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56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归不归这个老家伙说话也没准过,不过他还不敢当面欺瞒自己。现在看起来广孝没有对自己说实话……不过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让席应真说回头的话他又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对着看似最不会说谎的百无求说道:“那大个子,你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不是这个老家伙骗我?”
  “这个你问老子? ”百无求眼睛瞪的好像牛眼一样,顿了一下之后,它继续说道:“广孝是什么王八蛋你还不清楚吗?那个死贼秃的嘴能把好好的两口子说妻离子散,两口子都离了还能念他的好,天天去庙里还愿去……大术士老头儿,你收谁做弟子不好,偏偏收了这个和尚?不是老子说你,以前提起来大术士你都挑大拇指,谁不知道你是个徐福大方师起名的大人物?现在再提到你一一呸!他是死秃驴广孝的师父,什么样的弟子什么样的师父……”

  “够了……我也是糊涂,能让你这个混人说出所以然来。”说话的时候,席应真不再理会百无求,他对着吴勉说道:“姓吴的小娃娃,术士爷爷在给你次机会。只要你答应不去找广孝的麻烦,术士爷爷便放过了你,不再找你的麻烦……”
  这时候吴勉也上了脾气,白发男人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之后,说道:“那我再说一遍,广孝惹到了我……你来不来,我都要去找他……”
  “说得好……”听到了吴勉的话,席应真笑了一声。随后这位大术士站了起来,就在他站起来的一霎那,面前和吴勉相隔的桌子突然粉碎。席应真慢悠悠的向着吴勉走了过去,边走边说道:“说起来当年你还欠了术士爷爷我的一个嘴巴,这才应该连本带利一起还了吧。”
  “那要看你要账的本事了,别旧账未清你再搭进去一笔。”说话的时候,吴勉也迎着席应真走了过去。两个人的身体各自浮现出来一层好像烟雾一样的气体,归不归是识货的,老家伙知道这两个人已经竭尽了全力,术法顺着二人的毛孔冒了出来。由于二人的术法都过于浓烈这才实体化变得好像浓雾一样。
  眼看着两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雾就要碰撞在一起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来了一声佛号:“南无阿弥陀佛……师尊、吴勉施主不要因为和尚我伤了你们两家的和气……吴勉施主如果能消气的话,广孝愿将项上人头双手送上……”

  顺着说话的声音看过去,一个身穿黑色僧衣的和尚出现在了席应真的身后。来人正是吴勉、席应真的导火索姚广孝和尚……“你来这里做什么? ”看到了自己的弟子之后,席应真皱了皱眉头,继续说道:“术士爷爷我来替你们说合,你来算是怎么回事?”
  “大术士,咱们凭良心说话,老子怎么看不出来你是来说合的?”百无求瞪着眼睛继续说道:“死贼秃晚来一步,咱们当中说不定已经少了个人……”
  广孝完全不理会百无求的无理,他微微一笑之后,对正在盯着的吴勉说道:“吴勉施主你误会了,绍家的事情与和尚无关。昨夜和尚终于打探清楚,指使人咒害京城百姓的是逃到漠北的元帝特使占木儿。他笼络了一大批能人异士,在这里施展咒法的人便是其中之一叫做流苏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和尚顿了一下。缓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流苏守在这里看守咒法,而害了邵家姑娘的鲍锡安也是被蒙古人笼络的修士。只是鲍锡安的怨念太深,在看守咒法的时候还抽空去了结多年的恩怨。
  现在鲍锡安已经被流苏灭了口。城中的咒法也被吴勉、归不归几位毁掉……”
  看着已经将自己摘出去的和尚,吴勉冷笑了一声,说道:“广孝,流苏和鲍锡安负责看守阵法,那么你呢?你又负责什么?”

  “和尚我之前隐隐约约听说过一点风闻,后来又派了弟子灌无名前去查看。这些都是他刚才告诉我的。”广孝说话的时候,看了自己的师尊一眼。看到席应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之后,继续说道:“幕后黑手就是元帝和他的特使占木儿了……”
  看着夸夸其谈的广孝,归不归凑过来说道:“广孝,你纵横捭阖了一辈子,刚刚在那些人那里得了便宜。现在又要我们帮你去了结他们吗?指使我们相互争斗,你等着坐收渔翁之利吗?那可不行……”
  广孝看了一眼走过来的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和尚哪里有什么渔翁之利?蒙古人也好,当今皇帝也好与和尚有什么相干?只是蒙古人做的有些过分了,他们在京师重地埋下了咒法。想要将当今皇帝和这满城的百姓一起害死,这样和尚就不能看着不管了。这才派出弟子前去打探消息,如果归施主你还想要和尚这颗项上人头的话,只管拿去就好……”
  原本吴勉和归不归已经算定这和尚并不是咒法的主谋,现在和尚将所有事情和盘托出,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
  “听到了吗?这是蒙古鞑子不死心,想要趁机作乱!”听了广孝的话之后,席应真看了面前的吴勉和归不归一眼。随后他对着和尚说道:“广孝,此事为什么你不和术士爷爷我来说?还要我来替你说合?”
  “事情未明之前,弟子也不敢说。”广孝欠着身子走到了席应真的面前,继续说道:“之前虽然有了一点眉目,不过幕后的主事之人未露。弟子也是昨晚刚刚打探清楚,只是现在蒙古人的计谋败在了吴勉、归不归两位手里,不知道他们后面还会有什么动作……”
  “广孝你是不知道,还是不说? ”吴勉看了一眼和尚之后,继续说道:“我也有些好奇,你在京城居住了那么久。一点都没有发觉咒法的踪迹吗?这织染局这么有名,你不进来看看?上千个亡魂不见你超度一个两个的,怎么,你也开始怕鬼了?”
  广孝解释道:“不瞒吴勉先生,这里和尚的确来过几次的。不过这里的亡魂怨气太大,我用佛法无法超度它们,原想着请地府的阴司上来。一起合力超度这些魂魄,想不到你们几位到了……替和尚解决了这个难题。”

  “原来广孝你来过这里……”这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走了过来。对着和尚继续说道:“咒法这么明显你都没有看到吗?当年火山就说过你的眼神不好,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你这眼神还是没有一点长进。”
  广孝转身对着老家伙说道:“和尚来几次前来都是深夜,当时心思都在亡魂身上。
  实在没有注意到咒法藏在什么地方……后来还是从逃回去的流苏嘴里,知道了咒法的事情。看来火山大方师当年说的没错,和尚我的眼神确实大不如前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