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36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无奈的摇摇头,起身道:“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要用酒瓶砸你么?那原本是放你一马的意思。毕竟你是谭老爷子的亲信,跟了他多年,虽有不少花花肠子但也算兢兢业业,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哪怕你想下毒害我,我也想给你留个善终。
  只是可惜啊!你以为谭老爷子死了就没人能再压住你,太狂了,留下你迟早都会变成祸害,还是现在就解决了你比较好。”
  他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向前走,张凌云随之后退,脸上满是恐慌,瞪着眼珠子连声哀求:“先生!萧先生!您先别激动,这里面是不是出了什么误会?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啊?您要不信,我现在就可以把您的那杯酒喝掉!”
  “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我就让你死个明白。”萧晋冷笑,“三天前晚上十点,八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小混混到谭氏粤菜酒楼点了一桌子菜,还开了一箱茅台,总共消费五万四千块。

  吃完之后,他们非但拒不付款,还在一楼大厅里大闹,打伤了酒楼的数名服务和安保人员,直到丨警丨察到场才算完。
  这件事给谭氏酒楼造成的直接和间接损失超过了三十万,可那几个混混天还没亮就被放走了,虽然涉案丨警丨察被停职调查,但人却找不回来,赔偿自然也就无从谈起,事情竟然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江湖传言,是我萧晋觊觎日进斗金的谭氏粤菜酒楼,所以才派人搞了这么一档子事儿,也只有我才能在大摇大摆的让警方把人放走的同时,还能让所谓的五虎将半个屁都不敢放。
  这个说法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到连我都想相信,但很可惜,偏偏我就是传言中的那个萧晋,有人这么往我头上扣屎盆子,你说我能忍吗?”
  “当然不能忍!”张凌云接口接的大义凛然,“江湖传言根本就不可信,我和兄弟们都知道,您跟我们大哥家的关系多亲密那是有目共睹的,善芳还活着的时候也没少在我们面前说您仗义,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怎么可能是您做出来的?
  萧先生,我不知道您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但我张凌云可以对天发誓,这件事真的和我没有丝毫关系!求您给我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一个星期……不,三天!三天之内,我保证把那几个人和散播谣言的家伙给您找出来!”
  “不用麻烦了,我的人已经找到了那几个混混以及他们的联络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会儿他们应该都已经被段德彪打断双腿带去谭公馆了。”
  张凌云神色一变,但紧接着就抹了把脸上的血,开心的大声道:“是嘛!那太好了!***,那帮王八蛋不但往萧先生您身上泼脏水,还害的您误会这件事与我有关,真真是该死至极!先生,为了证明我没有骗您,请您带我跟您一起去谭公馆当面对质!”
  “卧槽!你可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萧晋头疼的捏捏鼻梁,“都到这个时候了嘴还这么硬,好吧!既然你想死在谭老爷子灵前,那我就遂了你的愿,事不宜迟,咱们走吧!”
  说着,他伸手拍拍张凌云的肩膀,然后转身就朝房门走去。
  就在这时,张凌云眼中陡然迸发出两道厉芒,同时右手在后腰上一摸,掌心便多了一把精致的小型手枪,对准萧晋的后脑就要扣动扳机。
  可在下一秒,他却发出了一声惨叫,人也倒在了地上,手枪甩出去老远。
  萧晋转过身,捡起那把枪在手掌间把玩片刻,笑着说:“西格P938经典款,张凌云,连枪都玩儿这么隐蔽袖珍的,你果然是个习惯背后阴人的肮脏小人。”
  张凌云左手抓着右手手臂,面色苍白,浑身颤抖,眼中满满的都是疑惑和恐惧,显然完全不明白自己的右臂为什么会突然痛到连手指都不能动一下。
  “我刚才拍你肩膀的时候截住了你右臂上的一条经脉,”萧晋直接就给了他答案,“如果你老老实实的跟我走,一刻之后它自动就会解开,但就像我说的那样,你聪明过头了,把所有人都当傻子看,最终只能自己变成傻子。
  哦,对了,顺便说一句,我其实是一名华医,对毒药也算有点研究,你冰成冰块的药物味道太大,用顶级威士忌的麦香来掩盖,坑一般人足够,但碰上了我,算你倒霉。”
  张凌云听完这些话眼睛都直了,也是直到此时此刻,他才深深的明白,江湖中对萧晋的传言虽然是假的,但也从侧面证明了他绝不是泛泛之辈,能让谭家把宝贵谭氏双姝相赠的人,怎么可能是个好对付的角色?
  人家说的没错,自己太目中无人了。

  “饶……饶命!萧先生,求求您!我母亲今年已经七十五岁了,最小的女儿还不到十岁,求您饶我一命,我愿意拿我的所有来交换。”
  萧晋摇了摇头,目光冷酷至极:“我给过你机会了,两次!一次用酒瓶砸你,一次暗示你我知道了酒里有毒,可你全都不在乎。这是你的问题,也是你的责任,不过,看在你的女儿确实还小的份儿上,我可以把你的命交给老天,让不让你活着,就由他老人家来决定吧!”
  话音落下,他猛地一脚踢出,张凌云的身体就飞起撞破落地窗的玻璃,重重的摔在楼下的水泥地面上。
  张凌云喜欢阴人,手段一向狠毒,所以他自己心里非常清楚,一旦有仇家找上门来,绝不会让他死的太过轻松。
  这就是别家老总办公室都在顶楼、而他却放在了中间三楼的原因。
  出了什么事,不管是楼上的还是楼下的小弟都能快速到场,若情况实在不利,从楼上跳下去也不至于致命。
  脑子真的可以救命,所以他活了下来,只是脊椎受了重伤,高位截瘫,后半生只能在床上度过了,从某种角度上来讲,似乎比死还要惨。

  “萧先生,这是不是太便宜谭建光那个王八蛋了?事情虽然是凌云撺掇的,可这也说明了他是不打算放弃我大嫂手里那些产业的,咱们只要把凌云往我大嫂面前一放,一切都会真相大白,那小王八蛋三刀六洞都是轻的,您所受到的污蔑也能被洗刷,皆大欢喜啊!”
  带人迅速的控制和接收了张凌云的小弟和产业,段德彪陪着萧晋在马路边的一个烧烤摊上喝酒,说话的声音很大,毫不掩饰口气中的不解和惋惜。
  “时间还是太短了。”萧晋丢掉一根竹签,嚼着味道还不错的肉串说,“我没想到谭建光这么沉不住气,这才刚当上话事人几天就开始打谭家产业的主意。
  老夫人是性情中人,这才过去一个月,失去亲人的伤痛肯定还在,若是连唯一的慰藉也失去,天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