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551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安全区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陈静和苏红抱在一块瑟瑟发抖,彻夜无眠。
  打从跟金先生通了一次电话之后,她们就没有再得到与外界沟通的机会。暴徒首先切断了安全区的电力供应,手机只充了一点点的电就断了,好在安全区里有柴油发电机,李清带几个人发动一次反击,将暴徒赶出安全区,夺回了机房,好一通折腾之后总算是把柴油发电机发动起来,让安全区恢复了电力供应。然而没等他们高兴多久,暴徒又发动进攻,将他们从机房里赶了出来,夺取机房,李清只得再次组织人手进行反击,打死了几个,又将机房夺了回来,然后欲哭无泪地发现,发电机组已经被捣毁了。就在他们尝试着修复发电机组的时候,迫击炮炮弹落了下来,有两个人当场被炸死。李清无法可想,只好带了一些柴油撤退,放弃了机房。安全区的电力供应彻底没指望了,很自然的,给手机充电也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也就更没有办法跟外界沟通了。

  不过李清也没有让那些暴徒好过,他把缴获的柴油制成简陋的燃烧瓶,让好几名卢旺达人带上在楼顶埋伏,在暴徒进攻的时候就点着往暴徒抡过去,虽说效果不如汽油做的燃烧瓶,但威力也不小,当场烧死了十几个,吓得暴徒们落荒而逃。
  现在这些卢旺达人已经被组织起来,拿起一切他们所能找到的武器,以饭堂为中心将整个安全区变成了要塞,在李清等人的指挥之下跟暴徒展开针锋相对的较量,暴徒几次进攻都被他们打退了。其实那帮暴徒的战斗力也就那么回事,既无组织,也无纪律,打死了几个嚷嚷得是凶的,剩下的便一哄而散,只要沉着应对,要打退他们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李清他们最头疼的,还是弹药问题,加拿大人留给他们的弹药就那么一点,打掉一发就少一发,虽说他们也在战斗中缴获了几支AK-47自动步枪,几条猎丨枪丨,火力大大增强,但弹药那么少,能够撑多久?根本就撑不了多久的。坚持了一天两夜,弹药也快耗尽了,而包围他们的暴徒却越来越多,大家都忧心忡忡,谁也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熬过去。

  大家都很害怕。暴徒的凶残大家都见识过了,落到他们手中,连留具全尸都是奢侈的。就在昨天下午,有位躲进安全区的南非籍女记者举着自己的记者证走了出去,声称自己是英国某电视台的记者,是受日内瓦公约保护的,要求暴徒放她走。然后大家便看到她被当众轮番施暴,受尽折磨后被推进一辆熊熊燃烧的汽车里活活烧死。世间的一切法律、道德、公约,都对这些野兽失去了作用,指望他们大发慈悲放自己一马,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李清正在识法与暴徒们沟通,试图花钱买平安,但由于他们拿不出什么财物来,这种沟通意义也不大,所以现在大家只能祈祷奇迹发生了。陈静始终握着那支罗拉送给她的手枪,那位南非女记者的悲惨遭遇她都看在眼里,她是绝对没有勇气去承受这一切的,所以她早已下定决心,如果暴徒冲进来,她会在第一时间开枪打死苏红,然后将子丨弹丨射入自己的太阳穴,绝不把自己和苏红交给这帮野兽蹂躏!

  一天两夜时间,足够她学会怎么开枪了。要打中几米外的移动目标可能很难,但将子丨弹丨射入自己的头颅却是绰绰有余了。
  李清就坐在她身边,抱着C7自动步枪,三分睡七分醒。几场战斗下来,这个富家子弟身上那点轻浮孟浪的气息已经尽数褪去,整个人看上去坚强而乐观,哪怕天塌下来也敢拿脑袋去顶。也许他本来就有一腔热血,只是因为家庭的原因无从倾洒,所以只好在女人身上证明自己吧,现在形势将他推到了要对上千人的生死存亡负责的位置,他的男儿本色也就慢慢流露出来了。
  苏红突然一哆嗦,惊恐地瞪大眼睛,发出尖叫。陈静眼疾手快,一手捂住她的嘴巴,压低声音问:“怎么,又做噩梦了?”
  苏红额头上满是冷汗,剧烈喘息着,推开陈静的手抱紧她,浑身冷得像块冰,哆嗦着说:“我……我刚才梦到自己被暴徒包围了……他们往我身上淋汽油,要烧死我!”
  陈静轻声说:“没事,只是一个梦,没事的。”
  苏红哭了起来:“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我快要疯掉了!”
  陈静苦笑,她何尝不是快要疯掉了?但她还是打起精神来安慰苏红:“没事的,我们不是打电话给金先生了吗?他一定会想办法救我们的。而且你不是听到曹小强的声音了吗?他说了会来救你,就一定会来救你。”
  苏红哭得更加伤心:“可是我已经跟他分手了,他凭什么要救我啊?”

  陈静愣住了。她想到了萧剑扬,在听到曹小强的声音的时候,她心里便生出一丝幻想,萧剑扬不是跟曹小强一起的吗?曹小强在,他肯定也在吧?曹小强要来救苏红,他会不会来救自己?他的身手那么好,只要他愿意来,肯定能把她救出去的……但是直到现在她才想起,她跟萧剑扬已经没有什么瓜葛了,他凭什么来救自己?
  她呆愣在那里,神情黯淡,无奈的摇头叹息。
  这时,李清睁开眼睛,问:“想他了?”
  陈静半晌才有些茫然的问:“什么?”
  李清说:“那个面色苍白、瘦得可以的男孩子,想他了?”
  陈静低下头,没有说话。
  李清看着手中的步枪,说:“他……是一位优秀的军人。”

  陈静没什么反应:“你怎么知道的?”
  李清说:“我也当过兵,虽然军事技能不怎么样,但还不至于认不出一位手里沾过不知道多少人的鲜血的职业军人来。退伍这么多年,我的手脚远没有当初灵活了,可即便是碰上老侦察兵,也能过上几招,但面对他,却连招架一个回合的能力都没有,他那快得跟子丨弹丨似的的拳脚,还有身上那种骇人的杀气,都证明了,他是一名优秀的职业军人。”
  陈静越发的茫然:“但是我去过他的部队,他的部队说没有这个人……”
  李清有些愕然:“没有这个人?不可能的,这样的狠角色,放在任何一支部队都是风云人物,部队里没有这个人?不可能!”

  陈静说:“我见过他所说的那支部队的军官了,没一个人听说过这号人物。”
  李清沉默半晌,说:“你这样一说,还真把我给弄糊涂了,这完全就不合理。”
  陈静自嘲的说:“是啊,完全就不合理的,而我却一直想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摇了摇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甩开,望向李清:“听说……听说他后来上医院去找你了?”
  李清说:“嗯,提着一大袋水果和营养品上医院向我道歉了。”
  陈静瞪大了眼睛:“道歉!?”

  李清说:“对,他说那天他碰到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所以喝了不少酒,有点醉了,听到我对你,还有对她小妈说了几句不好听的话就发作了,跟我大打出手,很不应该,所以向我道歉。”
  陈静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萧剑扬在饭店里大打出手的情景她记忆犹新,被他打倒在地的人何止二三十,现场跟龙卷风扫过似的,这么狂暴的一个人,居然在事发之后的第二天拎着东西去向人低声下气的道歉?换谁都不会相信吧?这还是她头一回听李清谈起这些事情,开了口就控制不住了,她问:“他还跟我说了些什么?”
  日期:2018-10-01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