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55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崔吉明白丁三郎的意思,当下它急忙解释道:“老人家这件事有点麻烦,当初丁二哥下来接引,它们非但不走反而恐吓阴司。那件事已经被阎君知道了,阎君下旨这些织染局的亡魂自生自灭,不许我们阴司管它们……”
  “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难怪老人家我和他们说要来阴司接引的时候,它们一个一个都那么的古怪。”归不归看了面前的三位阴司一眼,随后笑了一声,继续说道:“不过一千多的魂魄聚集在京城也不像话,这样好不好?老人家我给你们出个主意,在织染局的魂魄都是些冥顽不灵的恶鬼。不过离开了织染局总就不是了吧?老人家我把它们天南地北的放走,你们在山东、山西接引的魂魄总不能说也是这里的恶鬼吧?”

  看到归不归的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三位阴司知道不能再拔自己干爹的面子。当下还是丁三郎接话说道:“那就按着老盟父的意思办,不过这么多的魂魄您老人家可不能一下子就全放出来。您老人家细水长流,我们每天多收十个八个的魂魄也好混过去……”
  “就知道你们哥三疼我老人家。”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老家伙自己岔开了这个话题:“现在已经彻底的一统地府了,你们那位阎君这下心满意足了吧?现在没有了后顾之优,地府也该休养生息一番了……”
  “老盟父,地府的事情我们先搁在一边。这次就是您老人家不招我们兄弟三个上来,我们也有事情要和老盟父说……”说话的时候,丁三郎从怀里面取出来了一个小小的铜牌。双手交到了归不归的手上之后,他继续说道:“这是三天之前,看守妖山通道的右门通使捡到了这样的一张令牌。昨天晚上贾璐带着鬼魂回到地府的时候,在阴阳界也找到了同样的一块。也就是您老人家手里的这块……”

  “这是妖山的令符……”归不归一眼便看出来铜牌的出处,它看了一眼之后,叫过来高如柏,让他拿着令牌去给还在后宅的吴勉和两只妖物看看。看着高管家离开之后,老家伙这才看着三位阴司说道:“这么说的话,妖王已经到了地府?阎君那边有什么反应吗?”
  “阎君已经下旨,只要在地府境内发现妖王的下落,杀无赦……”丁三郎说了一句之后,突然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而且阎君还担心妖王已经勾结了地府的哪位大人物,准备里应外合了结它,现在数道旨意已经下了出去。所有新封的鬼王、判官等都要去酆都见驾,有小道消息传了出来,它打算先发制人。在它们还没有动手之前,先一步下手了结它们……”
  “现在地府和妖山都元气大伤,再闹下去就算把妖山拖垮,地府的日子也不好过。”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地府垮了,人世间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但愿你们阎君没发疯,想要和妖山同归于尽吧。”
  这个时候,后宅的方向传来了百无求破锣嗓子一样的声音:“这是丁三郎它们拿来的吗?
  一共有十二道令牌啊,怎么只有这么一块?剩下的十一块令牌呢?持令牌者如妖王亲临?你们是在哪里找到的……”
  话音未落,百无求黑大个子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三位阴司的面前。它也顾不得正在行礼的三位阴司,当下继续说道:“是不是找到另外一个老子的下落了?说,它在哪里?老子要去给百僵和孙猴子报仇……”
  一个荒芜小山村的农舍当中,坐着几个衣着各异的男女。一个身穿青色长抱的男人跪在当中,向着当中一个衣着华丽的蒙古人诉说着自己看到的事情:“我亲眼看到的,朱允文施展术法从淤泥当中逃了出来。他的术法在我之上,如果不是他们当中谁都没有想到我会施展血遁之法,此时我已经是个死人了……”

  说话的正是当日冒充吴勉,差一点要了皇太孙性命的人。此时他显露出来自己原本的相貌,是个有些干瘦,三十五六岁的中年人。
  “朱允文是修士?还有比这个更好笑的笑话吗?”蒙古人有些放肆的大笑了一阵之后,继续说道:“他要是修士的话,那朱元璋就是大方师徐福假扮了的!流苏,你失踪几日,将我留在集庆路的咒法拱手让人。然后再用这样的说词哄骗我吗?”
  “我几日没露面,正是按着您的吩咐。
  要确定没有被吴勉、归不归跟踪之后才能回来见您……”这个叫做流苏的中年人不卑不亢的说了几句之后,正想要再继续说几句的时候,面前蒙古人突然拿起酒壶,用力仍在了流苏头上。

  流苏没有防备,额头被砸出来一道伤口,随后鲜血止不住的流淌了下来。就这样,蒙古人还是不解气,抽出来腰间的马刀要冲上去劈了这个汉人。流苏站了起来,瞪着眼睛等蒙古人过来。他的手里扣着一柄匕首,只要蒙古人到了跟前,便会先一步了结这个他忍了很久的人。
  眼看着一场窝里斗就要开始的时候,坐在角落里一个白色头发的男人说道:“你们谁是吴勉、归不归派来的细作吗?大事未成你们自己人打起来自己人了,看来不用吴勉出手,他要做的事情你们都替他做了。”
  说话的时候,这人从角落里站了起来。月光照耀在他的脸上,露出来有些苍白的容貌来。这个白头发的男人竟然是广孝和尚的弟子灌无名,蒙古人和流苏都有些忌惮他。见到灌无名发了话,当下顿时消了怒气,分别坐到了各自的位置。
  这时,坐在另外一边的年轻女人开口对着灌无名说道:“修士,那你说说看,皇太孙朱允文真是修士吗?”

  “朱允文是不是修士很重要吗?”灌无名转头看了女人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各位想要的到底是朱允文的性命呢?还是大明的江山?如果几位想要的只是朱允文性命的话,那我还是不参与的好……”
  说话的时候,灌无名向着农舍外走了出去。看到这个大修士要走,刚才怒气冲冲的蒙古人急忙站起来挽留:“无名先生,我的朋友刚才是我的脾气不好冒犯了你。我向伟大的成吉思汗发誓,绝不在冒犯你和你的朋友……我是至正帝(元顺帝)
  的特使,你看在至正帝的面子上,不要和我一般见识……”
  这时候,刚才说话的女人和坐在旁边的其他人也站起来挽留灌无名。最后,这位广孝和尚的高足不情不愿的坐回到了刚才的位置。看到灌无名重新归位之后,蒙古人继续说道:“至正帝已经下了恩旨,只要将集庆路的朱和尚赶走,我们大元便和你们汉人以黄河为界,相隔而治……到时候我们元人和你们汉人兄弟相称,再无天下四等这样的旧规陋习。”
  说到这里,蒙古人看到面前的这几个汉人都在用警惕的目光看着自己。他心里明白蒙古统治中原的这几十年,将汉人害苦了。如果不是为了同一个利益,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话,他们这些人也凑不到一起。
  日期:2018-10-01 07: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