周部长一点想拉他一把的意图都没有。这让曾凡柯的心很慌,十几年不曾害怕过的曾凡柯,他这次是真的怕了。
  “三小姐,我这个人事部的部长是不是已经到头了?”
  听到曾凡柯这个问题的周芸吓了大跳,她又不是野外作业处的人,怎么回答得了这个问题?
  于是方长对曾凡柯说道:“你放心回去上你的班,人家要动胡贵,是拿这一批问题车辆把孟常德拉下马,你担心的是杨聪上位后会不会往死里怼你,都特么不是一件事,凡事都得有个先来后到,排队懂不懂?”
  噗……

  周芸差点笑喷了,这个死方长总能把这么严肃的事情讲得这么有趣,逗逼!
  换了以前,谁敢用这种口气对他曾凡柯说话啊,不过现在方长这番话,真是说得他一点脾气都没有,反而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趁他胸口的大石头被挪了开的工夫,方长赶紧问道:“我就问问你,这一批问题车辆是谁串掇胡贵买的,副部长黎奇在哪儿?”
  “黎奇半个多月前调走了,副部长的位子空着。至于你说是谁……这个处里现在工作多任务重,引进新的设备也是一早就拟定的计划,签字放款提货的事情,这个……谁也说不好啊!”
  方长本来想从曾凡柯的嘴里问出点什么来,结果问了等于白问,于是冲周芸点了点头,示意她没别的问题了。
  从方长这里解开了迷团后,曾凡柯离开时的步子都变得轻快了一些。
  “这么说,我爸他们的意思就是把孟常德当炮灰了?”
  刚听周芸这么问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大叫,这熟悉的声音让周芸满上惊讶,站起来一看,果然是她那个一惊一乍的二哥,当然,还有那个露出慈父般微笑的大哥。
  这一刻,周芸的心情别提有多激动了,两三步就蹦到了她两个哥哥那边。
  方长没有动,反而是摸出电话来将文静发过来的那条未读短信给看了,然后转发给了赵海。

  不一会儿,赵海电话回过来道:“要找他吗?”
  方长应了一声道:“不仅得找,而且动作得快,找到人之后,问他两个问题,南方局里谁接的头,回扣是多少?然后把人直接送都城来!”
  “知道了,老板,燃气集团那边马上要参加市里的招标会了!”
  方长哼道:“那只是个过场,告诉罗中德,千万要沉住气,卢世海那狗东西套路太多,别中招了。”

  “我会告诉他的。”
  方长这边刚通完电话,周芸正站起来冲他挥手呢,示意让他赶紧坐过去。
  看到方长走过来的时候,周昊白了周芸一眼,哼道:“你给惯出来的臭毛病吧,见大舅子二舅子,还装腔作势地忙打电话,这逼装得零分啊!”
  “滚你的,谁大舅子二舅子啊,我都没承认,你急着认什么亲啊,大哥,你说对吧!”
  周尧笑了笑,道:“不是你二哥急,是你太着急,妹妹,你这时候把他带过来,为什么啊?”
  听到这问题时,周芸脑子嗡地一声,这才想起来一个问题,她好像压根没有提前告诉任何人要把方长带来,这一下子变得有点尴尬。
  “大哥,你是不是有毛病啊?”周昊急眼瞪着周尧道:“你是不是觉着咱们家离尼姑庵太近,想让三丫头剃发修行?”
  方长走过来了,周昊一见,马上从周芸的身边挤了出来,然后坐到了周尧的身边去,给方长腾了个位子出来。周芸顺势往里面一挪,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和谐。
  就在一瞬间,周尧的气势变了,再不是那和蔼可亲的大哥,而是低眼看着方长问道:“你就算要坐,是不是也该问问我们的意见啊?”

  方长不温不火地笑了笑,坐正了身子,双手往桌面上一放,指尖敲了敲桌面,然后跟周尧对视了起来。
  最开始的时候,周昊还想笑,慢慢的,周昊笑不出来了,方长的表情看起来很轻松的样子,但是多看他几眼,就发现他全身上下在散发出一种寒意,让他有点窒息。
  要知道周昊这种感觉还是最轻微的,真正难受的是周尧,他本来以为自己多年来的经历要对付一个自以为是的年轻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可是与方长眼神相触的那一瞬间,他……怂了,没错,周尧这么多年来没有怂过任何人。当年他老爸有生病危险的时候,他跟着保镖学了整整五年的自由博击,近身格斗,刺杀术等,而且近些年为了保持状态,时不时还会接受当年那个保镖安排的一些笼斗实战来保持战斗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