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6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市长要求所有部门一把手全部下基层调研,你们哪来的时间回报?”
  静下心来,方晟继续研究今年以来鄞峡各项经济举措,顺便将综合科、金融办、工业科等几个主要科室负责人叫来聊了聊,发现正府办经济班底总体水平还不错,都是理论功底扎实、有过基层经历且想把事情做好的干部。
  说明前任领导想把鄞峡经济抓上去,只是没找准方向而已。
  中午在市委食堂吃饭——食堂与银山一样采取开放性结构,领导们即便市委常委也得排队,众目睽睽下还不好意思让队、插队。时间久了渐渐形成惯例,市委常委、副市长们基本在一号窗口,座位也相对固定,即常委坐在东首前两排,副市长、人大政协领导坐三至六排。
  一号窗口服务的是位明眸善睐的小姑娘,见了谁都笑得眼睛弯成两轮明月,显然是食堂方面精心挑选出来的,意在让市委领导们用餐有个好心情。
  方晟对饮食不讲究,让小姑娘随便打了两荤两素,坐到第一排开吃。过了会儿吴郁明也踱进来,端着餐盘坐到方晟旁边。

  “怎么样?”方晟随口问道。
  吴郁明摇摇头:“不怎么样,事实上很差……企业半死不活,老板们纷纷萌生退意,有门路有技术的设法到外地发展,实在混不下去的就辗转在绵兰、舟顿两地打工,本地大学生们完全排除回家乡的选项,可以说全市——恐怕包括个别领导在内都在等分拆合并,然后在绵兰舟顿谋个好位置。”
  方晟开玩笑道:“你在舟顿主政期间没少挖这边的人材吧,如今报应来了。”
  吴郁明也觉得好笑:“是啊,确实是报应,此一时彼一时嘛,当初花一万块钱挖走的人材,现在要花两万元请回来,想想真窝囊。”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对人材来说有发展前途的企业是首选,至于正府出台的优惠政策、招揽人材计划,只是辅助条件,很少有人愿意冲着一套房子到鄞峡落户,对吧?”
  “跟我想一块儿去了,”吴郁明道,“通常招揽人材用的三板斧——给房子、给户口、给奖金,在鄞峡这块土地都用不上,因为人们看不到希望。我们要想办法争取些大项目、大工程,把蛋糕做大,让市场充满诱惑,到时无需出台政策,自然有大批投资商闻风而动。”
  “这方面需要增加到省里的游说力度,目前问题是省里相关部门也对鄞峡失去信心,连续否决多个项目,或者要求市里拿配套资金。上午我查过财政情况,比意想的还要差,别说配套资金,过阵子能不能如期发放教师工资都是问题。”
  “那可不行,就算借也得确保教师按月拿到工资,不然麻烦大了。”吴郁明急忙说。
  方晟的筷子无意识拨拉饭菜,道:“这只是诸多矛盾的一个小问题,其它还有养老金缺口、社保医保资金枯竭、农副产品补贴负担无力承继等等……”
  “农副产品还用补贴?”吴郁明诧异地反问道,“农业补贴正常用于大豆、小麦、花生等国储类农作物,激发农民种植热情并弥补农作物价格偏低带来的影响,农副产品都是经济作物,有一定利润空间,还要补贴干嘛?”
  “联系之前你说的垄断经营,答案不明而喻。”
  吴郁明搁下筷子若有所思想了会儿,道:“下午我跑两家农庄看看,你呢?”
  “南泽农用机配厂因资不抵债被拍卖,交易协议就等我签字,该厂四百多名工人已堵在市委门前五六天,厂门也被工人封得水泄不通,打出的标语是‘誓与南泽厂共存亡’,我担心事态有激化的可能。”
  吴郁明脸上闪过怒色:“抢在换届前拍卖,把烫手山芋扔给下任,哪个混蛋想的主意?!”

  “你猜购买方是谁?国腾油化!据说郜更跃想把南泽厂改造成油化设备保养基地,但他只肯收留懂机械维修的技术工人,名额大概在三四十个左右,绝大多数工人一账算清后下岗待业。”
  “好狠呐,你打算批准这笔交易?”吴郁明试探道。
  “国腾化工对鄞峡的实际控制力恐怕远在我们预估之上,看来,冲突第一枪将从南泽厂开始。”方晟平静地说。
  吴郁明笑了:“第二枪,其实第一枪上午已经打响了,你不知道而已。”

  “是吗?”
  “下基层前有人提醒我,按鄞峡官场惯例,新上任书记、市长第一天都会视察国腾油化,中午由郜更跃作陪吃顿饭,既表明市领导对国腾油化的重视,也有安抚和拉拢之意,更有种形象的说法叫‘朝拜’。我没理会,也让市委那帮人别打扰你,我说我和方市长想什么时候去就去,也可以不去,总之不需要别人教咱俩怎么做。”
  方晟故意叹了口气:“真是躺着也中枪,完全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人家给得罪了。”
  “你根本不在乎,对吗?”吴郁明眯着眼问。

  方晟反问道:“你呢?”
  两人会心一笑,埋头吃饭。
  两人窃窃私语的时候,食堂数百双眼睛盯在新任书记、市长身上,目光中既有惊疑不定,也有好奇揣测。
  按官场常情,很少有市委书记和市长如此亲密无间的现象,何况吴郁明和方晟的故事,鄞峡干部们早就从各个渠道打听到了,有关于两大家族的恩怨,有喻亮情节,还有传闻中的新生代子弟竞争问题。

  在所有人看来,两人上任后合作肯定是暂时的,对抗才是主旋律。
  可从昨晚晚宴到今天中午种种迹象表明,携手合作似乎已成定局。
  此时,食堂内外市委市正府几百号人都在考虑一个问题:他俩联手打算对付谁?
  听说方晟要去南泽厂,正府办七位正副秘书长都跑来劝阻。并非胆小怕事,而是新任市长要是被愤怒的工人群殴,那可是震惊全国的特大新闻,没人担得起责任。
  环顾众人忐忑不安的样子,方晟笑道:“瞧你们吓的,当我是温室里的花朵?十年前企业改制我就孤身一人闯到车间做工人的思想工作,三滩镇几十家乡镇企业都是我逐个完成改制工作的。”
  成刚等人暗想当时你不过是小小的副镇长,死也白死,如今官至正厅影响力大不相同,被碰根汗毛也是政治事件,马虎不得。当下也不说话,都堵在办公室门口。
  “唉,你们这帮家伙……”方晟围着办公桌转了两圈,道,“这样吧我们各退半步,你们让开路,我同意派几个便衣跟着,一旦发现不对立即掩护撤离,总行了吧?”
  成刚心想总这样僵持不能解决问题,方市长实在想去南泽厂就遂他的心愿,到时加派人手就是了,便无奈道:

  “过会儿您一定要听从公丨安丨局同志的安排,不是我们小题大做,而是南泽厂的问题太复杂,工人们情绪极不稳定,稍稍煸风点火就可能蔓延开来。”
  方晟道:“正因为问题复杂,我们才要主动面对去解决问题,不能任由矛盾越积越深最终酿成大错,别说这么多,走吧……嗯,于科长陪我一块儿去,其他同志分头到别的单位吧。”
  日期:2018-09-05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