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小山村》
第124节

作者: 冰凉的小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齐钰走了过来,低声跟他说,“那个胶卷,是不是还在你那?”
  张富贵摸了摸口袋,“是,没错,你要拿去吗?”
  齐钰脸上一红,“还是放你那吧!放我这被我先生看到了不好,还是放在你那,你可要收好了,这可是你我的护身符”
  “嗯,我一定把它藏好。”张富贵点点头。

  “嗯,这样就好,但我警告你不许看。”
  “好,那当然。”
  “这还差不多吧!去吧!”
  “那我走了,再见”
  “再见。”齐钰朝他挥了挥。
  张富贵走了几步,又走了回来,站在她的面前。
  齐钰就问,“你怎么还不走啊?”
  张富贵有些腼腆,“我有个问题,不知可不可以问一下。”
  “问吧!”齐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等着他问。
  “我……,有空的时候,可不可以……来……看看你?”张富贵鼓足勇气说完了,但眼睛却不敢看她,而是往大厅里看。
  齐钰被他问得愣了一下,这个问题不好回答,“你……,为什么这么问?”,她也有些不自然起来。

  张富贵低声说,“我就是想见你。”
  “坏东西,一边说有心上人,一边又说想见老娘,你好花心啊!”
  张富贵看了看周围,嘴巴凑过去,对她耳语了一下。
  齐钰脸上火辣辣的,“你胡说八道,快走吧!”,齐钰推了他一把,说着,自己扭着屁股就走了。
  张富贵在后面喊,“喂,你还没有回答你的问题呢。”

  齐钰头也不回地说,“我不知道。”
  张富贵挠了挠头,她自己的事怎么会不知道?张富贵想着想着,就笑了起来,哦,她说她不知道这个意思就是既不支持,也不反对,嘿嘿,那么就是说可以来见她,嘿嘿,那好事啊!
  齐钰的一句模棱两可的话竟被张富贵解读为肯定的回答,所以他很高兴地走了。
  这次来收获真不少,不但赚了一万五,还跟镇长混熟了,没少吃她的豆腐,连她的嘴都亲了,她居然还没有怪他的意思,嘿嘿,还不只这些,他的口袋里,还有卷她的艳照可以慢慢欣赏,她说不让看就不看啊!我偏要看,对着灯光看。
  想到这,张富贵嘿嘿地笑着,出了镇府大院,便直奔镇看守所提人。
  老村长正坐在牢里发呆,一看这铁窗,都老泪纵横,他想自由,想家,想妻儿。
  一个看守员走了过来,“赵勇生”
  他站了起来,“有什么事?”
  “你可以走了”
  “什么,我不走,别想枪毙我,我的罪还不到枪毙的份上。”老村长吓得两腿发轮,差点尿裤子。
  “老东西,谁要枪毙你了,有人保你,你可以回家了。”
  “什么我可以回家?我没有听错吧!”老村长愣在了那,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看守员将他的牢房门打开,“门已经给你开了,你走不走是你的事,不过老子不会再给你送饭。”
  老村长拍拍自己的头,“哎呀,不知哪位高人把我给保了。”
  “你问问接你那人就知道了。”
  “哦,有人接我?男的,还是女的?”
  “老东西,你走不走?”看守员有些不耐烦了,“你再罗里八索,老子,就给你关在这,饿死你这老东西。”说着,他又要关门了。
  “好,我走,我走。”说着,老村长赶紧走了出来。
  出了大门,老村长差点跳了起来,“哈哈,老子自由了,外面的世界真他妈美好啊!”
  老村长大笑着,笑着笑着又哭了,“娘啊!我终于出来了。”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很伤心。
  张富贵一看,老村长不会疯了吧?一会哭一会笑的,怪吓人的。
  他迎了上去,笑着说,“喂,勇生叔,我来接您了”
  老村长愣了一下,见是张富贵朝他走来,“怎么会是你?”
  “怎么不是我?你们家雪梅都出面了,我还能不来搭救你,我救你不是看你的面子,是看你们家雪梅的面子。”
  老村长两眼疑惑,“嘿,我说,张富贵你个兔崽子,胡说什么?就凭你,能把老子给救出来?”

  “嘿,我说,勇生叔,做人不能这样吧!一出来就不认人了,不是我,你有这么快就出来吗?你该蹲多久,自己心里有数吧!”
  老村长想想,他说的没错,如果不是有人捞他,恐怕他得死在牢里了,“真的是你?”
  “嗯哼,要不是我,我怎么知道你现在就可以出狱,诺,这就是提你的证明”说着,张富贵手里摇着那张纸。
  老村长接过来一看,是镇政府保的他,Ju体落款没有,只有镇政府大印,“嘿,你小子,什么时候攀上镇政府了?”
  “什么叫攀上?说得这么难听,跟你说吧!我可是耗了很大的面子和……情感才把你捞出来的,你可要知恩图报啊!”

  “嘿,你小子长本事了,敢跟你勇生叔要报酬了。”
  张富贵傻笑说,“呵呵,跟您开玩笑,我哪敢,要不然雪梅能饶过我?”
  老村长想想,事实摆在面前,他提前出来了,接他的人就是他张富贵,救的人就是他了,还有那张证明,错不了,“真没想到,到头来,救我的人是你小子。”
  说着,老村长老泪纵横,“以前我那么对你,你还救我,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小子了,好,我的雪梅许给你了,你好好待她。”老村长其实不要太聪明,他又在算计,见了那个证明知道张富贵跟镇政府的人大有来头,那日后他还不飞黄腾达?于是当即兑现当初的承诺,将女儿许给他,自己做了他的老丈人岂不跟着享福?
  张富贵心里在骂,早些年哪去了,现在你女儿被人睡了那么多年,还多了个拖油瓶,现在要许给老子了,老子还不稀罕呢,做个小妾吧,老子肯定收,你女儿还是有几分姿色的,不做小妾,象牡丹一样甘愿做老子的姘头也可以的,娶她就免了吧!但嘴上却说了别的,“好了,勇生叔,咱们回去吧!婶子和雪梅在家等着你呢。”
  “好,咱走。”老村子步子有点虚地走,关了这么久,这身子骨有点不好使了,不过他太想家里了,竟走在了张富贵的前面。
  “等一下,”张富贵叫住了他。

  “啥?”老村长回过头来。
  “这个证明我要给他们的,特意拿出来,让你看看是不是我的功劳”张富贵笑着,拿着那纸走向门卫。
  老村长老脸兴奋着,用烟斗指着他,“嘿嘿,你小子,这么奸诈,是块做官的料。”
  这样说着,老村长更觉得把雪梅许给他是英明之举,要是太老实的一个人,老村长是瞧不上的。
  张富贵把那张证明递给了门卫,便走了回来,“叔,我们走吧!”
  “好,”老村长非常高兴,他步子虚晃着,差点摔了一跤,张富贵赶紧扶着他走。
  老村长嘿嘿地笑着,这会,越看张富贵越顺眼,“你真是个好孩子,我咋的以前没发现呢?”

  张富贵心里在骂,你是什么眼光,狗眼看人低罢了,但嘴上却说,“现在发现也不晚,嘿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