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105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高高举起奄奄一息的邝老头交给张思龙,金锋没有丝毫犹豫又复冲进火海。
  白衣女子横着躺在水池下面,浑身漆黑,污垢满脸的脸上蒙着一块白色的布料。
  金锋一愣神,顿时大喜过望。
  两步到了白衣女子跟前抱起白衣女子在怀里。
  白衣女子竟然发出了微微的呻吟声,透过纯棉的白色里衣块轻轻看了金锋一眼。
  “先救……救……邝叔……”
  “在……在里面……”

  白衣女子声音微弱,已然用尽了全力。
  金锋嗯了一声,正要说话。忽然间灶房上的主梁哗啦倒塌下来,正正砸向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双瞳深处闪过一抹惊骇和恐惧,却是没有半点力气避让。
  就在这当口,金锋啊的一声爆吼。
  腰身一扭,整个人扑倒下去,将白衣女子抱着老老实实。
  腰身猛然发劲往上绷直!

  轰迸!
  一声闷响!
  半截大梁不偏不倚正正砸在金锋的后背。
  “嗷——”
  金锋嗷的下痛吼出声。一口鲜血狂涌而出,尽数喷洒在白衣女子的脸上和脖子处。
  整个身子被大梁压得死死,整个身子身不由已,紧紧的死死的贴在白衣女子的身上。
  0987 恶有恶报

  无尽的柔软自己毫无半点知觉,腰部传来无尽剧痛,还伴着那郎焦糊的臭味。!
  “呀——”
  金锋咬着舌尖,一声虎吼!
  奋力的将半截大梁顶起半寸,强行用劲,一点、一点、一寸、一寸的挪开大梁。
  自己不能松开,一旦松开,大梁会砸到白衣女子身。
  她,绝对被烧毁容,烧变形。甚至砸死。
  顶开了大梁,金锋无力的趴在地,身子毫无节奏的抽搐,浑身湿透,痛得撕心裂肺。
  背后传来一阵阵焦糊的烤肉香味,全身下像是有人拿刀子在无情割裂自己的肉,一刀又一刀,像是在凌迟一般,痛入骨髓。
  全身下每一根神经都被人用十万伏的高压电不停的灼烧,连灵魂都在疯狂的燃烧。
  两只手不住的颤抖着,连呼吸都困难到了极点。
  熊熊的烈火,白衣女子静静的偏头看着金锋。
  两团火焰映入白衣女子的眼眸,那眼眸充满了震撼,充满了疑惑,充满了感激。
  屋顶之,烧断的棂子不住的掉落砸在白衣女子的身边,金锋满口是血,轻轻啐了一口,艰难的挪动身子到了白衣女子跟前。

  白衣女子怔怔的看着金锋,眼神多了一股不信和震惊,还有,深深的动容。
  金锋一把将白衣女子拖拽起来,用了好大的气力才把她抱在怀里。
  奋力的一步一步的走出去,嘴里的血,一滴滴牵线似的滴淌在白衣女子的脸。
  白衣女子这么静静的看着金锋,殷红的血,透过白白的纯棉里衣侵入自己的脸,脖子,还有自己的双唇。
  这一幕,白衣女子永生永世,永不敢忘!
  出了厨房的三秒,轰隆隆一连串的闷响,整个厨房再也经受不住怒火烈焰的肆虐焚烧,如垮山一般全数倒塌下去。
  而,金锋也在这一刻跪了下去,手里依然不动如山的抱着那白衣女子。
  这一刻,白衣女子看到的,是一座永恒伟岸的雄伟大山。

  纵然跪下,也是青山!
  自己从来没想过,这世竟然还有这样的男子,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下,会不顾自己的生死来救一个不相干的自己。
  在白天的时候,自己还从心眼里瞧不起这个搬山狗男子。
  而短短十几个小时以后,这个男子却是为了救自己拼尽了他的命。
  一瞬间,白衣女子的眼角滑落一行泪珠,滚烫而灼热。
  半响之后,白衣女子在师弟张零的救治下恢复过来,急忙掏出自己配制的药膏药水,开始对邝老头实施急救。
  邝老头白天被赵建波等人打成内伤,晚又遇见赵建波放火更是雪加霜。
  现在的邝老头奄奄一息,几乎生机要断绝。
  白衣女子不断的挤压着邝老头的胸肺,小道士张零不住的给邝老头喝水。

  见邝老头没反应,白衣女子又取出了毫针刺入邝老头的穴道,依然没把邝老头救活过来。
  白衣女子不由得悲从来,无力的摇摇头,颓然坐倒下去,一片悲哀。
  劫后余生的张零呆呆的看着邝老头,眼泪一下淌出来,抱着邝老头的尸骸悲拗大哭。
  这时候,一个人出现在了师姐弟俩的身边。
  一只乌黑肿肿的手揪着张零的半截头发扔到一边去。那人蹲在邝老头跟前,手里捏着一根乌黑的三寸毫针,扯开邝老头的衣服,一针下去刺入邝老头心房。
  针入一寸七停住,乌黑的手颤抖的一扭一震,跟着右掌翻起,平平印在邝老头胸口,狠狠下压。
  左手捏着毫针再次下了一分,右掌跟着拍下去。
  连续做了数次,那人又把白衣女子留在邝老头身的毫针取了一根下来,扎入邝老头右胸肺部。

  白衣女子跟张零小道士顿时看呆了。
  这个男子赫然是金锋。
  金锋的两只手肿得老粗老大,几乎完全变了形。然而是着一双又黑又肿的手在使用毫针的时候却是出人意料的沉稳。
  无论是穴道的定位还是针法的拿捏都是超乎想象的稳重。
  一针接着一针,连续三十多针下去,还有另外一只手的配合,让师姐弟俩完全看呆了。
  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阵法,也从未见过如此玄的针灸。
  等到最后一针下去,金锋叫了一声起,一把拉起邝老头,大叫一声。
  乌黑的毫针闪电般刺入邝老头背后,跟着一巴掌拍下去。
  “呃哇——”
  邝老头张开大嘴,哇啦啦的吐出几大口黑黑的带灰的浓痰,长长久久的吸了一口气,软软的倒在了地。
  一幕出来,旁边的小道士张零跟白衣女子震撼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做完这一切的金锋嘴里鼻子全淌着血,伴着黑黑扭曲变形的面孔,好似地狱狂魔,惊怖骇人。
  “有什么遗言赶紧说。邝老头活不过今晚。”

  “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说完这话,金锋重重的吐了一口黑血,艰难的扭动身子,动了动手指,趴在了地。
  白衣女子见到那金锋的后背,不由得一下子紧紧的咬着唇。
  血肉模糊,焦黑一片。
  旁边两个年轻男子拿着银制的酒壶狠狠的倒在金锋的后背,痛苦万状的金锋死死的咬着钢牙,双手死死的插进泥土里,身子剧烈的颤抖。

  一边有烈酒冲伤口一边吸伤口,那种疼痛,算用最惨烈的言语都难以描述其万一。
  洗完伤口敷黑黑的药膏,缠纱布,金锋咬着牙坐了起来,当着所有人的面挣扎起身。
  “要想活命,赶紧走。”
  死里逃生的张零跟白衣女子听从了金锋的话,即刻离开锦城返回茅山。
  临走之际,张零从车里下来,递给金锋一瓶药膏轻声说道:“我师姐给你的。她说她谢谢你。”

  金锋却是不接,嘴里冷冷说道:“你们茅山派的因果老子不沾。”
  “阳关道独木桥,互不相干!”
  “滚!”
  金锋的话让张零吓了一跳,嘴皮子糯糯蠕动,眼泪水都在眼眶里打转。
  狠狠的恨了金锋一眼,张零扭转头去一抹泪水,小跑车,重重的关闭车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