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6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耿大同赶紧说:“祝市长先坐下,别太激动,方市长也是从减轻你工作压力角度出发,并无恶意。如果过阵子你觉得身体情况有了好转,还可以再调整分工嘛。”
  “是的是的,公丨安丨的摊子太大了,我未必照顾得过来。”郑拓说。
  华叶柳也说:“方市长调整分工,我和郑市长只能边干边适应,以后再说,以后再说。”
  郑拓资格老,站起身轻轻拉了一把,祝雨农也觉得刚才那番话过火了点,顺势坐下,道:
  “我承认态度不对,但方市长事先不打招呼突然调整分工就对吗?你自己都说大家在一个碗里吃饭,同事之间起码的尊重总该有吧?”

  这句话某种程度说出几位副市长的心声。
  须知调整副市长分工其实是官场非常重要的事,每次调整不管幅度大小都要专门发红头文件,一方面向省委和省正府以及相关职能部门通报,一方面传达到基层各级领导和主管部门,便于工作的协调衔接。
  调整副市长分工也不是方晟这样搞突然袭击,连常务副市长都一无所知。
  通常的程序是:市长先和常务副市长协商,确立大致调整方案;然后找相关副市长谈话,充分沟通同时也尊重当事人意见,对方案进行适当修改;再然后向市委书记、副书记小范围通报,看有无意见;最后在市长办公会上正式宣布。

  实际上宣布只是个形式,开会前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
  方晟沉着有力地说:“祝市长说‘突然’,并将此与‘尊重’挂钩,我觉得大可不必。分工领域不是自家一亩三分地,不是不可侵犯的神圣领土,灵活调整和依照形势变化随时调整均属于合理范围,此乃其一;其二南方沿海省份有些市区开始试点分工轮换制,怎么讲?比如祝市长分管金融达到两年,接下来就由华市长分管,再隔两年郑市长分管,这个做法已得到京都领导层认可!其三……”
  “其三,”方晟倏尔收敛笑容,“先前我说过各位要做好压力更大的思想准备,之所以这么说,一方面为了发展鄞峡经济,打破陈规陋习,正府会采取一些超常规的做法,包括市长分工,今天只是微调,今后或许会有大动作!另一方面作为市领导,要推动工作开展不仅仅坐在台上作报告,要有实际行动!我要向郁明书记令军令状,各位要向我领军令状,层层分解落实责任,到年底见真章!我要提醒各位的是,考核将是动真碰硬的,怎么说就怎么做,到时谁打招呼都没用!”

  一连串掷地有声的话把副市长们都说傻了。
  耿大同长期坐省直机关办公室,习惯于和风细雨和礼节客套,哪见过方晟这等暴风骤雨的冲击,当时就有点后悔不该放弃安逸舒适的环境,跑来活受罪。
  方晟脸色愈发严峻:“昨晚我一宵没睡,研究了今年以来市正府下发的各类红头文件,结合刚才各位讲的内容,我已找到鄞峡多年未能发展的根源,或者说揭开真相的一角,那就是,工作循规蹈矩,思路保守刻板——春天转发京都一号文件加强农业生产;夏天转发省委省正府文件加强夏粮收购;秋天转发京都文件加强农副产品购销;冬天转发省委省正府开展总结全年工作策划来年思路了。试问各位,从年头转发到年尾,鄞峡到底有没有自己做法和点子?”

  “难道转发上级文件也不对?”祝雨农冷笑道。
  “很对,这就是所谓的政治正确,跑到哪儿都立于不败之地,可是老百姓从红头文件中得到了什么?”方晟反问道,“鄞峡山区种植了几十年传统双季稻,有谁想过改良水稻品种?鄞坪县每年向舟顿、绵兰外销上百吨野菌山茹,有谁想过建立鄞峡自己的加工基地?”
  华叶柳主管农业,立即辩解道:“方市长所说的我们都想过,但无论是研发水稻品种改良,还是建立农副产品加工基地都需要钱,报告打了若干次省里就是不批……”
  方晟批评道:“市场经济背景下还事事依赖上级,依靠财政拨款,观念严重滞后!”
  祝雨农眼中闪烁狡黠之色,道:“华市长的确很想建成鄞峡自己的农产品加工基地,请问方市长有啥好办法?”
  好像居心叵测的样子。

  方晟虚晃一枪道:“这只是我举的例子,实际上要全面发展鄞峡经济,切入点应该很多,需要集思广益,发动广大干部群众献计献策……今天的市长办公会开得不算成功,很正常,如果每次市长办公会都象温吞水,鄞峡就没有未来!散会前,我以市长身份提一点要求!”
  尽管极不情愿,包括耿大同在内的副市长们都开始记录。
  “从今天开始,市正府所有领导、各部门一把手都要下基层调研,主题就是‘如何快速发展鄞峡经济’,下周一市长办公会进行交流。在调研过程中,各位要打破分管领域框框条条——以后各位就知道了,在我眼里市长分工没多大意义。要言之有物,别跟我夸夸其谈,不具备可操作性的东西不要拿到会上!散会!”
  回到办公室,成刚随即进来试探道:
  “方市长,听说吴书记发了话以后一刀切取消公车,领导干部下基层全部开私家车?”

  方晟漫不经心道:“不错的建议。”
  “那……今天正府这边所有领导下基层咋办?”
  “市委有正式通知吗?”
  “没有。”

  “原来怎么办还怎么办,以正式通知为准。”方晟道。
  看来新市长不是看书记脸色行事的马屁精,多少还算人性化。成刚心领神会道:“好的,我明白了。”
  刚要出门又被方晟叫住,道:“提醒下基层的同志,中午晚上都不准喝酒、洗澡、K歌,谁要是敢违反纪律规定,严惩不贷!”
  “要不要以市正府办的名义发调研要求,强调您说的指示?”
  很会办事的秘书长,方晟微微笑道:“可以,最好今天就下发,下基层同志人手一份。”
  “我立即就办!”成刚出了门又折回,问道,“方市长第一站打算去哪儿,让哪几个部门领导陪同?”
  “叫财贸科的人过来。”
  财贸科于科长敲门时,樊红雨正好打来电话。方晟摆摆手,于科长知趣地退到外面等待。
  经过前期调研摸底,樊红雨对红河的情况有了初步了解,这番电话是想核实和打听些更深入的问题。
  “明月是你在顺坝唯一重点培养的老部下,又是校友,关系自然非同寻常,”她酸溜溜道,“但我只关心能力和人品,这两方面她是否值得信赖?还有居思危和吴宓林,是你挑选的,还是出于某种平衡?”

  “我跟明月是清白的,否则不会把人家老公从顺坝调到银山。本质上讲明月和范晓灵是同一类人,都属于没有后台背景,必须靠自身不懈努力的女干部。她们不论派系,不论立场,不论亲疏,只管尽心尽力做好本职工作。明月是这样,居思危也是如此,至于吴宓林,经历被贬到机务事务局后重回红河,应该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和兢兢业业的态度,不会对你的工作形成阻力。”
  日期:2018-09-04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