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125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富贵和老村长高高兴兴地回晓林村,他不知道的是,这边齐钰在办公桌前,被他的耳语弄得心乱如麻,这严重影响了她的工作,她喃喃自语,“他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
  老村长年纪大了,又坐了这么久的牢,后来他累得气喘吁吁,走不动了。
  张富贵就背着他走,张富贵身强体壮,背着他也行走如风,不过路这么长,到了雪梅家门口,他也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但他还是喊了起来,“雪梅,快……看谁回来了?”
  雪梅听到声音奔了出来,一见张富贵背上那人雪梅手里的不锈钢盆,“哐哐”地掉在了地上,这也太惊喜了,“爸,您回来了。”
  老村长见到女儿乐坏了,“是,女儿啊!我回来了,多亏张富贵,他从半路就开始背我了,快,扶下来。”
  “诶,”雪梅忙走过去扶他,同时喊了起来,“妈,爸回来了。”
  雪梅的母亲赶紧驻着拐棍出了来,一见是老头回来,她竟连拐棍都甩了,她还奔了过来,亲人团聚果然是副良药,她的病似乎不药而愈,三人抱在一起竟哭了起来。
  连张富贵也深受感染,这种气氛还真是感人。
  军军也不知从哪跑了出来,“外公回来了。”
  “诶,我的乖外孙”两个人分了开,勇生张开了手臂,“过来,让外公抱抱。”
  那猴子奔了过来,扑进了他外公的怀里,这让张富贵大跌眼镜,这么个尖嘴猴腮的东西有什么好抱的,一点也不象她妈,张富贵真怀疑,这孩子是不是雪梅亲生的,这么好看的女人生出来的儿子却这么不堪一看,那只能说,没有继承到雪梅的优点,估计跟他爸长得一模一样吧!想到这,他摇了摇头,这有人哪爱钱,都到了不管对方长什么样的地步了,真不知道雪梅这么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天天被一“猴子”骑,真是糟蹋“粮食”啊!

  张富贵想到这叹了一口气。
  雪梅的美目已然注意到他,马上从自己的兜里摸出手绢,走过去,无比温柔地给他的额头擦着汗,“累坏了吧?”
  “那可不,别看你爸这么瘦,还挺沉的。”张富贵笑着说。
  “那你也不看多远的路,看把你累的,满头大汗的。”雪梅很是心疼。
  雪梅妈走了过来,抹了抹眼泪,“富贵啊!没想到,你还真有能耐,你勇生叔还真被你给捞出来了,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
  张富贵傻呵呵地笑着,“不用谢,乡里乡亲的。”
  雪梅却斥她妈,“妈,都自家人,你说那话见外不?”
  “哦……,是自家人,自家人,我女儿说地对”老太喜不自胜,她老眼瞧了瞧雪梅,又瞧了瞧张富贵,笑开了花,“嘿,这么看来,你们两个还挺般配。”
  雪梅一听,羞红了脸,“妈……,你在说什么呀!”她这么说着,嘴角却掩饰不住她甜美的笑。
  张富贵心里却在骂,你到现在才发现我俩般配啊!
  勇生放下了外孙,走了过来,“老婆子,为了履行我的诺言,我也同意雪梅和张富贵的婚事”
  “那就好,我还担心你不同意呢。”老太很高兴。
  雪梅已经羞得低下了头。
  但有一人却跳了过来,“我不同意。”

  还有谁,那小猴子呗!张富贵果然跟他相忡,这要是真做了他后爸,估计这个家再无宁日了。
  张富贵看他不顺眼,嫌他是别人在雪梅身上种下的种,再加上人长成那样,张富贵更是讨厌他,人家军军也嫌你张富贵不是他亲爸,他要为他亲爸捍卫他老妈,在雪梅看来,她再也不想见他爸,可是在军军心里,他还是盼着他爸早日出来,一家人团聚。
  勇生马上斥道,“你小孩子,懂什么,到一边去玩去。”
  “我懂,我什么都懂。”军军叫了起来,“我妈是我爸的,我不要其它人做我爸。”
  张富贵心里在骂,小屁孩,谁稀罕做你爸,老子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掐死你,你这个孽种,但嘴上他什么也不说。
  雪梅一听,眉头紧锁,“军军,你这么大了,怎么还不懂事?我跟你爸已经离婚了,我也不想再见他,你怎么还不能理解妈?”
  “我就是不理解,我就是不准你嫁人,你是我爸的女人,你这辈子都是。”军军大声说。
  张富贵听着咋这么逆耳呢,嘿,你个小屁孩,这么屁点大就懂得“女人”二字?还给她给来个终身制,和他爸一样霸道不讲理(雪梅跟他说过,军军他爸的为人),张富贵算是明白了,这货完全是他爸的产物,跟雪梅好象没有什么关系,这就是所谓的,有其父必有其子。
  “你……”雪梅气煞,她是拿他这个儿子没办法。
  张富贵想想,所幸他不想娶雪梅,否则他也会被气死。
  老村长拍了拍张富贵的肩膀,“富贵,你和雪梅的事,我和她妈都定了,小孩子你不用管,等他长大了,他就会懂的,怎么样,我们选个日子吧!”
  “我不同意。”军军叫道。
  老村长向雪梅使了个眼色,“雪梅,把他带出去玩一下,我和你妈跟张富贵商量就是。”

  “好”雪梅拉着军军往外走,军军还扎着不走,雪梅打了他的屈股,他才被雪梅拖着走了。
  老太便说,“你们爷俩别站着了,去屋里坐,都饿了吧!我炒几个菜,今天你就陪你勇生叔喝几杯,给老爷子接风洗尘。”
  “对”老村长附和着。
  “不了,婶子,我得回去了,昨天一天没回家呢。”张富贵忙推辞。
  老太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说,“那可不行,你帮这么大的忙,不吃顿哪行,再说了,你都快成我们家姑爷了,这未来的老丈人今天刚出来,你就不给他接个风洗个尘啥的?”
  老村长一把拉住他,“来,今天高兴的日子,你不给面子是吧!”说着,他就把张富贵往屋里拉,张富贵无奈,怎么说也是叔叔辈,又是老村长,他这么拉着,怎能不给面子?
  他被老村长拉着走,老村长一边拉着,一边对着老太说,“老婆子,你尽管去做菜,张富贵敢走,我上他家去把他拉回来。”
  “好”老太笑了,“也就能你能治他。”
  “嘿嘿,我可是他的前任,说到底他是接我的班”老村长得意起来,他退下来,女婿顶上去,晓林村的江山,看来还有他赵勇生的份,老村长乐不可支了。

  进得大厅,两爷们坐了下来,老村长便亲自为他端茶送水,张富贵倒有点受宠若惊,什么时候老村长这么热情地对过他?从前那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如今这风水轮流转,他张富贵做了村长,成了勇生家的坐上宾,受到他们家如此接待,这是张富贵以前做梦也想不到的事。
  老村长还从屋里找出了些糖果花生,两人一边吃着喝着,就聊了起来。
  老村长先打开了话茬,“富贵哪,真是多亏有你啊!要不然你勇生叔现在还在牢里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你倒是跟叔说说,你是怎么把我给捞出来的。”
  日期:2018-10-01 07: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