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6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靖海国际商会什么来头?如果我记得没错,董事长徐靖遥在黄海露过面,跟邱海波有过较量吧?还有现在所谓杭风电子红河分厂,前身潇南德亚董事长芮芸在梧湘也有出色表现吧?老实交待,他们跟你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不是你想象的官商勾结。我到红河招商,他们来做生意,就这么简单……”
  “方晟!”樊红雨恼道,“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多少回了,你有没有算过?在我面前还不说实话!”
  方晟尴尬地说:“小点声,管委会办公室不太隔音……”

  “我不管你跟陈景荣之间的恩怨,也不管潇南德亚和杭风电子之间的猫腻,但你不准暗渡陈仓,采用腾挪**把企业悄悄转移到鄞峡抬升政绩,那样的话红河经济真要一落千丈,我也就完蛋了。”她略带娇嗔的语气说。
  来鄞峡之前,方晟的确有过整体搬迁潇南德亚的念头,这也是他将潇南德亚降格为分厂的原因之一,不完全为了修理陈景荣。当时他已预估即将离开银山,无论到哪儿当市长首要任务就是抓经济,而要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必须要有龙头企业,潇南德亚是最理想的选择。
  没想到接手红河的是樊红雨,而且精明如她者把他的心思说破了,事情便有些不太好办。
  毕竟有鱼水之情,不能拆她的台。
  方晟笑道:“企业追求利润最大化,不是我一声令下说搬就搬,这样吧,我承诺不主动公关,但如果人家哭着喊着要来也没办法,行不?”
  “去你的哭着喊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徐靖遥和芮芸的名堂。”
  “两家产值超亿,我的承诺很值钱啊,说说有什么奖励?”方晟调笑道。
  樊红雨吃吃笑道:“有啊,不知道算不算奖励,还是惩罚——四次,晚三早一,今晚我就送货上门。”
  方晟打了个寒噤:“呃……改日,改日,初来乍到到处都有人盯着,小心为妙。”
  “你不是挺胆大,一个人跑到梧湘约炮么?”
  连“约炮”都说出来了,女人在有过关系的男人面前真的毫无顾忌。方晟无奈道:
  “新官上任总得拿出点表现吧,头一天就偷偷摸摸幽会成何体统?再隔……三天,咱俩省城相见!”
  樊红雨笑得前俯仰:“逗你玩的!我根本不知道鄞峡在哪个方向,怎敢独自开车呀。三天之后,就这样说定了!”

  通完电话方晟出了会儿神,不知为何,脑子里突然蹦出鱼小婷的脸庞!
  鱼小婷去香港探望越越后杳无音信,仿佛凭空蒸发似的。期间方晟与赵尧尧通了两次电话,不便明说,旁敲侧击打听她的下落。赵尧尧含含糊糊让他放心,看样子也不清楚鱼小婷到底去了哪里。
  双盲行动,符合鱼小婷的行事风格。
  可她去香港的目的是探望越越,并无逃亡意图,再说她的身份早已合法化,连白翎都不再追究,何必走出这一步?
  方晟由此想到一个可怕的问题!
  赵尧尧虽不懂情报,也跟情报界没有瓜葛,但富可敌国的她随便开张支票便可撬开世上最坚强的堡垒。
  八成是FBI接连遭挫后仍未善罢干休,继续预谋发起新行动,被赵尧尧提前获悉,故而鱼小婷及时隐匿于茫茫人海中。
  阴魂不散的FBI啊,想到远避于德国的Phoebe,还有始终不敢活在阳光下的鱼小婷,以及背负着阴影随时担心出问题的爱妮娅,方晟烦恼丛生。
  到底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的最强大的情报机关,招惹之后后患无穷。
  可是,一切都是被动的。
  爱妮娅把Phoebe安置到美国本身是为了安全,不料成为詹姆士勒索的把柄。不除掉詹姆士,爱妮娅将身败名裂。
  故事就是这样不可逆转地一步步走向深渊。
  怎样才能迫使,或者采用某种手段让FBI同意销案,从此不再追究此事?方晟皱眉陷入沉思。
  于科长在外面等了五十分钟,两腿快站麻了才被叫进去。
  “让你久等了,”方晟和颜悦色道,“你是潇南财经大学毕业的?”
  “金融管理专业,毕业后参加市考进了人民银行合作金融科,后来借用到金融办,六年前正式调入正府办,去年刚刚主持工作。”于科长简要介绍了自己的简历。
  “术有专攻,不错。鄞峡存贷增量全省倒数第一,怎么看这个现象?”方晟抛出个看似漫无边际的问题。
  于科长知道新领导在考试,成则能更进一步,败则在这任领导手里无出头之日,略作思索道:
  “坦率说这个现象不正常。从规模上讲,鄞峡存贷总量全省倒数第一,基数小涨幅应该提升快,尤其是存款。鄞峡地理位置相对封闭,人口流动不大,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用户数和普及程度较低,按说存款都在本地,外流的可能性很小……”
  “在此之前有没有人分析过原因?”
  “我提交过专题报告,主题是鄞峡金融行业如何打开死气沉沉的局面,其中包括方市长的问题。”
  “回头送份报告过来,”方晟饶有兴趣问,“你怎么分析的?”

  “金融是经济的晴雨表,金融直观反映当地经济发展水平,美国经济问题全球第一,所以诞生了华尔街;在此之前英国是老大,全球市场都看伦敦交易所的脸色;同样在中国,京都、碧海也是当之无愧的两大金融中心,没有第三个城市能与它俩抗衡!”
  于科长虽然打开笔记本,却没看一眼,胸有成竹道,“鄞峡金融业的颓势实质暴露了当前地方经济陷入严重困境,受虹吸效应影响,每年鄞峡大学生返乡率不足百分之二十,人材外流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信心缺失。据不完全统计,两年间鄞峡倒闭的小商场、小超市、小加工厂、酒店和宾馆共有167个,相对应的是新开、新建相关企业只有21个,可见投资环境之糟糕。企业没活力,银行出于风险控制原则惜贷收贷,由此造成恶性循环……”

  “不是有国腾油化作为中流砥柱么?”方晟不动声色问。
  “国腾做得再好利润全部上交省财政,鄞峡不过从中分得一点地税收入,它对当地的贡献主要在于解决就业问题,但普通职工工资已连续三年没涨,不少中层精英纷纷另谋出路,人心思变,可以说国腾油化正处于矛盾激化的风尖浪口,一旦量变转为质变,将对鄞峡产生严重的负面影响。”
  “从金融专业角度看,你有什么对策搅活这潭死水?”
  于科长道:“依靠鄞峡自身资源没法走出当前困境,首当其冲是招商引资,其次要改变当地墨守成规的旧观念、旧意识、旧模式,还有就是有效清除垄断市场的保守势力,最后一点是班子要团结。”
  方晟抚掌笑道:“言简意赅得好,每句话都意犹未尽,又另有所指,想必都能做篇大文章吧。行,今天就说到这儿,回去准备一下,下午陪我跑两个单位。”

  没多久,国资委、财政局、教育局等几个主要部门负责人要来回报工作,方晟让成刚打发回去,说:
  日期:2018-09-04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